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章 柜子里的鬼(感谢风雪伊菱,今川大佬万赏!)

    火柴燃烧所散发的橘黄色微光在黑暗中显得格外明亮,同时,也映照出了一张毫无血色的面孔。

    男子几乎屏着呼吸,视线始终紧张的盯着面前微弱的火光,在这一片狭窄的空间里,虽然不会起风,但难保自己呼出的气体不会将火熄灭。

    指尖传来灼烧的刺痛感,那是火柴即将燃尽的信号。

    “嚓——”

    火柴被划燃,光芒一点点耀眼起来,火苗在黑暗中跳动,一秒、两秒、三秒……渐渐地,火苗在缩小,最后悄然化作一缕轻烟。

    “嚓——”

    风九魉再次划亮了一根火柴,透过火光,他看到了弥漫在空气中的灰尘颗粒。

    胸口好闷啊,柜子里的空气实在是有些稀薄呢,这种感觉真不好受啊,到底还要持续多久?那东西,什么时候才能被召唤出来?

    “嚓——”

    他再次点燃一根火柴,忽然觉得现在的自己有些像安徒生童话里那个卖火柴的小女孩,而面前的火光,则是他们唯一的希望。

    狭窄的柜子里阴嗖嗖的,可即便如此,风九魉的额头上还是逐渐渗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呼吸也开始有些不顺畅了。

    黑暗、阴冷、窒息,这种感觉似曾相识。

    就好像——好像自己七岁那年,父亲醉酒后险些失手掐死自己的那次经历一样。

    风九魉的真名叫沈亦枫,和默一样,在现实中,他也是个内向孤僻,不爱与人交流的杏格。而跟风九魉相比,默的身世还要稍微好一些。同样是年幼双亲离异,但风九魉的遭遇更加悲惨。

    他的父亲在一次工作中不慎被损坏的机器所伤,失去了一条健全的胳膊,而无良公司将他裁员后,连相应的赔偿都没有支付。为了治好父亲,母亲砸锅卖铁,将房子抵押,最后一家三口蜗居在面积不足四十平的廉租房内度日,生活变得十分艰难。

    不光如此,父亲因为残疾的原因深受打击,在痊愈后,他染上了酗酒的恶习,整日在家无所事事,颓废的虚度光阴。有时候喝醉了,还会对自己和母亲动手,最后母亲不堪其辱,选择了离婚。

    在某个深夜,母亲因为加班的缘故迟迟未归,父亲便独自一人在客厅里喝起了闷酒。年幼的沈亦枫在房间睡的正香,而当他迷迷糊糊翻身的时候,却惊恐的发现醉醺醺的父亲正提着酒瓶,站在自己的床边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黑暗中,父亲死死地盯着自己,那嫌恶的眼神仿佛在看垃圾一般。

    “爸……”年幼的沈亦枫还没说完,便被父亲用那只仅剩下的手狠狠地掐住了脖子。

    “别叫我爸,你这个杂种,你妈那个骚biao子在外面偷人,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我知道,她早就嫌弃我了,看老子今天不掐死你……”满面酡红的父亲目露凶光,恶狠狠的对他说道。

    那时候他还不懂,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

    呼吸愈发困难,意识也渐渐模糊。沈亦枫周身发冷,那是他第一次体验到濒临死亡的滋味。

    若不是母亲及时赶回家,将他从父亲手中救下,恐怕他早已被自己的亲生父亲活活掐死了。

    是的,他并不是什么母亲偷情的“杂种”,酒精让父亲变得敏感多疑,不仅摧毁了他所有的理智,更是毁灭了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

    而自那次事件过后,母亲便毅然决然的跟父亲办理了离婚,尽管她极力争取,但法院依旧将沈亦枫的抚养权判给了父亲。而离婚后,父亲酗酒的恶习变得愈发不可收拾了起来。

    在无数个夜晚,为了避免被父亲施虐,他都会藏在家中的各个角落,争取不被对方找到。

    衣柜,这里曾经是沈亦枫心里最安全的避风港,也是他唯一能睡得香甜的地方。

    他会一个人默不作声的躲在里面,哪怕听见客厅里父亲的鼾声,也不会轻易走出来。因为一想起那双在自己熟睡后出现在床边的怨毒的眼睛,他就感到毛骨悚然。

    任务执行者在午夜两点时分进入衣柜里,将衣柜门关上,手拿一根火柴,但不用点燃。口中默念直至听见一声微弱的耳语。

    传来此动静后,需要执行者立刻点燃手中的火柴,并在火光彻底燃尽前及时续上。如果不马上点燃火柴,邪灵便会让你永远堕入黑暗。持续五分钟后,走出衣柜,任务结束。

    风九魉是在任务的第五天傍晚收到了神秘信件,当他端着炒好的菜从厨房走到客厅的时候,一下子便注意到了那封凭空出现在桌上的信件。

    “总算到我了啊……也不知道其他人现在的情况怎么样,那个背叛者,到底有没有被找出来啊。”风九魉喃喃自语的拆开信,当看到游戏规则中提到的“衣柜”时,他的心跳猛地漏了一拍。

    “还真是……会选地方呢。”

    游戏所需的道具并不复杂,在下楼买了几盒火柴,测试无误后,他立刻折回了家中。将大门锁上保险,关闭了所有门窗后,风九魉又谨慎的把家里每个角落都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

    在确定一切安全,不会存在被人入侵的情况后,他将所有窗帘拉上,静静地开始等待午夜两点的到来。

    凌晨一点五十五分,他钻入了狭窄的衣柜里,开始准备接下来的游戏。如今的自己已经是个成年人的体格,自然感觉这里的空间变得无比拥挤。他有些不自在的耸了耸肩,盘着腿靠在了橱壁边,静静等待着两点的到来。

    “嘀嗒,嘀嗒”

    秒针规律的走动着,风九魉闭上眼,悄悄默念着,计算着时间。

    时间到——

    他捏着火柴,猛地睁开眼,按照游戏指示念起了那段咒语。

    “显现光明,或弃我于黑暗之中”

    ……

    在他刚准备开口重复第二遍的时候,耳边忽然有一阵若有若无的凉气吹过。风九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却依旧强忍着恐惧,没有擦亮火柴。任务说过,要在耳语响起后,才能将其点燃。

    “显现光明,或弃我于黑暗之中”

    他说的很慢,每个字的咬字慎重而又清晰。风九魉集中注意,生怕自己在说话的时候错失了重要的时机。

    “哎”

    一片漆黑的壁橱内,忽然传来了一声苍老且微弱的叹息。而在听到声音的瞬间,他立刻擦亮了火柴,照亮了壁橱。

    游戏,正式开始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