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章 老鱼干的忧虑

    老鱼干被拖出门的瞬间,拼尽全力把符咒贴在了对方身上。手机端可奇怪的是,道具并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而他怔怔的看着符咒,一时间也停下了动作。

    而在他愣神以为对方要杀死自己的时候,那人却忽然从手中幻化出一个八音盒,紧接着抬起脚,狠狠地踹向了面前那扇闭合的大门!

    “你……”

    老鱼干诧异的看着面前的江离,如果对方是厉鬼的话,早就可以在刚才杀死自己,可如今他不仅可以使用道具,甚至连样貌还保持着江离的样子……

    难道说,刚才是自己误会了?

    然而江离却并没有注意到老鱼干的纠结,他一边撞门,一边厉声道“愣着干嘛,老猫还在里面!”

    老鱼干被他这么一训斥,感觉更加迷茫了。此时他的模样已经恢复了正常,那股阴冷的气息也消失了。刚才他分明看到了江离在黑暗中的变化,可如今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人似乎并不是厉鬼所伪装的。

    江离不断撞击着房门,终于成功的突破了进去。而在看清屋内场景的瞬间,老鱼干喉头一紧,大脑也变的一片空白。黑暗中,老猫正手持一张符咒蹲在箱子附近,而他的面前,则站着一个披散着长发的白衣女人。而对方身上所散发出的恐怖气息不用多数,他自然能感应到——

    这才是真正的厉鬼!

    见到那女人后,江离立刻打开了手中的八音盒。伴随着一阵诡异、走调的童谣声响起,八音盒破碎的镜子里忽然出现了一双腥红的眼睛,这正是江离在先前任务中获得的诅咒道具。

    霎时间,屋内的墙壁上开始出现一道道黑色的裂缝,蟑螂以及蜈蚣纷纷从墙壁上掉落的到地上,古老而低沉的呢喃如同恶魔的呓语在众人四周响起,老鱼干只觉得后背发凉,那种邪恶的恐惧沁入血液,深入骨髓,让人感觉无处可逃。

    这就是诅咒道具的威力吗……

    老鱼干的双腿几乎瘫软,他扶着墙壁支撑着自己,而房间内的老猫似乎也承受不住这种压迫感,颤抖着双手捂着脑袋,表情很是痛苦。

    在狂风骤起的屋内,江离额前的碎发被吹开,露出了一双漆黑深邃的眼睛。此刻位于诅咒中心,按理来说应该承受最大痛苦的他却岿然不动,手持着八音盒站在原地,与那白衣女鬼呈对峙状态,脸上毫无惧色。

    “老猫,快过来!”

    老鱼干使出最后一丝力气呼喊着对方,江离的诅咒道具威力很大,但同样也是一把双刃剑。在释放出其中封印的怨灵后,无论任何人都难以抵御其带来的侵蚀,尤其是道具持有者。

    此时老猫咬着牙,几乎是四肢并用,艰难地从房间里爬了出来,老鱼干拽着他,将他拉到了走廊,随后拼命大喊“江离,可以了,快走啊!”

    此时他已经完全相信对方是人类了,因为伴随着诅咒道具效果的发作,他看见江离的皮肤开始皲裂,口鼻处也不断往外渗血,显然,道具已经开始对他的身体造成损伤了。

    眼看着一个漆黑的影子慢慢在墙壁上汇聚成人形,老鱼干忽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江离,别再耗下去了!”

    就在他大喊着扑了过去,准备拉着对方离开时,屋子里的白衣女鬼骤然消失了。而江离也立刻关上了八音盒,身体一软,直接瘫在了地上。

    墙上的鬼影再次回到八音盒内,而盒子里也发出了“咔啦”一声清脆的声音,似乎是那块镜子又裂开了一些。

    老鱼干猜想,刚才要是江离的动作再慢一些,待那鬼影成型,恐怕里面的怨灵就会突破道具的封印,彻底失控!

    “你知道你刚才在做什么吗?”老鱼干看着满脸是血的江离,一时又急又怒,竟然直接朝对方吼了起来。

    “我没事。”江离大口大口喘着粗气,随意用手擦了擦面上的血迹,似乎并不在意自己的身体。他摇晃着脚步站了起来,走到了衣箱边,打开了上面的锁。

    伴随着一股粪便尿骚味袭来,老鱼干赫然发现那箱子里竟然关着一个人。而这个人他并不陌生,他正是第一天晚上离奇失踪的冯老赖!

    此时冯老赖翻着白眼,嘴里还塞着一团布,似乎快要窒息了。由于对方的双手双脚被绳子绑着,因此才不得不用头撞击箱子求救。

    老猫也赶了过来,二人合力将冯老赖从箱子里拉出来,替他解除捆绑后,老鱼干还没来得及问话,对方便忽然发出一阵尖叫,随后连滚带爬的缩在了角落里。

    “别过来,别过来,求求你别杀我,不是我干的……不是我干的……”

    很明显,他这两天一直被沈于鸣囚禁在房间里,并且似乎遭受了某些刺激的缘故,此时的冯老赖已经精神失常,甚至都不认识他们了。

    然而老鱼干知道留给众人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加上厉鬼随时可能出现,因此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相当宝贵,根本没有时间去等他清醒。

    于是他二话不说冲上前,一脸狰狞的掐住了冯老赖的脖子,狠狠地说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再不说我就杀了你!”

    “不要!不要杀我!!!冤有头债有主,一切都是陶桂泉跟丁玲做的,你要报仇,就去找他们!我错了,我错了,当年我不应该鬼迷心窍,替丁玲干那件事的……呜呜呜呜……秋云,我错了……”冯老赖涕泪横流,不断求饶,而在听到他脱口而出的“秋云”二字时,老鱼干不由为之一振难怪刚才江离拼尽了全力,也要将那女鬼驱走。

    原来他早就猜到这箱子里的人就是失踪的冯老赖,女鬼出现后没有于第一时间杀死老猫,并不是因为它畏惧道具——对方真正的目标,其实是关在箱子里的那个人!

    若是刚才他们就这么离开,冯老赖应该会被厉鬼杀死,而在陶桂泉一家全部死亡,找不到沈于鸣的情况下,一旦冯老赖被杀,众人将再也无法调查清楚事件的真相。

    要不是刚才江离赌上自己的生命救人,恐怕他们将会错过这最后的线索。

    敏锐的洞察力、过人的分析和推理、近乎冷静到变态的应变力以及临危不惧的反应……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江离变成了这样的人?

    如果他是一个陌生人,老鱼干只会觉得对方是个非常强的玩家。

    可是,他认识江离大半年,二人志同道合,在现实中私下也有不少往来。这些日子以来,自己和他一起做过的任务不下五次,他眼中的江离乐观善良,杏格大大咧咧,是个很值得信赖的朋友。他胆子并不大,即便已经到了现在,偶尔还是会被突如其来的恐怖吓得魂不附体,还经常被其他同伴笑话。

    可是他很正常,绝不可能存在精神分裂,或是双重人格的可能。

    老鱼干想着,又悄悄看了一眼旁边面容冷峻,一言不发处理着伤口的江离。

    他的心情非常忐忑。

    刚才自己确实亲眼看到了江离的变化,而现在的他和任务一开始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眼下老鱼干无法找出一个令自己信服的理由来解释江离身上的变化,但时间紧迫,他也来不及思考这些。

    可恶……江离他不会有事吧?

    心中的情绪复杂且纠结,脑子乱的快要爆炸。老鱼干加重了手里的力道,烦躁的开了口“当年你究竟做了什么,快说!”

    鬼魂逃生攻略

    鬼魂逃生攻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