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六章 仇恨

    “丁玲是我杀的。这些年我一直隐忍着,在任何人面前都未曾流露过异样的情绪。她毒发的时候,跪在我面前祈求我饶恕,向我讨解药的样子,真的很可笑。”林明山笑了,可眼角分明闪烁着泪光。

    寒秋云是被人下毒药坏了嗓子,由于当年后厨人手杂乱,平日里也未曾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因此众人也没能找到毒害他的罪魁祸首。

    寒秋云的声带被毁,嗓子也变得沙哑晦涩,别说唱戏了,光是发声说话,对他而言都成了一种折磨。而理所当然的,丁玲也成功取代了他,如愿以偿唱上了五旦,和林明山在县长的生日宴上完美的演绎了牡丹亭,并且从此名声大噪,成为了全福班的当家花旦。

    至于寒秋云,嗓子毁了以后,他再也无法登台,只能在全福班里打打下手,整理戏服行头,偶尔演个不发声的小角色。这一切对他而言,实在是太过残忍。看着戏台上的林明山和丁玲,他越来越自闭,没有活儿的时候,便整日将自己锁在屋内闭门不出,谁都不见。

    平日里,林明山只要有空,便会去看望寒秋云,不断安抚他,陪他聊天,鼓励他重新振作起来。

    “秋云他很坚强,虽然之前的打击很大,但想到家中的父母,还有于远方求学的哥哥,他还是慢慢接受了现实的残酷,并且尝试着练习开口说话,想办法工作谋生。”林明山愤恨道“可我没有想到,正因为我对秋云的关照,导致丁玲这个妒妇的心理变得愈发扭曲。对她而言,毁了秋云的嗓子和演艺生涯只是第一步,在此之后,她又实行了更加残忍的报复。”

    某天晚上,剧团受邀在外演出,出发前,她将陶桂泉灌的酩酊大醉,引到了仓库内。而那里,毫不知情的寒秋云正独自一人,修理着剧组的道具。

    在此之后,丁玲故意借口自己不小心遗落了重要的行头,命人回剧团去取。而当几个杂工来到仓库时,看到的却是醉醺醺的陶桂泉猥亵寒秋云的一幕。

    从那以后,寒秋云变成了众人口中“不知廉耻的变态”,为了能留在全福班,他不惜以色侍人,试图勾引新班主陶桂泉。很快,这些风言风语便传到了老班主的耳边。

    老班主信以为真,大发雷霆,直接将寒秋云逐出了全福班。似乎是觉得面上无光,没想到心爱的弟子竟然做出如此苟且之事,在那以后没多久,陶广德便郁郁而终,而陶桂泉也正式成为了第七任班主。

    屋漏偏逢连夜雨,在没有了生计来源后,寒秋云的父亲也病死了。他回到富平村,与母亲二人相依为命。父亲走后,家里又欠下了不少债务。村子里的流氓见他生的好看,三天两头上门骚扰母子二人。

    在那两年里,林明山也曾多次去探望过寒秋云,并且拿出了自己的积蓄接济他们母子。可寒秋云不但闭门不见,连他的钱也分文未收。

    林明山深知他如今的日子过得艰难,他悄悄替寒秋云还了不少债务,并且心里暗自坐下了决定,等赚够钱后就替寒秋云还清所有的债务,并且离开全福班,自此不再唱戏。

    下半年在县里有一场重要的演出,雇主豪掷千金,还是他的忠实戏迷。若是演完,定能得到一笔不菲的薪酬。想到这里,林明山在屋外告别了寒秋云,毅然决然的离开了。

    可他没想到的是,寒秋云的母亲早已积劳成疾,在那年冬天,她病情加重,医生还没上门,便病死家中了。而寒秋云变卖了家里几乎所有的东西,想要将母亲安葬。

    然而在回家的途中,他被村子里几个游手好闲的流氓截道,不仅被抢光了钱,还被那些畜生占尽了便宜。他唯一的寄托,最后的希望,在那个冬天,如同凋落的红梅,被人无情的碾踏为尘埃。

    他躺在雪地里,看着那漫天飘落的雪花,恍惚间,寒秋云似乎看到了那一年,自己第一次被父母带到全福班时候的场景。

    寒秋云死了,上吊自杀前,他换上了自己最心爱的戏袍。

    世间何物似情浓,整一片断魂心痛,杜丽娘魂断之前一声喟叹,却始终没能等到自己的柳梦梅。

    想起冯老赖在进村前看到的那些男杏村民的鬼魂,莫测心里一惊,壮着胆子询问道“那些欺负过寒秋云的人,都是你杀的?”

    “不错。他们不配活着,但凡对他心怀不轨之人,都应该接受惩罚。”

    林明山的声音很平静,就像在讲述一件很平常的事情“这些年我多次折返富平村,为的就是调查事情的真相,将当年那些人一个个杀死,谁都不能放过。直到半年前,在杀掉最后一个人的时候,我无意间碰到了他的哥哥,和我一样,我们都对陶桂泉等人恨之入骨,却又因为种种原因,始终无法对他们出手。”

    这么多年以来,复仇的火焰从未在林明山和沈于鸣心中熄灭过,既然大家都有着共同的目标,于是他们便决定联手替寒秋云复仇。二人几经商定,终于制定出了如今的计划。

    “乡下人迷信,借着农历十五唱鬼戏的由头,杀死他们,再放火烧光一切,大家也不过只会以为是邪灵作祟,找替身而已。”沈于鸣说完,眼中流露出一丝杀意“说了这么多,你还没有告诉我们,你究竟是在哪拿到志云的东西的?!”

    “这个世界上,是真的存在鬼魂的。”一道清冷的男声忽然从祠堂后方响起。

    “谁?”

    沈于鸣大惊,举着火把转过身,却发现来人正是先前离开的那三名杂工。他心道不妙,竟然忘了确认祠堂的后门是否已经上锁,这才让那三人溜了回来。不过此时他已经没工夫思考接下来的对策了,因为那人刚才说的话,已经彻底让他失了分寸。

    “你……你什么意思……”果不其然,在听江离说完后,林明山满是不可置信的看向了他。

    “寒秋云给我们留下了很多线索,虽然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但如今看来,他确实是想让我们阻止你的。不过,似乎我们还是来晚了一步。”

    江离看着林明山,眼底浮现出了一抹奇异的神色,老鱼干在一旁瞧着,竟是在他脸上看到了悲悯。

    “还有你,韩志豪,你弟弟希望你能放下仇恨,好好过属于自己的生活。那段悲痛的往事,就让它过去吧。”

    “你懂什么?我弟弟是被他们害死的,我要他们所有人陪葬!”沈于鸣听罢,双眼顿时变得一片血红“你不是志云,你怎么知道他在想什么!”

    他神情激动地推开门冲了出去,看那架势,竟是要直接点火烧死所有人。

    老鱼干刚想上前阻止,却被江离拦住了。

    而就在此刻,原本寂静的前院内,却忽然传来了一阵悠长的吟唱。在听到那声音的瞬间,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凝滞了。

    而那声音的来源,分明就是院子里的戏台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