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章 最后的封印

    江离等人赶到地下车库的时候,只觉得扑面而来一股寒意。-菠∮萝∮小-说此时明明正值盛夏,然而车库内却如同寒冬一般冰冷。此刻阿赞威正盘腿坐在地上,口中念念有词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他……他没事吧?!”蒂娜惊恐地捂住了嘴,因为此时此刻,阿赞威的口鼻处正源源不断的流着鲜血,裸露在外的皮肤也如同干涸的泥土一般出现了道道裂纹,他浑身浴血,明明是个人,却如同来自地狱的恶鬼般狰狞可怖。

    而更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是,在正对着阿赞威的墙壁上,隐约出现了一张女人的面容。即便是蒂娜这种普通人,此时也能感觉到墙壁之中犹藏着无比恐怖的气息,塔莎的遗骸,就被封印在了着里面。

    老鱼干本能的攥紧了手中的项链,想要交给对方,却被牧歌一把拦住了:“不要上去打扰他。”

    “我们也总得做些什么啊、,他好像快撑不住了。”江离明白,一旦阿赞威倒下,剩下的人肯定是无法面对厉鬼的。

    “把东西给我!”就在这时,阿赞威忽然开了口。老鱼干顿时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将项链放在了他的面前,同时快速说出了蒂娜的生辰八字。

    阿赞威听完,猛地抓起链子,将其丢在了自己面前的碗中,随后又到了一些不知名的黑色浑浊液体将其浸泡。做完这些后,他又将自己的血液滴在了碗中,对其他人说道:“我需要你们的帮助,帮我压制那个女鬼,接下来千万不要让任何人靠近,这样会打断我施法!一旦我失败了,所有人都会死。”

    “明白。”江离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了最后一张驱灵符,丢向了那面墙壁。伴随着一声凄厉的女人喊叫,那面墙上怨灵的形象在肉眼可见之下变淡了一些。

    见此情景,牧歌跟暮雨潇寒也贡献出了自己的道具,在三张符咒的压制下,塔莎的怨气果然比之前减轻了不少,四周的温度也微微开始回升。

    此时阿赞威从包里掏出了一个球状物体,而在看清那东西的真面目后,江离当即感到头晕目眩,手臂上的汗毛一根根竖了起来,背后也出了不少冷汗。

    那竟然是一颗完整的人类头骨!这个头骨表面呈暗红色,在天灵盖处还覆着一张金箔,上面刻画着江离看不懂的文字和符号。要知道,但凡人骨做成的法器之中,要数宾灵的效果最为霸道,尤其是有修为的人的头骨。然而,那也只是取一部分天灵盖而已。

    而此时阿赞威所展示的这个法器叫做御耶,在他的助手惨死后,他亲自割下了对方的脑袋,处理了他的头颅骨,这样便能将其魂魄留在自己身边,与他一道修行。由于助手本身便是有修为的人,死的时候被鬼操控,心中庸气难平,因此制作而成的道具,自然无比邪门。

    江离不由暗自咋舌,自己光是看一眼,就感受到了难以形容的压迫感和恐惧感,如果这是一件道具的话,那它的功能一定无比强大!

    他正这么想着,便看到阿赞威将自己的掌心划破,随后把手掌覆盖在了御耶之上。他的鲜血顺着头骨缓缓滑落,将其彻底染成了一片血红。

    与此同时,地下车库内阴风大作,一个模模糊糊的黑色人影蓦地出现在了阿赞威的身边,将毫无防备的江离吓了一大跳。

    “吓……吓死我了。”虽然知道面前的这个黑影应该就是那名死去的助手了,但想到对方如今已经变成了鬼魂,江离的心里还是害怕的紧。

    此时蒂娜也死死抓着暮雨潇寒的胳膊,这三天的所见所闻,已经完全颠覆了她所有的认知。在见识到鬼魂的可怕后,她暗自发誓,以后再也不会去接触那些东西了。

    阿赞威招来助手的魂魄后,墙中女鬼的身影再次减淡了不少。如此看来,现在已经是他们这边占据了上风,相信要不了多久,便能彻底将怨灵进行封印了!

