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二章 怨灵

    “所以你真的是个神父?”江离和段惜言站在屋内,看着那名男子醉醺醺的歪倒在床上,他一边随意的往嘴里灌着酒,一边用余光打量着二人,笑着点了点头。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他扯开了衣领,指着里面的紫色围领道:“唔……或许应该说,曾经是。”

    江离忽然觉得有些凌乱,神父在他的心中一直都是威严神圣,不可侵犯、高高在上的模样,可面前这个不修边幅,几乎和路边睡在垃圾堆附近的流浪汉没什么区别的男人,竟然自称是一名神父,这就完全颠覆他过去二十多年的认知了。

    “叫我萨缪尔就好。”男人抹了抹嘴角,打了个饱嗝,看上去相当惬意。

    “这里不是浸信教会吗?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还有你……”江离想了想,觉得自己要问的话可能有些失礼,于是适可而止的打住了。

    “如二位所见,教会已经荒废了。”萨缪尔惬意的翘着腿,仿佛在说一件和自己不相关的事情:“自从上一任主教逝世,这里便一日不如一日了。”

    “那也不会搞成这个样子啊,到底发生了什么?”江离有些奇怪,不由继续追问了下去。然而对方似乎并不想回答他,而是举起了手中的酒瓶,笑着说道:“这酒味道不错,要不要来一口?”

    “跟2575号农场的那个怨灵有关,对吗?”江离并没有理会对方,而在他说完后,萨缪尔喝酒的手忽然停顿了一下,表情也在瞬间有些僵硬。尽管他很快仰起头将酒一饮而尽,却依旧没有逃过二人的眼睛。

    “总之,如果要找神父的话请移驾别处,这里已经被神所抛弃了。好了,快走吧,不要打扰我睡觉……”

    眼看着萨缪尔起身打算逐客,段惜言不得不抓住了他的衣角,指着江离道:“拜托了,神父,请你看看我爸爸吧。他的身上出现了很多古怪的痕迹……”

    说完,他便快步走到江离身边,拉开了他脚踝附近的裤腿。

    而在看到对方脚上的伤疤后,原本醉眼迷蒙的萨缪尔忽然表情一滞,江离还没来得及开口,对方便猛地拽过了他的胳膊,将他的袖子给拉开了。

    在看到他胳膊上大大小小的深色淤青后,塞缪尔的表情变得愈发难看了起来。他拉开江离的领口,果不其然,又在他的脖子、锁骨以及胸口附近看到了更多伤痕。

    “你们住在2575号?”萨缪尔一改刚才的轻浮,眼神也变得认真了起来。

    “没错,我们一家已经搬进去了,但是最近,我们总能发现家里有些地方很古怪……”江离回答道。

    “又开始了。”萨缪尔看着江离,对他说道:“你现在的情况很不乐观,按照你身体上伤痕扩散的速度来看,那恶灵完全侵占你的身体,最快的话只需一到两天。”

    “什么……这么严重?”江离有些愕然,距离任务结束还有两天整的时间,想到这里,他忽然有些焦虑了起来。

    萨缪尔点了点头:“那怨灵生前是个信奉撒旦邪教的狂热分子,她对2575号下了恶毒的诅咒,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住在那里的人。并且由于她采用了一种极其邪恶的献祭方式,如今她的灵魂恐怖且强大,普通的驱魔仪式也无法将她从那里驱逐。”

    “我们也是通过一系列的调查,才知道这些的。我想问问,1925年马森太太之所以能逃过一劫,是不是因为得到了这里的主教的帮助?”江离问道。

    “不错,当时她找到了上上任主教特鲁奎神父,面对这位刚失去丈夫的可怜女人的哭诉,主教答应了她的请求,前往2575号进行了一系列驱魔仪式。那怨灵已经盯上了他们一家,无论马森太太搬到哪里,她都会如影随形的骚扰他们,直至将他们一家迫害致死。”

    说到这里,萨缪尔的眼里满是悲伤:“仪式很成功,在特鲁奎神父和其他人的帮助下,他们一家摆脱了怨灵的骚扰,侨居到了其他城市。而关于那次仪式的具体内容,神父们回来后缄默不语,任何人问起这件事,他们都不愿意回答。当时的助理主教,也就是上一任刚去世的主教摩尔神父,是当时唯一知道真正内情的人。”

    萨缪尔告诉二人,自己是个被父母抛弃的孩子,是摩尔神父将他带回教会,抚养在身边。对他而言,摩尔神父不仅是无私奉献的主教,更是一名伟大的父亲。

    “当年特鲁奎神父究竟是如何将那恶灵驱赶成功的?摩尔神父的死又是怎么回事?”江离情不自禁的问道。

    “这件事,还要从那个自杀的女巫凯特·贝丝说起。”萨缪尔看着窗外,神情仿佛陷入了某种回忆:“她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儿子,随后高喊着撒旦的名字,在自家的门口上吊自杀了。”

    “等等……亲儿子吗?”江离诧异的问道。

    “没错,对那些女巫而言,杀死自己的孩子不过是利用上帝所赋予的礼物来对抗圣灵罢了,她们认为这一做法会提高自己在撒旦眼中的地位,再通过自杀,将灵魂彻底奉献给撒旦,以此获得强大的力量。”

    “真是疯子。”江离听的频频摇头。

    而在凯特·贝丝死前,她恶毒的诅咒了米洛·马森一家以及他们的土地,因此,她的怨灵开始对那家人展开了一系列的报复,在杀死马森后,她更是开始恐吓起了马森的妻子和儿女。

    “当时特鲁奎神父发现那怨灵的力量已经强大到了难以对抗的程度,于是他不得不采取了封印的手段,将那邪恶的灵魂永远的镇压在了别墅内。可是封印耗损了在场神父们大半生的精力,而邪灵的力量也侵蚀了他们的身体。在回来后不久,他们的健康状况越来越差,没过几个月便逝世了。”

    特鲁奎神父临死前,依旧心心念念着2575号别墅内的女巫怨灵,因此,他将这一重任委托给了下一任主教继承者,也就是摩尔神父。

    “神父他每隔二十年便会带人对那里进行加持,和特鲁奎神父一样,那怨灵的力量非但没有因此衰退,反而愈发强大了起来。在这九十多年里,依旧有两家人不幸遭其毒手……我们无力阻止这些悲剧,能做的只有将其禁锢在别墅附近,不让它迫害更多无辜的人。十九年前,摩尔神父因为那邪恶力量的缘故,也不幸离世了。他在临死前特意叮嘱我封印的事情,而我在得知真相后,遣散了这里的所有人。”

    萨缪尔狠狠地喝了一口酒,继而说道:“我不想有更多人像他们一样无辜牺牲,那该死的亡灵,什么时候才能彻底消失啊!”

    听完他说的话后,一旁的段惜言着急的开了口:“如果在白天尽量远离那栋建筑的范围,是否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缓被侵蚀的情况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