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三章 尸僵

    陶美兰的尸体被暂时安置在了祠堂东侧的偏厅,对于她的死,众人似乎达成了共识大家都认为她是因为感情上的原因和父母产生矛盾,负气之下选择了自杀。

    当然,这也不代表大家心里没有疑惑。

    毕竟在此之前已经有一人离奇失踪,而如今又是七月半,在陶美兰死后,关于沈家祖祠闹鬼的说法也逐渐在人群中流传了起来。有人说,陶美兰并不是冲动自杀,而是有可能被那些孤魂野鬼蛊惑,去做了谁的替身。

    因此,陶美兰的死讯被陶桂泉勒令禁止外传,除了梨园的规矩以外,听人说雇主沈于鸣的岳父在珠江一带有些来头,他的背景绝非自己得罪的起,若是因为这件事把人得罪了,恐怕今后也不会好过。

    所以当沈于鸣派人送来午餐的时候,剧团内的所有人都在面上装的若无其事,谁也不敢走漏风声。丁玲因为女儿的死而感到悲痛万分,一直待在房间里不让人靠近,因此也没有出来接待沈于鸣。

    看着陶桂泉跟沈于鸣交谈时神态自若的模样,就连江离都开始怀疑,他究竟是心理素质过人,情绪控制的太好;还是说陶美兰的死并没有让他感到多悲伤。

    不过好在沈于鸣这个人并不怎么多事,他只是过来寒暄了几句,随后便准备离开了。而碰巧就在他刚要出门的时候,正好迎面遇到了在屋里闷的发慌,打算出来透透气的林明山。

    “这不是林先生吗?您的腿怎么了?”沈于鸣见对方行动不便,不由好奇的问了一句。

    “没事,昨晚路黑回房间不小心,摔着了。”林明山回应道。

    沈于鸣为人非常客气,听他说完后,更是询问对方是否需要看病问诊。而林明山婉谢了他的好意,并且一直强调自己只是小伤,并无大碍。见他态度坚决,沈于鸣也不再强求,只说有需要的话可以找自己帮忙。

    “谢谢沈老板,就不劳您费心了。”

    “那好,林先生先休息吧,我不打扰了。”沈于鸣推了推眼镜,朝他笑了笑。

    “沈老板慢走,我就不送了……”林明山看着对方离开的背影,眼神忽然变的恍惚了起来。莫测站在他身边,见林明山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当即询问对方出了什么事。

    “没什么,就是有些乏了。月白,我知道美兰走了你心里也不好受,不用陪着我了,去做点自己想做的事吧。”林明山看着他,轻轻叹了一口气。

    莫测自然没有忘记自己扮演的角色,因此他做出一副强忍着悲痛的模样点了点头,只说自己想再去看看对方。

    另一边,众人的午餐依旧非常丰盛。和昨天一样,所有佑工的伙食都是肉类、重口为主,这样可以让他们快速补充体力,干起活来也有精神;而演员们的午餐则是清淡口的蔬菜、汤羹,毕竟唱戏消耗大,伙食也不宜油腻辛辣。

    陶桂泉在屋里陪丁玲,至于停放尸体的偏厅则由周志飞负责看守。莫测来到门口后,周志飞也明白他的意图。毕竟陶美兰和徐月白的事情在剧团内人尽皆知,如今对方已死,他想来看看陶美兰,也是可以理解的。

    “周大哥,麻烦通融一下。”莫测哽咽着递给了对方一包烟,而周志飞也算好说话,他只是拍了拍莫测的肩膀,说了句抓紧些,便让其他人先离开祠堂,给二人腾出了空间。

    关上门后,莫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表情也恢复了之前的平静。由于江离等人不方便进来的缘故,他只能独自一人检查尸体。

    若是换作别人,可能还会觉得有些不自在。但对莫测来说,这算是家常便饭了。由于他本身就是一名入殓师的缘故,因此在面对尸体时,他并没有任何恐惧。

    “不好意思,要打扰你一会儿了。”

    莫测揭开了尸体身上盖着的白布,此时陶美兰身上的那套戏袍已经被换下,她面色如常,嘴角含笑,怎么看都只是睡着了而已。

    据说也正因为此,丁玲始终不愿意接受女儿死亡的事实,见她精神崩溃,若是再看着陶美兰的尸体,还会受到更大的刺激,因此陶桂泉才不得不让人将她带回房间,并且嘱咐周志飞看好这里,不要让丁玲再靠近了。

    莫测轻轻按压着陶美兰的尸体,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此时已是下午两点,距离对方死亡已经过去了莫约九个小时。人通常在死亡后的30分钟至2个小时内,身体开始僵硬,而9至12小时后会全身僵直。

    如果周围气温高于35度的话,那么尸体的僵直和软化都会加速,只要24个小时即可恢复。

    如今陶美兰的身体触感柔软,并无任何僵硬,而沈家祖祠屋环境阴凉,温度大概只有二十五六左右,绝不可能出现高温导致尸身软化的现象。

    值得注意的是,尸体的喉部明显有一道深深的紫色痕迹,瞳孔放大,确实符合悬梁自尽的症状。

    那么此时她的尸体依旧保持着这个怪异的状态,唯一能解释的理由只有一个——

    莫测正这么想着,下一秒,陶美兰忽然睁开了眼睛。

    而他也早有防备,在尸体出现异样的瞬间,莫测眼疾手快的幻化出了一张中阶驱灵符,贴在了她的身上。与此同时,莫测看到了她涣散的瞳孔中骤然出现了一抹猩红的人影,而这应该正是陶美兰在临死前所见到的最后的景象。

    他并不能看清那厉鬼的面貌,但透过那婀娜的身段依旧能看出来,对方应该是个很美的女子。

    紧接着,那模糊的身影如蒸发一般逐渐消失,莫测心有余悸的上前几步,检查了一下尸体情况。

    果不其然,陶美兰的脸色已经恢复了尸体该有的惨白,身躯以及四肢也变得僵硬了起来。之前由于厉鬼的气息附着在她身上的缘故,才会让尸体产生异样。如今气息消散,那尸体自然也恢复了原状。

    “你可以安息了。”

    莫测轻轻合上了陶美兰的双眼,正欲为其盖上白布离开。而就在这时,他忽然看见陶美兰的胳膊边,不知何时竟然出现了一条洁白的帕子。

    另一边,北侧房间内。

    “剧团还有事,我先去找崔先生商量了。今晚的演出我已经交代过,让方兰代替你唱,你好好休息吧。”陶桂泉看着躺在床上默默流泪,油米不进的丁玲,叹了一口气后离开了房间。

    女儿的死对她造成了太大的打击,丁玲一生要强,自从生下陶美兰后,她更是倾注了自己所有的心血在她身上,立志要让她成为一流的旦角。

    而美兰也确实争气,在她的身上,丁玲又看到了新的希望。她相信,假以时日,女儿必定可以超越自己,甚至超过那个人!

    可如今——

    丁玲痛苦的抓着头发,陷入了深深的自责。若是昨晚她没有对美兰说出那种话,若是昨晚她多关心一下女儿,或许,她也不会想不开去做那种傻事。

    “美兰,是妈不好,你原谅我吧……”

    丁玲躺在床上掩面痛哭,全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床边正有一个人站着,静静地注视着自己。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