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章 撞鬼

    “老冯,你看啥呢?”

    一名与他年纪相仿的中年男子掀开帘子,探了探头。冯老赖被吓得一激灵,当即揉了揉揉眼睛,回头望向了刚才的地方。然而这一次,那里已经一片漆黑,之前自己看到的女人也消失无踪了。

    “刚才那边有个女的,你看见没?”

    冯老赖有些语无伦次的指着车外,而对方看他这副模样,顿时笑了起来:“我说老冯,你跟我就别来这套了。上次你逗那个新来的,把人家吓得哇哇乱叫,我可不上这个当。”

    “不是,那次是跟小赵开玩笑,刚才是真的。”

    冯老赖显然有些着急了,见他这个表情,男子收起了笑容,一本正经道:“嗨,咱们吃这口饭,那些个脏东西也不是没碰到过。但是咱们梨园的祖师爷可是真命天子唐玄宗,邪魔外道哪里敢冒犯?这次去那富平村,不也是给死人唱戏的?不就是个孤魂野鬼吗,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说话之人是戏团里负责奏乐吹曲笛的老肖,他在全福班呆了近三十年,除了崔先生以外,算是剧团里资历、见识最广的人了。因此,在听对方说完后,冯老赖狂跳的心也稍稍安定了些。

    “前头就是富平村了吧,看来总算要到了。”老肖眯着眼看了看前方,这才转过身走进车厢,开始催促其他人准备准备。

    而在他离开后,冯老赖被外面的夜风一吹,只觉得从刚才到现在整个人都手脚冰凉,心神不定的。他摸了摸口袋,又在口中叼了根烟。烟草辛辣的味道刺激着他的感官,抽了两根后,冯老赖才觉得头脑清明了不少,身子也跟着暖了起来。

    此时不远处出现了一片矮平房,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冯老赖看到了村口的石门两侧亮起了灯笼。看着那两个惨白的纸灯笼,冯老赖总觉得怪怪的。

    “选什么颜色不好,非要用白色,看着跟死了人似的。”他掐灭了烟头,再次抬头时,发现十多个黑漆漆的人影出现在了村口。冯老赖仔细瞧了瞧,那都是一些年纪在三四十左右的青壮年。

    大概是那位老板派人在村口迎接他们,能使唤这么多人,看来对方确实挺有钱的。

    他一边抽烟,一边朝那些村民挥了挥手。值得注意的是,那些人在看到冯老赖和卡车出现后,面上并未流露出什么情绪。他们一个个表情呆滞,在火光的映照下,面上还隐约泛着青色,看起来有些渗人。

    冯老赖顿觉头皮发麻,刚刚稳定的情绪又有些紧张了起来。

    此时莫约是凌晨三点左右,由于富平村太过落后,也没有电话,冯老赖自我安慰着,那些人也不知道他们具体什么时候能到,所以在村口吹着冷风站了很久,难免心里有些怨气,不愿意理会自己。

    “到地方了,大家都收拾一下,那边的道具还有箱子小心点!”

    周志飞撩开帘子朝外看了一眼后,便扭过头指挥起了其他人。他看了一眼冯老赖,没好气道:“你还在这愣着干嘛,帮忙去啊!”

    “知道了。”冯老赖回过神,钻回车内和其他人一起将铺在车板上的铺盖收了起来。

    卡车在村口处停了下来,众人下了车,很快便看见一名披着军绿色外套,穿着白背心的中年男人打着手电一路小跑了过来。

    “是全福班的王师傅吧,各位辛苦了。”

    中年男子操着一口方言很重的普通话,笑着对王宏光说道:“我叫李大富,就住在村头这里。沈老板特意塞了钱,让我在这里等你们,顺便给各位带个路。刚才听到车声,我立刻就过来了。”

    他看了看车厢里的物件以及杂工的人数,对众人说道:“通往沈家祖祠的路上有一条河,河边的路又非常狭窄,还没路灯,你们这个车子实在是过不去。不过大家在这里等一下,我已经叫人去推板车了,一会儿其他村民会过来帮大家一起把东西运过去的。”

    “好的,麻烦了。”王宏光和他客套了几句,顺手递了一根烟。他回头对周志飞说道:“先让人把道具从车上搬下来吧。”

    “嗯。”周志飞点了点头,开始吩咐杂工们干事。

    而就在这个时候,冯老赖哼了一声,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他看着男子身后的空地,颇为不满的说道:“早干嘛去了,之前村口站了这么多人,借个车也用不着都去吧?现在过来搭把手,不就把货都卸完了么!”

    “这位师傅,你这话什么意思啊?”李大富忽然有些摸不着头脑,而冯老赖说完后,周志飞也呵斥了他一句:“闭嘴,你在这里瞎说八道什么?”

    “嘿你个周志飞,装什么傻呢!”被他这么一说,冯老赖脾气也上来了。他梗着脖子指着村口,提高了嗓音:“刚才你不是跟我都看见了吗?这村口灯笼下头密密麻麻站着十几个人,怎么现在不承认了呢……哎,不对,刚才我还看见俩大白灯笼呢,怎么现在都不见了?”

    一旁的江离注意到,冯老赖话音刚落,李大富和周志飞的表情瞬间变得不对劲了起来。

    而王宏光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他瞪了冯老赖一眼,随后才笑着对李大富说道:“我这个同事,就喜欢瞎开玩笑。他刚才说的您别往心里去,哎,那边是来帮忙的不?”

    “啊,是是是。你们几个快点,人家师傅都在村头等半天了!”李大富勉强笑了笑,这才扯着嗓子招呼起了身后的村民。冯老赖也不傻,见众人这个反应,自然明白刚才自己又看到了脏东西。在周志飞的呵斥下,他面色铁青的回到了人群中,再也没有说什么。

    在村民的帮助下,剧团的众人把所有道具箱都运上了推车,剩下的一些则由其他杂工挑或抬走。李大富打着手电走在最前头带路,而王宏光也和对方打听了一些关于沈老板的事情。

    富平村的多数房屋都是传统的矮土房,房子面朝土路,田埂下便是一大片农田。整只队伍走在乡间的土路上,地面上偶尔还有一些石头,每当推车的车轮经过时,都会颠簸几下,导致箱子碰撞乒乓作响。

    江离和老鱼干走在队伍中间,借着嘈佑的声音掩去了自己的交流声。二人明白,冯老赖并没有瞎说,他在进村之前就看到了许多鬼魂。

    那个叫薛定谔的猫的玩家从头到尾始终默默地跟着队伍走在最后方,目光却始终未曾从江离二人身上移开。众人在李大富的带领下走了莫约四十分钟,终于来到了雇主沈老板家的祖祠。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