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七章 附身

    凌晨三点,萨缪尔准时唤醒了江离和段惜言,尽管他对另外三人并不熟,但萨缪尔也不是有意偏袒二人不去通知他们,而是他心里清楚,那地下室所隐藏的危险,并不是这些人能应付得来的。

    “等下去以后,你协助我把他控制起来,额,你现在这样的状态可以做到吗,小家伙?”尽管知道在这小小的身躯下隐藏的并不是什么普通人,但萨缪尔依旧挑了挑眉,朝段惜言发问道。

    “恐怕有些困难,我尽力。”段惜言无奈的耸了耸肩,这也正是他另外所担心的地方。如今自己身高不足一米三,而唯一体格健壮的江离又在这个时候倒了下来,现在他们所能依靠的,也就只有萨缪尔神父了。

    三人蹑手蹑脚的来到了地下室门口,而萨缪尔也掏出段惜言交给自己的钥匙,打开了那神秘的锁链。推开门,一股冰冷刺骨的气息夹佑着霉灰的气味扑面而来,江离打着手电筒照了照,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条通往地下的楼梯。

    墙壁的四周布满了蛛网,楼梯因为年代久远的缘故也破损得很厉害,每踩一脚下去,都能听到“吱咯吱咯”的木板声响。萨缪尔走在了队伍的最前方,他摸向了墙壁边的开关,令人意外的是,这里的电源线路虽然老旧,却依然能使用。三人头顶上的灯泡闪烁了几下,随后便亮了。

    由于长期密不透风的缘故,地下室内的空气相当沉闷,江离四处看了看,这间地下室面积很大,四周堆满了许多废弃的老旧家具,在一张落满积灰的书桌上,他还看到了一本相簿。相簿里面有许多黑白照片,从照片的年代以及背景中的房子来看,这便是最初搬来的米洛·马森一家。

    江离从桌上拿起相簿,吹了吹表面的灰尘,随后便翻看了起来。这里面有一些全家福,还记录了马森一家在这里生活的点点滴滴的琐事。

    萨缪尔手捧圣经,另一只手则握着一瓶装满圣水的银色容器,他不断地在地下室内徘徊,同时密切地观察着四周,似乎在寻找什么。

    至于段惜言,在保证江离没有离开自己视线范围的同时,他也开始翻箱倒柜的寻找起了诅咒道具。

    江离翻过相簿的一页,很快,他的注意力便被一张照片吸引了。

    照片中出现了一座小木屋,房子被密林围绕,环境幽静,而屋子前方则生长着一棵形状有些扭曲,树干极其粗壮的老树。仅是一瞬间,他便意识到,这里就是被马森所收购的女巫凯特·贝丝的家!

    而在这照片的一角,江离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那里似乎有一块黑色的阴影,由于地下室内光线昏暗,他不得不将照片从相簿里抽出来,走到灯泡下方亮光充足的地方研究起来。

    对着刺目的橘黄色灯光,江离忽然觉得有些头晕目眩。他举起照片,这才看清楚那并不是什么阴影——而是一个人!

    那是一个面色惨白的小男孩,他穿着一身纯黑的衣服,大半个身子和背景黑乎乎的树木几乎融在了一起,他趴在树后,露出了半张脸,目光却怨毒的盯着画面,即便这只是一张照片,但江离依旧能从中感受到那股强烈的怨念。

    也就在这个时候,画面中的男孩忽然抬起头,原本清晰的五官逐渐开始扭曲,最后直接消失在了照片里。江离被这画面中的情形吓了一跳,手一滑,将照片掉在了地上。

    而照片落下的瞬间,他忽然发现自己正前方的杂物堆前出现了这个男孩的身影。男孩以一个怪异的姿势蹲在了地上,当江离的视线和他相撞的瞬间,他忽然动了起来,以一个极快的速度,猛地扑向了江离!

    段惜言从角落里拽出了一个脏兮兮的木箱,在一通翻找毫无收获的情况下,他又费劲的将箱子推到了一边,想继续看看还有没有其他东西。

    而就在这个时候,角落里的某个地方忽然吸引了他的注意,段惜言朝里面伸了伸手,奈何现在的自己由于外形条件限制,并不能碰到它。他转过身,唤来江离帮忙,对方闻言,呆呆的看着他,最后迈开步子走了过来。

    段惜言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而他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询问,便被江离一把掐住了脖子,瞬间提到了半空中。也就在此时,他才发现江离的双眼已经完全被一片黑色所取代,那些淤痕如同病毒一般蔓延至他的全身上下,就连他的脖子、脸上也开始出现大片黑斑。

    段惜言的面色涨得通红,由于对方的力气很大,他几乎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他没想到的是,江离竟然这么快就被怨灵附身了。

    而此时的江离似乎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段惜言赫然段惜言赫然发现,他的手中握着一把锋利的螺丝刀,而对方举起胳膊,眼看着就要朝着他刺了过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根老旧的木棍夹佑着劲风袭来,狠狠击中了江离的胳膊。那把螺丝刀引申掉落在地,同时段惜言脖子上的禁锢消失,他也跟着摔倒在了地上。

    萨缪尔拽着一条白色的床单扑倒在江离的身上,将他整个人包了起来。而床单之下,江离的嗓子里发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怪异声音,他不断挣扎着,爆发出的力量险些连萨缪尔都无法进行压制。

    “快,找根绳子过来!”萨缪尔一边按压着对方的胳膊,一边对段惜言吼道。看着身下不断挣扎的对方,萨缪尔一把扯下胸前的十字架项链,隔着白布抵在了他的脑门附近。

    “我驱逐你,最不洁的凶灵!以我主耶稣基督之名:从天主创造的这个生命身上彻底根除并驱逐你……”就在他念完这句话后,身下的江离忽然停止了动作。

    紧接着,大量鲜血通过他的口鼻,从白布中渗了出来,而段惜言见此情景,几乎下意识地就想冲上去查看他的情况了。

    “还没有结束,快去找把椅子,控制住他!”萨缪尔一声呵斥,对他说道:“如果你真的想救他,就照我说的做!快点,他坚持不了多久了!”

    这一句话顿时令段惜言醍醐灌顶,他深呼吸一口气,随后立刻找来了一把椅子推到了墙边。紧接着萨缪尔一把捞起躺在地上的江离,将他抱在了椅子上,同时用绳索一层一层的将他捆了起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