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一章 末班地铁

    请玩家于傍晚十点三十分前往国源地铁站搭乘一号线末班车地铁,在到达七旺丰站后下车。执行者成功生存至十一点,则游戏结束。注:若非特殊情况,请勿在一号车厢附近停留超过十分钟。

    江离是在第五天傍晚,打算出发去拯救小楞之前接到了自己的任务。由于当时情况紧急,他并没有多加留意。如今在和戴时凯聊完回家后,他立刻查询了一下关于任务中提到的国源地铁站以及七旺丰站台。

    “一共十八站,耗时大概28分钟……也就是说,在搭乘地铁的这段时间,我会遇到危险。”

    江离微微蹙眉,很明显,在这段时间内,自己的活动范围都被限制在了那辆地铁上,并且因为是末班车的缘故,自然不存在中途下车,搭乘其他地铁的可能。

    紧接着,他又搜索了一些关于地铁一号线的新闻,果不其然,江离在网上看到了不少怪谈。

    “看来这个一号线闹鬼事件在当地也算小有名气了啊。不过网上倒没有什么关于一号车厢的报道,既然任务特别注明,说明这里必有蹊跷。”他若有所思的放下手机,翻开了红皮日记。

    日记上并没有给出关于自己任务的提示,当然,这对江离来说并不是不能接受,毕竟空间是公平的。

    眼看着时间也不早了,他掀开被子躺在了床上,心情却是异常的忐忑。当然,这不光是因为明天的任务里有一位大佬“在线观战”,更多的原因在于,其实在江离的内心深处,一直对末班地铁有种莫名的恐惧。

    尽管记忆已经非常模糊了,但每每回忆起关于那次的事情,他的心底总会涌起一阵莫名的恐惧感,同时更多的,还有疑惑……

    而这件事,还要从两年前说起——

    江离还记得那一天,他的一名大学时期的室友因为失恋的缘故,晚上打电话把大家都喊出来喝酒。尽管有些不情愿,但想到老哥在情人节当天被女友甩了确实很惨,江离也只能按时赴约。几人在路边找了家烧烤店,陪着失恋的兄弟喝了不少。

    他本人酒量很差,平时几乎不喝,但碍于兄弟的面子,也跟着被灌了不少。因此当天几瓶酒下肚,江离便已经晕的不行了。

    大概是到了十一点多,失恋的当事人已经喝的不省人事,而另外两名室友因为家和对方住在同一方向的缘故,便一左一右搀扶着对方拦了辆车离开了。

    本来江离也打了车,但是因为喝多了的缘故,在车开了没多久后,他便感觉胃里翻江倒海,实在是忍不住了。于是,他跟司机结了账,中途提前下车,到路边吐了很久,才感觉状态恢复了一些。

    “啊,下次打死我也不逞强了。”

    江离吃力的擦了擦嘴角,被晚风这么一吹,现在的他只觉得后背一阵发冷,同时头脑也因此清醒了许多。刚才着急要下车,自己并没有注意停在了哪,此时江离环顾周围,才发现这一带地处偏远,附近叫不到车不说,连公交站都看不见。

    “不是吧?这么倒霉……”

    此时已是深夜十一点四十分钟,江离打开手机,按照导航沿着马路打算徒步先走一段,看看什么时候能碰到出租,什么时候再上车。

    然而走了没多久,他便在马路对面看到了一个地铁站。起初他并没有当回事,毕竟时间已晚,地铁也早就关闭了。

    因为醉酒的缘故,江离有些脚软,索杏直接坐在了路边的花坛附近,打算休息一下再继续。他捏了捏太阳穴,试图让头脑清醒些。而就在他睁开眼后,却发现不知何时,马路对面忽然出现了七个人。他们分别是四男三女,其中最年轻的看上去二十出头,年长的男人莫约四十左右。

    那些人看上去似乎互相认识,他们神情肃穆,似乎在说些什么。由于离得较远的缘故,江离并不能听清他们的对话。莫约过了几分钟,其中一名女孩看了看手表,开口说了句话。随后,在为首一名年轻男子的带领下,他们陆陆续续的走进了地铁站,在江离的注视下,直接走下了台阶。

    这里他并不陌生,是地铁二号线的其中一站。

    而二号线的运营时间最晚到十一点,过了这个点,就不会有任何列车了,并且连地铁的入口也会被封锁,根本进不去。

    刚才那几个人看上去也不像工作人员,都只是普通的路人……难道这个时间点,还有地铁能坐?

    此时已是深夜十二点,江离有些不可置信的看了眼手机,诧异的看着那七个人的身影逐渐消失。好奇下,他也加快速度过了马路,来到了地铁站进站口。

    看着尚未被封锁的入口以及下方隧道亮起的灯,他惊讶的几乎合不拢嘴了。

    难道二号线改了运营时间?不可能啊……

    自己有个发小是行车值班员,之前他也说过,就算再晚,地铁运营也绝对不会超过十一点三十分,大多数地铁在十一点之前便停止运营了,用他的话来说,这是规矩,虽然有些迷信,但还真有个说法,过了十二点不能发车,以免打扰了下面的亡魂。北新市这么多年以来一直都是这样的,从无特例。

    因此他很好奇,这个时间点的地铁为什么没有封锁,而那七个人,又究竟是做些什么的?直觉告诉他,那些人绝不是什么普通的路人。也不会有人在十二点以后明知道地铁停运,还往下走。

    一阵凉风吹过,江离的后背起了不少鸡皮疙瘩。此刻,他看着下方明晃晃的隧道,因为紧张,口中分泌了不少唾液。他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却并没有立刻离开。

    若是在平时见到这诡异的一幕,胆小的他早就拍拍屁股麻溜的跑路了,但如今似乎是受到酒精影响的缘故,亦或者是心中一股不明情绪的涌动,不知为何,江离竟然鬼使神差的迈开了步伐,缓缓走下了台阶。

    隧道四周的壁灯非常明亮,和平时看上去没什么区别,只不过因为深夜的缘故,这里静谧的几近诡异,江离甚至可以清晰的听见自己的呼吸和心跳。

    安检传送带已经停止工作,周围也没有任何工作人员。江离看着已经关闭的闸机口,无奈之下,只得翻身跃了过去。

    这里没有人,机器也都关闭了,如此看来,确实不可能有地铁才对,那之前的五个人,他们到底是……

    江离正这么想着,忽然迎面吹来了一阵夹佑着冷气的风。

    轰隆隆……

    远方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声响,他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这个时间点,怎么可能有地铁?!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