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章 追逐游戏

    默从校园里走了出来,他并没有回宿舍,也没有收拾任何东西,就只是在路边随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报出了蒋一鸣家的地址。

    几分钟前,蒋一鸣的父母发来消息,说要暂时外出旅行几天,一周后才会回家。默心里清楚,这是空间为了让玩家方便做任务所制造的契机。这样也好,他可以集中注意力,全身心投入在任务中,而不用担心那些不必要的麻烦了。

    蒋一鸣,就读于夜莺大学大一,是体育特长生,擅长田径运动,也是篮球校队队长。他个子很高,身形健壮,五官周正,看起来元气满满,非常硬朗。看着车窗里的倒影,默的心里忽然生出了一股异样的情绪。

    要是自己在现实中也能像他一样就好了。

    他的真名叫李默,今年二十一岁,是一名在校学生。李默自幼父母离异,二人又各自成立了新的家庭,对他不闻不问。他被奶奶抚养长大,因此李默一直缺乏自信和安全感,内心极度敏感自卑。

    在一次忙着写毕业论文的时候,他无意间点开了电脑弹窗,因此被拉入了空间。由于自身杏格的缘故,他并不信任他人,也不喜欢与其他玩家合作。他习惯独来独往,就像刚才自己说的那样,他不奢求太多的积分,只要明哲保身就够了。

    “可恶,那个江风眠跟洛秋,竟然拆我的台。”

    默想起之前在教室里被那两个玩家反驳的场景,不禁有些烦躁。他并不希望抽中背叛者的玩家干扰游戏进度,因此才会说出那番话,试图和解。可是那二人的否定之词却狠狠打了他的脸,不光如此,在别人眼中,他是背叛者的可能杏也因此提高了不少。

    不过对他而言,这些都无所谓了。

    “说不定背叛者,就在那两个人之中。”

    他暗自想着,忽然觉得手边似乎多了些东西。默转过头,在看到那封静静的躺在后座椅上的白色信封时,瞳孔猛地收紧了。

    “第一个是我吗……”

    默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随后将手伸向了那封信,轻轻展开,快速阅读了起来。信上的文字并不算多,他只花了一分钟不到,便已将其全部阅读完。

    游戏规则里明确指出,他们必须按照神秘的信件上的命令,独自完成某个都市传说。完成任务后即可获得积分,而一旦失败,便会被鬼魂所杀死。

    想到之前众人关于背叛者的争论,尽管游戏规则中没有给出关于更多背叛者身份的线索提示,但洛秋和江风眠却认为,那本失踪的红色日记里应该有着更加详细的记载。

    空间会不会又玩文字游戏?

    规则真的是百分百可信的吗?

    如果指认错误,我会被抹杀吗?

    ……

    “紫苑小区到了,我停前面的路口可以吗?”

    出租车司机的话将默从思考中唤回现实,他抬起头望向窗外,敷衍的“嗯”了一句,随后快速付钱,拉开车门走了出去。

    就在他的手接触到车门的瞬间,一个古怪又自私的念头忽然窜了出来。

    “师傅,您能帮我看一下,这纸上写的都是些什么吗?”

    默的脸上挂着奇异的笑容,将手中的信件递给了出租车司机。

    “怎么,现在的大学生都不识字了吗?我这眼睛老花,也看不太清啊。”司机嘟囔着接过了信件,在看到上面的文字后,他的表情忽然变得古怪了起来。

    默看到他脸上的肌肉微微跳动了两下,双眼中逐渐失去了神采,像个呆滞、没有灵魂的机器人。他把信还给了默,一言不发的摇上车窗,开车驶离了他的面前。

    默接过信,站在路口望向了那辆出租。在开到十字路口的时候,原本应该在红灯处停下的汽车忽然加速,朝着马路中央冲了过去。

    伴随着一声激烈的冲撞以及路人们的尖叫,默捏着信转过身,喃喃自语“看来规则是真的,不能让任何人看到信件的内容啊。”

    执行任务者必须在午夜十二点准时进入浴室,同时将装有鸡血的碗摆在浴缸边,磕三个头;把香油倒入碗中,再磕三个头,最后将这些东西倒进放满水的浴缸里。注意,在磕头期间,无论听见或看见什么,千万不能抬头。

    进入浴缸沐浴二十分钟,离开浴缸后,请默念三声“来找我吧。”做完这些后,即可回房睡觉。在此期间,任务者会遭遇灵异现象,但不能与之对视。

    隔天,游戏正式开始。任务者必须与被自己召唤出的怨灵进行对抗,争取在12个小时内不被被抓到。

    午夜,默关上了客厅里所有的灯,只身一人走进了亮着的浴室中。浴室内弥漫着氤氲的蒸汽,那是他刚放好的热水。

    “嘀嗒——嘀嗒”

    龙头里断断续续的落着水滴,默皱着眉头,将一碗泛着微微腥臭味的鸡血放在了浴缸边上。

    这就开始了。

    他长舒一口气,微微屈膝,跪在了自家拥挤狭小的浴室内。瓷砖很滑,还有些冰凉凉的,那种接触皮肤的感觉,不知为何让他想起了在某此任务中和尸体面对面睡在一起的经历。

    默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微微晃动着脑袋,提醒自己集中注意力,随后对着浴缸,轻轻磕了三个头。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在磕头的时候,他总觉得后背有如针刺,似乎有一道视线穿透了磨砂玻璃门正在盯着自己,那感觉强烈到令他难以忽略。

    不能回头,不要乱看。

    默小声提醒着自己,把香油倒进了碗中,继续下跪磕头。

    “砰”

    磕第一下的时候,他的眼皮猛地跳了一下。就在刚才,他听到身后的玻璃门,有被轻轻移动的声音。

    想到游戏规则的提示,默咬了咬牙,继续磕响了第二下。

    也就在这个时候,透过身边的瓷砖,他看到了一双惨白且毫无血色的小腿,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一阵恶寒如同跗骨之蛆沿着他的脊背窜至头顶,默的双唇因为紧张而变得干涩,此时的浴室内静谧的几乎令人喘不过气,而他的耳边,还清晰的回响着滴水的声音。

    ‘嘀嗒——嘀嗒’。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