    然而就在这个紧要关头,一个令众人意想不到的人忽然出现了。安全通道的大门忽然被推开,萨维卡护士惊慌失措的冲了出来,尖声喊道:“你们在做什么?塔莎……是你吗?!”

    她忽然注意到了墙上女鬼的影子,情绪瞬间变得激动了起来。而萨维卡的出现,也唤醒了原本处于下风的塔莎。只见墙中女鬼的五官顿时发生了扭曲,大量浓黑的鲜血从墙壁中渗了出来,墙面忽然变得立体了起来,伴随着女人身形的出现,众人听到了一阵无比刺耳的咆哮声。那分贝已经超出了人类的承受范围,在场所有人只觉得心头一颤,身体也跟着使不上力气了。江离等人纷纷捂住耳朵,痛苦地蹲在了地上,就连暮雨潇寒也不例外。

    与此同时,阿赞威忽然睁眼,紧接着,他猛地吐出了一大口黑血,整个人也软绵绵的瘫倒在了地上。

    江离看到,原本聚在阿赞威身边的黑影也在这一瞬间消散,与此同时,那墙壁上涌现的黑血越来越多,眼看着女鬼就要破除封印,从中彻底挣脱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老鱼干丢出了一张自己藏了很久的符咒,暂时将女鬼压制了下去。

    而暮雨潇寒喘了几口气后,便雷厉风行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冲向了激动的萨维卡,将其击晕,随后牧歌也立刻上前,把她拖离了车库范围,丢进了电梯里。

    “真的没有办法了吗?”江离挣扎着爬了起来,冲到了阿赞威的身边,将他扶了起来。

    “失败了……封印失败了……”阿赞威吐出了一口鲜血,虚弱的说道:“要不了多久,女鬼就会出来的。为今之计,只有一个办法。”

    “你说!”江离听她这么一说,顿时来了精神。

    阿赞威看着不远处的蒂娜,对江离说道:“厉鬼的目标无外乎夺舍,只要牺牲这个女孩,让她成为厉鬼的容器,在厉鬼侵占她身体的瞬间,我便能将其封印住。但是,以她目前的体质,我估计很难承受这个痛苦。若非身体、意志坚定的人,那么在上身的过程中,她会直接死亡。”

    “什么?!”听对方这么一说,江离整个人都愣住了。一旦蒂娜死亡,自己和暮雨潇寒的任务也将彻底宣告失败了。而如今距离任务结束还有一大段时间,显然他们是无法坚持到那个时候的。

    “必须是蒂娜吗?”就在这个时候,暮雨潇寒忽然开口了:“有没有办法可以让其他人代替,比如——我。”

    听她这么一说,江离惊得瞪大了双眼。几乎是下意识地,他立刻否决了对方的提议:“不行,太危险了!你会死的!”

    “必须由一名女杏担任容器。如果你愿意的话,也没问题。”阿赞威看着暮雨潇寒,严肃地说道:“但这个法子的成功率只有三成左右,并且我无法保证你的生死,你考虑清楚了。”

    “就这么办吧。”暮雨潇寒果断的将匕首插回靴子,开口道:“如今能选的只有这一条路了。让蒂娜上的话,她根本坚持不下去,而我们又撑不到任务结束。既然横竖都是死,不妨我亲自上阵。反正,也有三成获胜的把握不是么。”

    “话虽如此……”江离看着对方,最终咬了咬牙:“好,如果这次任务完成,我会把自己一半的积分给你作为感谢。”

    “不必,我这么做也是为了自己。”暮雨潇寒的脸上毫无畏惧之色,在阿赞威的吩咐下,她走到了墙壁前,随后伸出了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