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八章 神秘男子再次出现

    此时的江离浑身上下罩着一层白色的床单,被绳子困在了靠墙的椅子上。隔着床单,他的面部以及胸前满是鲜血,血液不断外渗,很快便将床单染成了一片鲜红。

    萨缪尔手持圣经,站在江离的正前方。段惜言捂着已经被掐出淤青的脖子站在他身边,而在仪式正式开始钱,萨缪尔将圣水洒在了自己和段惜言的身上,并且嘱咐他千万不要干扰自己。

    “万能的上帝,请原谅您卑劣仆人的所有罪恶。请赐予我永恒的信念和力量,使我能借助您的神圣力量,满怀自信,安心地对抗这残暴的恶灵……”

    萨缪尔低声吟诵着,慢慢走向了江离。他在对方的前额上划了十字,并将手掌放了上去。而当萨缪尔在吟诵驱魔仪式祷告文时,江离从头到尾都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始终一动不动地坐着。

    萨缪尔神父开始请求耶稣、圣母玛利亚和圣徒帮助他,使他能尽力拯救江离的灵魂:“仁慈而宽容的上帝啊,请接受您的仆人的祷告,愿您的慈爱能赦免被罪恶枷锁束缚的人。我命令你,离开,你这不敬的存在!离开,你这被诅咒的存在!带着你的谎言离开,因为上帝决心庇护那人!”

    在吟诵完祷文后,萨缪尔从兜里取出了一把银色的十字架,抵在了江离的额头。伴随着白布撕裂的声响,半张鲜血淋漓的脸出现在了萨缪尔面前,那只怨毒的眼睛始终死死注视着他,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鲜血从江离的口鼻处不断往外冒,他大口大口吐着血,嗓子里却发出了尖锐的嚎叫。那声音并不属于江离,而是来自于一名孩童。

    与此同时,二人头顶的灯泡开始闪烁,周围的墙壁以及天花板似乎遭遇了地震一般,不断落下簌簌尘土。蜈蚣、蜘蛛等一些爬虫纷纷顺着墙壁、地面从周围涌现而出,可即便如此,萨缪尔依旧不断吟诵着圣经上的内容,心无旁骛的进行着仪式,丝毫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走开,骗子!你的归宿在不毛之地。邪恶之徒才是你的栖身之所。快谦卑臣服吧!即便你骗过了人类,却无法愚弄上帝……你和你的使者终将堕入地狱!”

    伴随着萨缪尔掷地有声的吟诵,原本在椅子上疯狂尖叫的江离忽然安静了下来,透过白布,段惜言发现他癫狂的表情逐渐平复了下来,就连脸上的淤青也开始逐渐消散。

    “太好了……”段惜言顿时松了一口气,他看向了萨缪尔,而对方也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疲倦的点了点头。

    得到萨缪尔的默许后,段惜言当即上前替江离解开了身上的禁锢,同时擦净面上的污血。此刻的江离面容憔悴,双眼深深地凹陷了下去,眼底还有一片淤青。

    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虚弱的睁开眼睛,含糊不清的说道:“我看……看见了……”他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却又被嗓子里的一股腥甜的血沫堵住,剧烈的咳了起来。

    萨缪尔走上前摸了摸他的额头,此刻江离的体温高的吓人,他对段惜言说道:“先带他离开地下室吧,我刚才驱逐的并不是那个女巫,他现在还没有完全脱离危险,不能在这里逗留太久。”

    “好。”段惜言替江离擦了擦冷汗,快速说道:“没事,不必勉强,我们先回去再说。”

    然而江离趴在萨缪尔的后背,却始终回头望向了地下室的某处。他虚弱的抬起手,想告诉段惜言自己刚才在被附身时看到的景象,却因为身体的无力,怎么也说不出口。

    萨缪尔背着他走到了台阶上,然而他一推开门,迎面见到的便是一脸阴郁的学霸和叶落无痕二人。见此情形,段惜言心道不妙,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尽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江离从这两个人的眼神中,也能看出他们的动机不纯。只不过现在的他实在太疲惫了,以至于当学霸朝萨缪尔挥出拳头的时候,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却无力出言阻止对方。

    而另一边的段惜言也被叶落无痕狠狠抓着头发拖到了客厅。江离摔倒在地,眼睁睁看着对方被二人拳打脚踢了将近十分钟,最后奄奄一息的他被丢到了江离身边。至于萨缪尔,因为刚才进行驱魔仪式的缘故,身体也遭到了严重的耗损,根本无法帮助段惜言脱困。

    段惜言的脸上满是血污,然而一双眼睛却依旧明亮,即便身处下风,却依旧看不到他脸上的恐惧。他并没有说话,目光却落在了一旁江离的身上。

    “为什么?”萨缪尔艰难的支起身子,他实在想不通这两个人怎么会忽然袭击自己。

    “因为他们害死了我们的同伴。”学霸将一条银色的十字架项链丢到段惜言面前,抬起脚狠狠地踩住了他的脸,指着江离愤怒地说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吗?原本第一个晚上该死的人是他!”

    “什么?”江离闻言,彻底怔住了。

    而段惜言倒是坦然的笑了笑,他伸出手,推开了学霸的脚,笑着啐了一口血沫:“不错,这些事情都是我做的,与他无关。”

    “小瑶被你骗的好惨,如果不是你,她不会死的!”叶落无痕激动的举起了手中的尖刀,朝着二人走了过来。此刻的他与之前判若两人,失去爱人的伤痛令他彻底失去了理智:“你们是一伙的,我要你们,血债血偿!”

    “天亮了。”段惜言偏过头,看着江离,表情中似有解脱之意。

    紧接着,江离便看到他从手中幻化出了一本相簿,朝自己笑了笑:“道具的力量只能送一个人走了,离开以后你找个地方藏起来。过了今晚,任务就结束了。”

    “你什么意思?”江离忽然明白他要做什么了。

    “不行!!!!”

    江离张了张嘴,想要阻止段惜言的做法。然而下一秒,别墅的中央忽然弥漫起了一阵黑色的浓雾。而当这股诡异的黑雾出现后,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在瞬间静止了。

    江离愕然的看着一动不动的其他人,他趴在地上喘着粗气,想要起身,却还是没有半点力气。

    究竟发生了什么?

    此刻的他知道,这不是别墅里的怨灵,也不是段惜言的道具。

    而黑雾中,逐渐出现了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江离看着他慢慢走到了自己的面前,伸出手,搭在了自己的肩上。仅是一瞬间,他便诧异地发现,自己的身体数值竟然逐渐恢复了正常。

    “你是谁?”江离猛地抬起头,望向了对方。

    那人从头至尾都被一件纯黑的长袍所包裹,即使静静地站在那里,也散发着一股阴郁沉闷的压迫感。他就像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让人看了心生怯意。

    男人的头顶并没有游戏i显示,但看起来也绝非剧情人物。黑色的兜帽下,江离只看到了一双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

    “这是我最后一次干扰游戏进度,江离。这件事情不要让任何人知道,这是为了你好。”男人的声音听起来相当年轻,但不知为何,却给人一种饱经沧桑的感觉:“接下来的路,就看你自己了。”

    说完,他便转过身,朝着黑雾的最深处迈开了脚步。

    “等等,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江离激动的站起身,想要追上对方。直觉告诉他,那个男人一定和主神空间有着直接的联系。

    “以后你会知道的。”男人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留下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在面对重要的抉择之时,听从你心里的声音就好。黎明……终会到来的。”

    他说完后,整个人便融入了那片黑雾之中,而四周的场景,再次恢复到了刚才千钧一发的情形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