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章 离奇失踪

    自从在来富平村的路上接连看到两次“脏东西”后,冯老赖也不淡定了。他悄悄找了崔先生,给他塞了包烟又说了不少好话后,对方才告诉自己,之所以剧团里的其他人都没看到那些鬼魂,唯独他例外,大概是因为冯老赖最近走霉运,再加上今天是七月十五,鬼门大开,难免阴气重了些,所以他格外容易看见这些东西。

    “那怎么办啊,先生可得帮帮我!”

    冯老赖想起自己之前在村口看到的那些鬼魂,以及今晚住的祠堂,不禁心里直犯怵。

    “怕什么?有祖师爷在上保佑咱呢。”

    崔先生捻着胡须,不紧不慢道:“这些年咱们遇到的邪事也不少了,可哪次真的闹出过人命了?你放心,咱们团里年轻健壮的汉子居多,那鬼也冲不着你。你这几天就别一个人瞎跑了,老老实实待在大家伙儿身边,就没什么问题。”

    “好,谢谢崔先生了。”冯老赖紧张的搓了搓手,回到房间后,看着周志飞那张平日里训斥自己时凶悍的脸,他忽然觉得亲切了许多。

    “周哥,之前是我不对,不该顶撞您的。这一路上您辛苦了,我来就行……”他笑着上前帮周志飞铺好了草席,还主动帮对方整理好了行李。

    当然,周志飞对冯老赖态度的变化感到奇怪,但因为实在累的厉害的缘故,也懒得和他计较。另一边的老肖也铺好了地铺,此时已经将近深夜四点,因为舟车劳顿,并且明天还有搭台练习的缘故,二人躺下后没多久便睡着了,整个屋子里鼾声震天,唯独冯老赖躺在地上睁着眼睛,头脑格外清醒。

    他总觉得这屋子里阴嗖嗖的,尽管现在正值盛夏,但入夜后晚风习习,还是非常凉快的。而这沈家祖祠的温度比外面的还要低不少,此时他躺在地上,辗转翻了几个身后,冯老赖竟然觉得周身愈发冰冷刺骨,冻的他裹紧了身上的毯子,却依旧直打哆嗦。

    “怎么搞的跟冬天似的,冷死我了。”冯老赖被冻的实在受不了,这才坐了起来。他看了眼左右两侧背过身睡的香甜的另外两人,心里不由感到疑惑:怎么他们就不怕冷呢?

    冯老赖抱着胳膊走到墙角,因为没有点灯的缘故,他摸着黑拉开了包拉链,想从里面找一件衣服穿上。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感觉自己好像摸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那玩意似乎是个球体,摸上去毛茸茸的,还有冰冷黏腻的触感……

    “啊!”冯老赖如同触电般缩回了手,借着月光,他看到一个黑乎乎的球从包里滚了出来,而当它滚到自己脚边的时候,冯老赖才发现,那似乎是一个人的脑袋!凌乱的黑发之下,一双怨毒的眼睛正死死地盯着自己,人头朝他咧着嘴,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随即便消失了。

    “鬼啊!有鬼!”冯老赖被吓的一屁股跌坐在低,不断后退着。想起还有另外两人,他立刻连滚带爬的跑到了周志飞身边,拼命摇着他的身体,试图唤醒对方。

    然而不知为何,周志飞似乎睡的很沉,任凭自己如何呼唤拍打,竟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个时候,冯老赖忽然想起,从刚才开始到现在,周志飞的鼾声便已经消失了。他哆哆嗦嗦的将对方翻了个身,随后便发现周志飞面色铁青,双眼暴突,口鼻处均流出了黑色的污血,俨然已经死去多时了。

    而另一边的老肖也是一样,看着二人可怖的尸体,冯老赖推开门,飞速的从房间里跑了出去,想要向其他人求助。

    “吱——”

    然而就在此时,寂静的院子中忽然传来了一声老旧刺耳的奇怪声响。冯老赖僵硬的转过头,这才发现原本紧闭的祠堂木门在自己的注视中缓缓的打开了。一股奇特的檀香顺着门缝传到了院子里,紧接着,他看到了一双惨白枯瘦、布满青筋的手,慢慢地从门缝中伸了出来。

    “啊啊啊啊!”

    见此情景,冯老赖再也承受不住内心的恐惧,直接推开院子的大门,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翌日,当天色蒙蒙亮之际,王宏光已经早早的醒来了。在剧团的这十多年,他每日不到五点半便会准时起床吊嗓子,一日都不曾耽误。当他推开门走到院子时,却发现院门已经被人打开,不仅如此,就连昨天自己特意锁好的沈家祠堂的门,此刻也微微半敞着。

    王宏光心里一惊,飞快的跑进了祠堂。不过还好,桌上供奉的牌位都完好无损,四周也没有什么损坏的迹象。王宏光松了口气,看着桌上早已熄灭的香,他从一旁拿起几根点燃,朝着牌位拜了拜,口中念叨着“叨扰了”之类的话,随后便将香插了上去。

    然而他刚准备离开,却忽然注意到,桌上摆放着的用于祭祀的糕点似乎有些不对劲。王宏光走近一看,顿时变了脸色:原本祭祀的点心不仅少了一大半,其中一块豆沙糕上,还赫然出现了大半个牙印。

    “什么?有人偷吃祭品?!”

    “谁啊,大半夜饿疯了吗,竟然干得出这种事情……”

    “这不是犯了大忌讳吗?”

    此时所有人被召集到了院内,江离和老鱼干默默观察着其他人,发现冯老赖已经不见了踪影。

    “都给我安静点!”此时,王宏光面色铁青的站在台阶上,他四处环顾了一番,皱着眉头询问周志飞:“老冯呢?他怎么没来?”

    “不知道啊,我这一睡醒,屋里就没人了。”周志飞看着一旁的老肖,而对方也迷茫的摇了摇头。

    见此情形,众人心里自然有了数,纷纷窃窃私语了起来。

    “去把这家伙给我找出来!平日里好吃懒做,游手好闲我也就随他了。现在竟然还敢出这种混事!这次,我一定要跟班主好好反应反应!”王宏光气不打一处来,生怕得罪了沈老板,他再三叮嘱戏班子里的人都谨言慎行,千万不能将贡品被偷吃的事情说出去。

    大家心里也有数,那位老板一看就是个孝子,万一让他知道发生了这样大不敬的事情,必定会迁怒至整个剧团。因此趁着天还没亮,周志飞立刻叫了两个人去村子里买些糕点补上,至于其他人,则分开来寻找失踪的冯老赖。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