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章 背叛者

    脊背感到发毛,手脚也因为恐惧而开始微微颤抖。小楞下意识地找了一把菜刀握在了手中,慢慢摸索到了客厅。

    灯还是开着的,外面也没有任何异样。小楞走到了沙发边,心有余悸的检查了一圈,却并没有找到任何痕迹。

    难道是自己太紧张,出现了幻听?

    她半信半疑的放下了刀,转身之际,却忽然感觉脚下似乎踩到了什么异物。小楞抬起脚,紧接着,在地毯上看到了一颗蓝色的纽扣。

    一阵恶寒顺着背脊窜至头顶,她的脑海如同短路一般,耳边传来了“嗡”的噪音……她颤抖着弯下腰,捡起了地上的纽扣。这东西小楞并不陌生,那是之前猫咪布偶脸上的装饰……

    玩偶已经潜入了家里,游戏开始了!

    与此同时,眼尖的她忽然注意到,原本的米色地毯上,还出现了不少雪白的毛发。她捡起了其中一绺,细看之下才发现,那绝不是棉花、纤维,而是猫毛!

    不可能!!怎么会这样!!!!

    小楞哆哆嗦嗦的看着自己的手心,而紧接着,她便听到了浴室里传来了一阵轻微的声音仿佛有人用指甲从玻璃上划过,发出了一阵刺耳又难听的噪音。

    可那又不像人类所能发出的声响,反倒像猫狗用利爪摩擦玻璃才能产生的动静。

    “啪”

    浴室内传来了一声沉闷的声响,小楞冲进去打开了灯,却发现那里面空空如也,只有一瓶洗发水摔落在地,瓶身顺着光滑的瓷砖缓缓地滚到了她的脚边,上面隐约还能看见几道刮痕。

    是猫,真的是猫!

    小楞面无血色的看着那瓶洗发水,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看不见啊。

    她没想到这个捉迷藏的难度竟然如此之高,每当自己在家里的各个角落听到轻微的动静,赶到的时候,却又一无所获。

    转眼间,时间已经来到了凌晨两点。而距离游戏结束,还有最后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

    此时的客厅已经被她翻了个遍,小楞浑身大汗的瘫坐在地,看着时间在不断的流逝,心情也早已从恐惧转为焦虑不安。

    冷静,一定要冷静下来。

    如果真的是可可……那么它平时最喜欢躲藏的地方……

    回忆的画面再次涌现,小楞转过头,看向了身后。

    没错,一定是那里。

    她面无表情的站起身,从客厅缓缓走向了卧室。

    而就在她推开门后,果不其然,房间的衣柜里,忽然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

    果然,还是喜欢躲在这个老地方啊。

    她攥紧了手中的匕首,慢慢地移动到了衣柜前。尽管柜子的门牢牢的关闭着,但小楞明显能感觉到,那里面有东西。

    “砰”“砰”“砰”

    就在此时,客厅的玄关外忽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小楞皱紧眉头,她意识到,一定是那名背叛者找到了自己。

    看来必须抓紧了!

    想到这里,小楞咬着牙,将手慢慢探向了衣柜……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拉开柜门,柜子却忽然从里面自动被打开了。

    她惊恐的瞪大了眼睛,情不自禁后退了几步那柜子里所展现的并非现实世界的场景,而是一个扭曲的黑色空间。而在那墨一般浓重的黑雾后,小楞看到了一双猩红的眼睛。

    那双眼睛似曾相识,好像是……

    她还来不及反应,无边的黑暗忽然从柜子里往外延伸,径直向她袭来。

    小楞惊恐的发出了一声尖叫,随后便被一只黑雾幻化的手臂抓住了脑袋,直接拖进了柜子里。

    ……

    “啪嗒”

    而在小楞消失后,一只破破烂烂的白色玩具忽然从柜子的顶部掉落到了地上,它那脏兮兮的脸上只剩下一只蓝色纽扣的眼睛,却依旧死死的看向了敞开的柜子……

    客厅外,门锁忽然被转动,伴随着“咔哒”一声,大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那名穿着连帽衫的神秘人冲进卧室,在看到地上倒着的玩偶以及打开的柜门后,他微微叹了一口气,随后转身离开了小楞家。

    此时夜已深,离开小区后,他除下了脸上戴着的口罩和帽子,露出了一张清秀的脸。他心事重重的望向了身后的小区,喃喃自语“还是来晚了……”

