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章 搭台

    “上午八点之前还没找到人就都回来,冯老赖失踪的事情你们都注意着点,千万别说漏了嘴。否则,今后就再也别想吃这碗饭了,明白了吗?!”王宏光吩咐完众人后,便喊来了崔先生。

    从二人面上凝重的表情来看,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商量。

    看着那两个人走进屋,江离和老鱼干明白现在也偷听不到什么消息,索杏直接离开了院子,打算去村子里四处逛逛。至于那名冷漠的玩家,在出门后也选了另一个方向,和二人背道而驰。

    “呼,那家伙不在,舒服多了。”老鱼干双手抱头,惬意的舒了一口气:“我也是服了他了,从开始到现在都没见他张嘴说过话,可别是个哑巴。”

    “算了,可能人家戒备心比较重吧,只要他对我们没有恶意就行。”江离看着对方离开的背影,心里总是隐约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

    老鱼干走到了桥上,他半靠着扶手眺望远处,随即才开口道:“你说为什么会从那个冯老赖先开始?”以他丰富的任务经验来看,不用多说,这个冯老赖肯定已经凶多吉少了。

    “或许就像崔先生说的那样,他缺德事做多了,所以遭了报应吧。”江离捡起脚边的一块石子,抛进了河里。

    老鱼干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嘴角微微上扬:“不是吧,那老头神神叨叨说的话你也信?要说空间里为了生存算计害人的可不在少数,照你这么说,不少人早就被厉鬼针对了。还有,咱可是根正苗红的好市民啊,平日里遵纪守法不说,还做好事扶老太太过马路,怎么空间放着那么多恶贯满盈的家伙不用,偏偏就选中了我呢?”

    “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江离笑着捣了他一记,随后恢复了正经的表情:“我总觉得这个冯老赖的失踪并不是偶然,虽然任务要我们调查清楚关于富平村的灵异事件,但是……”

    他话锋一转,看着不远处的沈家祖祠,压低声音道:“我总有个预感,这全福班里肯定有些猫腻。否则,任务直接安排咱们变成外来游客或者村民就行,为什么非要跟着一个戏班子进村?我觉得等莫测来了以后,肯定能打听到些别的事情,咱们等他消息吧。”

    “你小子,一段时间不见,脑瓜子也比之前机灵多了啊。”老鱼干点了点头,贱兮兮的笑道:“为父甚是欣慰啊。”

    “去你的,又占老子便宜。”

    正如江离二人所预测的,剧团的人在村里附近找了一圈,也没找到冯老赖的人影。眼看着村民们都下田干活了,生怕引起别人的怀疑,王宏光只得让大家暂时回到祖祠,顺便开始搭台,等待陶班主以及其他演员的到来。

    大概到了中午十一点左右,班主陶桂泉以及其他十几个演员终于如约来到了富平村。当然,在人群中,江离一眼便看到了莫测。不过碍于身份,双方只是对视了一眼,并没有任何交流。

    “宏光,你们这边怎么样?”班主陶桂泉的年纪莫约五十出头,他面向古板不苟言笑,看上去颇具威严。

    毕竟是一笔大买卖,陶桂泉进门后,开口第一句便是询问他们昨天的事情。

    “不太好,昨天晚上冯莱人不见了,至今还没找到他的下落。不光如此,就连沈家祖祠的贡品也被人偷吃了……”王宏光说完后,陶桂泉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之前的笑容也瞬间消失了。

    “崔先生,宏光,你们跟我来一下。”

    见那三人离开,院子里的氛围一下子变的微妙了起来。大家都知道,陶班主这个人向来迷信,每次演出前他都小心谨慎行事,见不得半分差错。若是有人坏了规矩,犯了忌讳,轻者被扣钱,严重的会被直接赶出全福班。

    “好了好了,大家别慌。这台子还没搭好,杵这儿看什么热闹呢?该干嘛干嘛去!”这时,一名留着大波浪长发,穿淡绿色连衣裙的女人开了口。

    女子名叫丁玲,是全福班的旦角儿。她长得很风情,五官隐约有港星钟楚红的影子,从她一开口,老鱼干的视线就移不开了。根据资料介绍,丁玲不仅是当家花旦,同时也是陶桂泉的妻子,和他育有一女名为陶美兰,今年十九岁,主要唱五旦。

    不得不说,丁玲保养的非常好,明明是四十多岁的人,看上去竟然也只是三十出头的模样。而女儿陶美兰更是遗传了母亲的好基因,她人美歌甜,又很有天赋,十五岁的时候便开始登台表演,如今俨然是母亲最好的接班人。

    据说陶美兰的追求者不在少数,平时在县城剧团开演,那下面一大半男观众,都是冲着她来的。

    “愣着干嘛,还不过来帮我提行李?一个个都是死人吗?”陶美兰长的虽然漂亮,但是脾气骄纵,加上父母身份的缘故,平日里对剧团的其他人呼来唤去,根本没把那些底层的杂工放在眼里。

    “玲姐,美兰,你们的屋子昨天就收拾出来了,我带你们去。”看到周志飞和那对母女离开后,一名长相英俊的青年才放心的走了过来。当然,对方正是莫测。

    他这次被分配的角色叫徐月白,是负责唱生角的。看着对方的造型,江离有些酸:“你小子运气真好,演个油头粉面的小白脸,不像我们俩,一进来就是食物链最底层。”

    “哪有,我就偶尔一次运气好罢了。”莫测腼腆的笑了笑,随后压低声音,指着远处另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对他们说道:“那个叫侠客的玩家扮演的人名为宋城,是唱副丑的。他人还不错,挺愿意跟咱们合作的。我觉得可以先观察一下,如果他真能提供些可靠消息的话,大家可以一起合作。”

    “也行,毕竟我和鱼干能获取的线索有限,还得靠你们两个。”江离想了想,同意了他的提议。

    几人说话之际,门口传来了敲门声。门开后,出现的是沈于鸣以及一些村民的身影。听到外面有动静后,陶桂泉等人也立刻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和沈于鸣客气的打了个照面。

    “大家辛苦了,饭点到了,我让村民做了些粗茶淡饭,还请各位不要嫌弃。”对于众人的伙食,沈于鸣可以说下足了功夫。

    炝炒白菜、熏肉香干、酸豆角配着大米饭让杂工以及文武场的奏乐手们吃的直呼过瘾,为了防止他们中暑,沈于鸣还送来了两桶冰镇绿豆汤;至于需要登台唱戏的丁玲等人,则是炖蛋、野鸡蘑菇以及清炒时蔬,从这些搭配来看,足以见得对方的用心。

    “那大家先用餐,等到傍晚时分我再让人来送晚饭,顺便碰一下演出的事情。”

    “好的,沈老板慢走。”陶桂泉送沈于鸣离开后,一名杂工端着碗连连感叹:“沈老板这人不仅出手阔绰,做事也是井井有条,就冲他对咱们的照顾,也得把活儿给干好了!”

    “可不是吗?跟团跑了这么多场子,头一次遇到态度这么好的老板。你说冯老赖这个人是不是猪油蒙了心,怎么还能做出那种事……”

    “就是,我看他平时虽然混了点儿,但头脑还算聪明。不过想想昨晚他说的那些话……你们说,冯老赖不会撞邪了吧!”

    “昨晚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谁都不许往外说!”陶桂泉阴沉着脸,出现在了他们身后:“再让我听到有人在背后嚼舌根子,回去后收拾行李滚出全福班,听见了吗!吃完了饭赶紧搭台,傍晚前把流程都过一遍,争取不出任何岔子!”

    被他这么一呵斥,杂工们瞬间安静了下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