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一章 第一夜

    侠客注意到了老鱼干的动作,他本也想使用道具,却被江离阻止了。

    “一会儿就该你上去唱了。作为同伴,我好心提醒你,还是不看为妙。”他认真说道“梨园规矩繁琐,其中有那么两条演员在台上不能看场面,不能看后台。这样会分散你的注意力,也会引起观众的不满。”

    “听他的没错。”老鱼干也劝起了对方,他生怕台下的场面会影响到侠客的发挥,毕竟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要被几十个鬼魂齐刷刷的盯着,光是想,就足够渗人的了。

    而侠客在听完他的描述后,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看着下面空荡荡的几十个座位,他还是决定采纳二人的提议“你们说得对,反正我的戏份也就十几分钟,万一演砸了得罪了那些祖宗们,指不定会怎么样呢……我把防身道具藏在袖子里了,真要有情况,也会感应到的。”

    “嗯,我们会替你盯着下面的,你把道具藏好,不到万不得已,千万别乱用。”江离低声说道。

    侠客虽然心里有些慌,但作为一名老玩家,在走上戏台后,他迅速调整了自己的心理状态,很快便心无旁骛的投入到了演出中。

    莫测替林明山包扎了伤口,询问对方之前在舞台上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林明山摇了摇头,在他看来,刚才的事故只是一场意外,只要不影响演出就好。而另一边,陶桂泉则对刚才的意外大发雷霆。他本就是个迷信的人,加上这次的演出又很特殊,在训斥完相关人员后,他喊来了崔先生,二人似乎在商议接下来的对策。

    “那些鬼还算安分,从头到尾都坐着一动不动的。”老鱼干此刻忽然庆幸自己只是个杂工,若是让他站在台上唱戏,那压力可真是难顶。

    幸运的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再也没有发生其他事故。当陶美兰和莫测登台,唱完最后一出戏时,正好是凌晨四点十分。后台的陶桂泉也松了一口气,众人依流程谢幕后,江离等人注意到,观众席上的那些鬼魂也瞬间消失了。

    “这第一个晚上还算有惊无险。”后台,老鱼干帮着莫测卸妆,而院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周志飞上前打开门,外面站着的正是沈老板以及一众村民。

    和开场前一样,村民们打着伞一个个有序的走进院子里,带走了自家先人的牌位,随后快速离开了。

    沈老板将牌位搬回祠堂,上了香鞠了躬后关上了门,这才笑着询问陶桂泉“各位师傅辛苦了,今天的演出还算顺利吧?”

    “一切顺利,您大可放心。”陶桂泉自然不会让对方知道先前发生的事故,而受伤的林明山在表演结束后也被人扶回了房间。

    “好,那麻烦你们了。今晚大家好好休息,明天的午餐我会在中午前让人送上门的。这一行的规矩我了解,不会和你们有太多接触。若是有事,去我家寻我便是。”

    不得不说,沈于鸣这个人确实很心细。他知道戏团的众人忙碌了一宿,又累又饿,因此在来的同时,还给他们带来了许多糕饼当做夜宵。对于饥肠辘辘的众人,尤其是江离他们干苦力的杂工来说,这些夜宵无异于雪中送炭。

    看着众人分食点心,在和班主寒暄了几句后,沈于鸣便打着伞离开了。

    因为还在下大雨的缘故,杂工们还得留下给道具箱罩上防水布,检查后台情况,重新加固舞台;而演员们在卸完妆后则可以先回屋休息。

    “美兰,你先回屋,我跟你爸还有崔先生他们有事情要谈。”丁玲简单交代了几句后,便去找陶桂泉等人了。

    陶美兰心神不定的望着母亲离开的背影,不知为何,今晚的演出到了后半阶段,她总觉得有种说不出的怪异。回屋后,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听着窗外的雷雨轰鸣,陶美兰想了想,还是披上外套走了出来。

    莫测原本陪着林明山在屋内说话,此时外面传来了敲门声,他开门一看,屋外的人正是陶美兰。她有些尴尬的对林明山笑了笑,一只手局促的攥着外套,看上去欲言又止。

    “月白,我有些渴,你能帮我去倒些水吗?”

    林明山知道两个年轻人的感情很好,因此也没有戳破,而是给了对方一个台阶。

    “好的师傅,我很快就回来。”

    莫测关上门,二人一前一后来到了走廊尽头,站在屋檐下看着院子里的越来越大的雨势,莫测注意到对方的面色有些难看,这才关心的询问陶美兰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了,是哪里受伤了吗?”

    “没有,我挺好的。”陶美兰眉头微蹙,艰难地开了口“不过,我总觉得这里有点邪门……”

    “发生什么了?”莫测敏锐的捕捉到了对方眼中的疑惑和恐惧,尤其是在经过前院的时候,他明显感觉到陶美兰加快了步伐。因此,莫测试探杏的问了一句“你是不是……看到脏东西了?”

    他话音刚落便注意到陶美兰的嘴唇明显的哆嗦了一下,对方紧张的抓着自己的胳膊,小手冰冷的厉害“对,我真的看到了。”

    紧接着,陶美兰便告诉莫测,在舞台发生事故,林明山扑向自己的瞬间,她亲眼看到一个穿着碎花长裙,梳着辫子的女人身影从前院飞速一闪而过。

    “你说那冯老赖是不是让女鬼迷走了,才会失踪的……”陶美兰紧紧地攥着莫测的衣服,俏脸煞白。

    莫测心中一动,明白这是一条重要线索。当时在舞台出现意外的时候,几乎所有人的注意都被台上的人吸引了,恐怕连江离他们也没发现这件事。

    不过可惜的是,陶美兰说自己也只是匆匆一瞥,更多的细节她也无法回忆。

    “你别害怕,先回去好好休息吧。实在不行,明天我陪你去问问崔先生,大家都在这里,没事的。”莫测安慰她道。

    二人正说着话,另一边,陶桂泉和丁玲打着伞出现在了院子里。

    “美兰,大半夜的不回屋在这里干嘛呢!”听见父亲的训斥后,陶美兰只得松开手,低着头快步走回了自己房间。而丁玲看了丈夫一眼,也没有说话,见母女二人回屋关了门,陶桂泉经过莫测身边,压低声音道“再让我看见你跟我女儿不清不楚,小心我把你跟林明山一道轰走。”

    回到房间后,丁玲叹了口气,将陶美兰好好说教了一番。陶桂泉这个人本来疑心病就重,这些年她始终跟林明山保持距离,可对方依旧看林不顺眼,加上今晚对方又舍命救了陶美兰,丁玲清楚,丈夫心里一定憋着不少气。

    “月白是个好孩子,但是有你爸在,这段感情是不可能的了。妈也没办法,只希望你早点断了吧。”

    “为什么!就因为林先生吗?!”陶美兰听母亲说完后,气不打一处来“那是你们老一辈的事情,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不管,就算你们所有人反对,我也只喜欢月白一个!”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犟呢?”丁玲还想说些什么,然而陶美兰已经负气的裹着毯子躺下了。

    她看着女儿的背影,轻轻叹了一口气,将屋里的煤油灯吹灭了。从上午赶路到现在的表演结束让大家累个够呛,她也无心与女儿争执。丁玲脱下外套躺在了女儿身边,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