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三章 故事的真相

    乡间的田埂上,三个身影飞快地奔跑着,老鱼干看着前方的江离,忍不住加快脚步追了上去,拉住了他的胳膊“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沈于鸣还有同伙,你怎么知道的?”

    疯疯癫癫的冯老赖已经被他们丢在了别墅内,江离说如今自己已经掌握了足够的线索,因此对方也就没那么重要了。再加上他做了恶事,众人也没有保护他的理由。将他留在原地,随他自生自灭是最好的选择。

    “他把我们引导了富平村,又杀死了陶桂泉等人,一定是精心策划了很久的。”

    江离一边跑,一边说道“如此心思缜密的人,定然不会让自己的计划出现任何失误。再说,他大多数时间都不曾出现,又是如何确保全福班这边所有人都被下药,并且不会出现其他不可控因素呢?这一切都足以证明,除了沈于鸣本人外,全福班内必定还有他的同伙在。那两个人里应外合,才能不出任何差错的将计划一步步进行下去。”

    “那这次的任务,难道……”老鱼干将信将疑的接了下去“那些受害者都是被人杀死的?”

    “没错。”

    江离回答“唯一的例外恐怕是陶美兰。由于沈于鸣给所有演员送的饭菜都是单独的,莫测告诉我,在检查尸体的时候,他怀疑陶美兰可能服用过致幻类药物。如今想来,莫测的想法是没错的。按照计划,沈于鸣和同伙在昨夜将陶美兰杀死,换上戏袍后将其伪装成了离奇的自杀模样。因为只有陶美兰死了,他们才好实施接下来的计划。不过,那两个人似乎不知道,寒秋云的鬼魂也是真实存在的。就在他们杀死陶美兰的时候,鬼魂现身了。所以陶美兰的尸体上才会被侦测出有厉鬼残留的怨气,并且在莫测验尸后,还找到了关于厉鬼身份的线索。”

    “啊?不是,听你的意思,从头到尾在杀人的都是沈于鸣,而真正的厉鬼,反而在引导我们调查真相?”老鱼干感到万分惊诧。

    “嗯。”江离点了点头“这次任务里,那厉鬼似乎并没有伤害我们的打算,不然以它的能力,早在我们被药物迷倒的第一个晚上,就全军覆没了。就连刚才它出现,也只是想杀死冯老赖而已。”

    “那它引导我们这么做的目的何在呢?”老鱼干百思不得其解。

    厉鬼,一般都是受害者死前怨气滔天,死后执念不散所凝结的产物。听冯老赖的描述,这个寒秋云生前的遭遇已经非常悲惨了,按理来说,她死后化作厉鬼,必定会杀死所有人进行报复,又怎么会放过他们呢?

    “我也不知道,唯一能确定的是,这个厉鬼拥有清醒的自我意识,不想我们之前遇到的那些只会无差别针对玩家,进行杀戮的鬼物。并且……我感觉厉鬼是希望我们去阻止沈于鸣的,说不定,寒秋云是想保护那两个人。”江离说道。

    杀死陶美兰,除了对方是罪魁祸首陶桂泉夫妇唯一的女儿以外,更重要的是,沈于鸣也想让他们体会到失去亲人的痛苦。

    若是没猜错,恐怕死去的寒秋云,就是沈于鸣的至亲之人。

    而熟知陶氏夫妻有分房而睡的习惯,在丁玲落单后能潜入房间将她杀死,却不引起他人怀疑的,也只有一个人。

    他就是丁玲的师兄,全福班的“老人”之一,林明山。

    江离的话让老鱼干为之一震,但仔细一想,确实,能悄无声息的用毒药杀死丁玲,并且期间在对方的房间里没有找到任何打斗挣扎的痕迹,必定是因为凶手是她的熟人。所以在面对凶手时,丁玲才没有丝毫的抗拒之意。

    “我懂了。”事已至此,老鱼干也能推出个大概“看来林明山喜欢的不是丁玲,他是为了替心爱的女人报仇,才会和沈于鸣联手,杀死陶桂泉等人的。”

    “这点你又说错了。”

    江离面色平静的从口袋掏出了一封信递给了他“刚才和那厉鬼接触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现在看来,我确实没弄错。不是她,而是他。寒秋云,其实是个男人。”

    林明山死死地攥着手中的帕子,眼底那种激烈的情感恨不得要将莫测刺穿。他几乎颤抖着走到了莫测面前,连声音听上去,都颤颤巍巍的“告诉我……你是从哪里找到这条帕子的?”

    莫测看着他的表情,那种眼神是他未曾见过的。无论何时,林明山给人的感觉都是一种清风徐来的儒雅,对待任何人都是彬彬有礼,即便是刚才和自己说话,他都轻言轻语,生怕吓到了自己。可如今,他眼中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看上去确是如此的鲜明、炙热,与以往判若两人。

    另一边,沈于鸣也踉踉跄跄的走了过来,不可置信的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会有志云的东西?”

    “说啊!”

    见莫测没有吭声,林明山再次提高了音量,疯狂的揪着他的前襟。说话间,一张黑白照片从林明山的怀中飘落到了地上,那是一张年代久远的艺术照,照片上,两个穿着西装的年轻男子一站一坐,望向镜头,翩翩君子,儒雅至极。

    其中站着那名男子剑眉英挺,长身玉立,气质清雅,眉眼五官丝毫未变,显然便是年轻时的林明山。

    至于坐在椅子上的那人,在看到对方的脸时,就连莫测也忍不住在心底暗自惊叹了一番。那人如玉山上行,光映照人,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气质如玉般温婉剔透,精致却不失英气。若非他穿着西装,那雌雄莫辨的俊美容颜,简直让人难以分辨他的杏别。

    值得注意的是,男子西装左胸口袋里露出了一角白色的方巾,显然,这便是他一直随身携带的帕子。

    老鱼干展开手中的信件,却发现这是一封年代久远的家书。

    信里的内容大致是说这些年自己赚了不少钱,除了给父亲治病、家中还债以外,剩下的钱则寄给了舅舅一家,有了这些钱,哥哥你就能去读书了。而信件的落款,则是韩志云。

    “寒秋云是唱戏的艺名,那厉鬼的真名叫做韩志云,至于沈于鸣,也是因为早年家中清贫,被父母过继给了远在其他县城生活的舅舅一家,才改了自己的名字。他的身份证上写得很清楚,沈于鸣的原名叫韩志豪,他是韩志云的亲哥哥。”江离说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