    江离快步行走着,他拉下拉链,从怀中取出了一本红皮日记本。

    洛雨猜的没错,真正的背叛者就是持有红色日记的人。

    五天前——

    江离在进入任务后,直接继承了角色的记忆,而通过高朗的记忆,他目睹了对方先后杀死赵海以及贾心露的经过。

    没错,高朗便是真正隐藏在社团里的背叛者。

    江离打开日记,很快翻到了最后一页。而那上面记录的,正是关于其他玩家的死亡提示

    “小心背后。”

    “某天看见自己的分身,就代表你的生命即将结束。”

    “天堂与地狱,往往就在一步之间。”

    “不要打开衣柜,因为鬼就藏在这里。”

    以上便是关于默、洛秋、寻清、小楞以及风九魉的任务提示,而从一开始,江离就没有打算对任何人出手。要让他为了一己私利杀人,他实在做不到。

    自从猜到玩家洛秋的死讯后,江离更加于心不忍了。尽管戴时凯已经猜出了自己的身份,并且告诫他不要多管闲事,但他还是没有忍住。

    只不过自己去晚了一步,没有救下小楞。

    当他心事重重的走到自家楼下时,却忽然看到了路灯下另一个人的身影。

    那人一袭黑发披肩,尽管看上去只是个普通女孩,但她眼底的清冷却散发着不属于这个年龄的成熟。

    “凯哥。”

    江离没想到对方会在这个时候出现,一时间有些心虚。

    “你是我见过的混的最失败的内鬼。”

    戴时凯上前,看着江离片刻,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这么好的机会给到你,可真是浪费了。哪有人傻乎乎的拿着线索不好好利用,还想着打电话提示别人的。”

    早在自己做任务前接到对方那通电话时,戴时凯心里便已经有了数。难怪到现在还没有动静,原来这次的背叛者是那小子。

    “我……可你是我的同伴啊。”

    “如果我是骗你的呢?你就没想过我接近你,还有其他目的?”戴时凯有些好笑的反问。

    “你是好人,反正我知道你不会害我。至于那些目的,我只是个普通人,哪里知道那么多阴谋。”江离低着头,闷闷的回答道。

    听他这么一说,戴时凯忽然语塞。他看着对方,恍惚间想起了当初刚被拉进空间的吕清。

    那时候他也跟江离一样单纯善良、认死理,因为这种杏格,经常被人在背地里诟病“圣母”。

    可即便如此,他们依旧不惜以身犯险,救下了许许多多深陷绝境的人,将他们从恐惧的深渊里拉了出来。

    这么做傻吗?确实很傻。

    至少在戴时凯这种利己主义者看来,很没有必要。可是吕清却告诉他,这么做是值得的。

    如果没有被真正帮助过,就没有资格点评其他人的行为。那些冷眼旁观,轻描淡写说着别人圣母的人,若是自己遇到了危险,还会这么说吗?

    他们不过都是一群冷漠自私的看客罢了。

    当有一天,灾难和危险真正降临,他们能做的,还不是等待所谓的“圣母”伸出援手?

    善良,是人杏中最宝贵的东西。而在这种绝境中依旧能坚守这一品质,恐怕大多数人都做不到。也正是因为有极少一部分人的坚守,这世界才没有被自私、肮脏所彻底污染。

    “你不能总是这样,你不想害人我能理解,但其他人呢?若是换作他们,你觉得有谁会像你一样?”戴时凯语重心长道“当然,你遵守本心是好事,我也不勉强你变成我这样的人。只不过,以后别干这么傻的事情了。你可以救人,但前提是,他值得被拯救。”

    “我知道了。”江离松了一口气,没想到对方并没有严厉的训斥自己。

    “明天几点的任务?”

    “啊?那个……晚上十点半。”江离下意识回答完后,诧异的看向了戴时凯。

    “好,明天九点这里碰头,你去做你的任务,我跟着溜达一圈。”戴时凯说完,便直接转身离开了。

    “可是……任务……”

    “任务只说不能把游戏内容透露给其他人,我又不看你的信,你不说话不就没事了。除非你想我死,给我剧透。”

    “那不可能,我怎么敢。”

    “这不就得了。”戴时凯走出几米远,伸了个懒腰“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第一视角观战也不错啊。明天好好表现。”。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