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五章 新的线索

    “我明白你不愿跟我们合作是有自己的想法,但是这次的任务不存在竞争,我们也不会找你的麻烦。说了这么多,我只是想跟你确定一下,我刚才说的那些,是不是与你先前的看法不谋而合?”江离诚恳的询问道。

    他始终牢牢的盯着面前的男子,自己刚才絮絮叨叨说了许多分析,而对方却连眼皮都没抬过一下,也不知道他究竟有没有把他的话听进去。

    江离有些无奈,他原以为自己已经足够有诚意了,就算对方不想合作,起码也会跟自己说些什么。可谁知,这名玩家的态度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冷漠的多,跟他一比,就连平日里沉默寡言的暮雨潇寒和魔术七二人在他心里的形象都变得亲切了起来。

    他叹了口气,正欲离开时,那名玩家却忽然有了动作。他拉过江离的手,在他的掌中划拉了一番,江离仔细一看,才发现对方写了一个字是。

    “你……”

    江离有些诧异的望向了对方,而那名玩家则指了指自己的嘴,无奈的摇了摇头。而在对方解释完后,他才恍然大悟

    原来对方所扮演的角色,竟然是个哑巴!

    此时江离忽然反应过来,难怪从他进入任务到现在都没看到剧团里的其他人找他说过话,合着大家都知道他是个无法说话的残疾人,才会这样对他。

    “抱歉啊,我们都不知道。”

    江离有些窘迫的解释了一番,而对方则笑了笑,继续写了一段话。

    其实一开始不愿意和他们合作,确实是自己有所防备。不过这两天观察下来,他也感觉到江离跟老鱼干对自己没什么恶意,因此才卸下了心防。

    “你刚才说的都没错,昨晚我没有中招,也是因为之前有所防备。”

    因为不能说话的缘故,他只能慢慢写字交流。而看对方说完后,江离不由为之一振,看来这次任务所有的谜团所在,果然就在那人身上!

    “谢谢你的情报,接下来我们这边有什么线索也会告诉你的。对了,我叫你老猫可以吗?”

    因为对方游戏id的缘故,江离总觉得叫他薛定谔有点奇怪。而老猫听罢,笑着点了点头。二人交流之际,注意力却被另一边的周志飞等人吸引了。听他们的对话,似乎是有一名杂工在十多分钟前离开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田壮这老小子真是懒驴上磨屎尿多,一泡尿撒到现在还没回来,这不是耽误事儿吗!你们两个赶紧把道具准备一下……”

    周志飞气不打一处来,骂骂咧咧的抱怨了几句。在看到一旁空着手无事可做的江离和老猫后,他指着二人,将他们喊到了面前。

    “你们去找找田壮,没事的话叫他赶紧回来。”

    毕竟这几天剧团内发生了很多离奇的事件,周志飞还是有些担心对方的。莫测和侠客因为即将登台的原因,没有办法和他们一起行动,至于老鱼干,也被分配的其它任务,根本抽不出身。

    而江离正好想出去看看情况,尽管他心里清楚,有可能会遇到危险,但若是能寻到其他线索,冒险也是值得的。因此,他立刻答应了下来。

    二人从后台离开后,径直穿过后院来到了祠堂门口。此刻面前的木门紧闭,四周无比安静,左右两侧的长廊寂静深邃,似乎有一股不知名的恶意隐藏在黑暗中,即便隔着一扇门,江离依旧能感觉到屋内不对劲。

    幻化了一张符咒在手中,江离回头看了一眼老猫。见他也跟自己一样做好了防御措施,江离这才轻轻地推开了房门。

    一阵阴冷的风瞬间扑面而来,祠堂两侧的蜡烛不知何时被人点亮,烛光正随着风微微摆动,屋内一片死寂,静的他们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和脚步声。

    江离取下一只蜡烛攥在手中,不断观察着周围的景象。确定屋梁上方以及周围灰色的墙上没有问题后,他才继续前进。平日里祠堂的温度就比外面要低不少,而此刻更甚。

    脚上穿的布鞋与青色的石砖摩擦发出了轻微的声响,江离的胳膊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老猫走在他的身后,倒退着看向大门方向,以免厉鬼从后面忽然出现袭击二人。

    而就在接近祠堂后门的不远处的地上,江离看到了一个黑色的人影。从体型上来看,那应该就是失踪的田壮。此时他面朝下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实在难以判断他是否还活着。

    江离走上前,轻轻触碰了一下他的身体,见对方没有反应,他对老猫使了个眼色,随后将蜡烛递给对方,让老猫负责照明,自己则将地上的人翻了过来。

    不出意料,田壮早就死亡了。

    他睁着双眼,瞳孔涣散,面色铁青,嘴唇已经毫无血色,似乎在临死前看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东西。吸取了莫测之前的教训,在翻过尸体的瞬间,江离便在他的额头上贴下了符咒。果不其然,在一阵青色火光的燃烧下,驱灵符瞬间化为乌有。

    憎恶、怨恨、缠念、不甘……

    在符咒燃烧的同时,江离的心中忽然涌现出了大量负面情绪。这些恶念如同潮水般排山倒海向他袭来,一时间,冷汗浸透了他的后背,江离只觉得胸口堵塞的快要爆炸了。

    心脏如同被烈火灼烧般难受,江离半跪在地上,大脑嗡嗡作响。而隐约间,他似乎听到了四面八方传来许许多多人的声音。他们有男有女,议论纷纷,嬉笑怒骂,但因为身体剧痛的缘故,自己连一句话都听不清。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突然变成这样,但他清楚,这些阴暗的情绪以及刚才的幻听绝不是从自己心底萌生出来的。

    难道……自己刚才体会到的,是那厉鬼的感受?

    符咒烧完,那种令他窒息的感觉也在瞬间消失了。江离顿觉周身轻松了许多,他重重的舒了一口气,回头询问老猫“你刚才有没有不舒服的感觉?”

    然而对方摇了摇头,一脸担心的比划询问他怎么了,完全没有察觉到刚才江离的遭遇。

    “我没事了,好像是那厉鬼留下来的线索。”江离的表情并不算好看,他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对老猫说道“田壮死了,现在必须想办法把他的尸体藏起来,以免引起更大的恐慌。如今看来,我们想的没错,那个人果然有问题。”

    老猫点了点头,随后打开了空间背包,将田壮的尸体丢了进去。二人又细细检查了一遍周围,正欲离开之际,却忽然在黑暗中听到了一声奇怪的动静。

    “啪嗒”

    江离一下子就分辨出,那声音的来源,正是他们身后摆放灵牌的桌子附近。很明显,桌子下面有东西。江离从老猫手中接过蜡烛,弯下腰照向了那漆黑的桌底。

    紧接着,二人看到了一张大睁着眼睛,面色惨白的女人的脸。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