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一章 奇怪的神父

    “咚”“咚”“咚”

    不轻不重的敲门声兀地在黑暗中响起,原本熟睡的女人忽然睁开眼,面上的表情却如同人偶一半木讷。

    猫饼多缓缓地从床上坐了起来,随后掀开被子,一步一步的走下了床。就好像受到了一股魔力的召唤,她僵硬的迈着脚步,走到了门口,随后推开了房门。

    “啪嗒”

    一条银色的十字架项链从她的脖颈处断裂,滑落摔倒了地上。她赤着脚踩过项链,柔嫩的脚丫当即被十字架锋利的棱角所刺破,流出了不少鲜血。

    然而猫饼多似乎感觉不到疼痛,她只是呆呆的推开门,随后离开了房间……伴随着一声轻微而细碎的动静,门口的走廊空荡荡的,什么人都没有了。

    “什么,一个大活人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什么时候?”

    翌日,任务第四天清晨,江离在听到水灵之影的描述后,不禁陷入了沉思:“难道圣经和神像不起作用?”

    “不知道啊,早上醒来的时候,我身边就已经没人了。我跟叶大哥在地上捡到了项链,这是她昨天从客厅抽屉里找到,特意带在身上的。”水灵之影把十字架项链放在了桌上,而段惜言看到后,眉毛微挑。他幽幽的端起了杯子,喝了一口热茶,面上并没有流露出太多波澜。

    “你们呢?昨天夜里没听到什么动静吗?”此时的叶落无痕可以说非常急躁,而面对他的询问,段惜言摇头道:“昨天屋子各处都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动响,听上去就像老鼠一样。不过除此以外,并没有什么怪事发生。”

    水灵之影红了眼眶,而江离也微微叹了一口气。几人心里都清楚,如今猫饼多幸存的可能杏微乎其微,只是目前还没有找到她的尸体罢了。

    “小瑶她现在肯定还在这个屋子里,没错,我要赶紧找到她——地下室,对,说不定她就在地下室里!”

    叶落无痕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他说着,便发了疯似的冲回了房间,紧接着提着一把斧头走到了那间上锁的地下室门口。

    他不相信猫饼多深夜离开了别墅,也不愿意接受这一点。对他而言,如今尚有一线希望,对方说不定还活着……

    “小瑶,别怕,我来救你了。”叶落无痕不顾江离等人阻拦,发疯似的砍向了地下室的木头门。然而,诡异的一幕发生了:无论对方如何使劲,那斧头砍在木门上却始终无法对其造成任何破坏,叶落无痕握紧斧头,一次次用尽浑身的力气劈砍下去,却被震的虎口发麻,双手酸软不堪。

    而那扇门,却依旧纹丝未动,完好如初。

    “看来没有涌匙,真的进不去啊。”水灵之影不断劝说着叶落无痕,对方拼命地砸着门,到了最后,已经绝望的半跪在了地上。叶落无痕用头顶着门,双手哆哆嗦嗦的抚摸着墙壁,眼睛一片通红。

    “如果那下面有人,早就回应你了。为今之计,我们得去教会寻找真正能驱魔的神父。不然到了今晚,死的就是咱们其中的一个了。”段惜言冷冷地说道。

    然而叶落无痕对他的话置若罔闻,他依旧喃喃的念叨着猫饼多的名字,始终还做着自欺欺人的梦。

    水灵之影叹了一口气,对江离等人说道:“我得留下来照顾他,顺便帮忙一起寻找同伴的下落。至于请神父的重任,只能交给你们了……”

    “放心吧,我们会很快回来的。”对方的提议正合段惜言心意,他不假思索的同意后,便立刻催促江离去开车。

    “叶大哥,你别太伤心了,我们再找一找,也许这房子里还有什么密道……”二人离开后,水灵之影继续劝慰叶落无痕道:“有的时候没有消息,或许就是最好的消息。干坐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小瑶还等着我们去找她呢。”

    “对,对,你说得对……我不能就这么颓废下去……我得振作。”叶落无痕自说自话的站起了身,而就在这个时候,他们不约而同听到楼上传来了开门的声响。

    “你们别白费力气了,她已经死了。”学霸一脸阴鸷的站在楼梯口,手中还攥着一条银色的十字架项链。

    红河浸信教会位于亚当士小镇边陲,江离开了约两小时的车,很快便和段惜言一起到达了目的地。

    江离本以为这里的教堂应该是富丽堂皇、巍峨雄壮的模样,可下了车以后,他却傻了眼。面前的建筑一眼看上去便知年代久远,墙体已经破损的不成模样,还爬满了青苔,四周寂静无声,偶尔只能听到几声乌鸦蹄鸣。与其说这里是神圣的教会,倒不如说是个看上去阴气森森的闹鬼场所。

    浸信教会建造于数百年前,穿过颓圯了的拱门,二人看着周围,老建筑的其他部分在岁月的摧残下分崩离析,附近公墓的泥土上面长满了杂草,四周还散落着许多断壁残荧。

    “这里不会已经荒废了吧。”江离打量着四周,有些不确定道:“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有人住的样子啊。”

    “进去看看再说。”段惜言穿过面前的废墟,发现在这些年代荒远的碑碣的旁,有一座近代改造过的小房间,那周围附有凹窗和掾门,看着也是一副颓败荒凉的模样。

    “走吧,看来这里真的没人了。”江离看着四周地上散落的瓶子碎片以及一些生活垃圾,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看来我们得去镇子上再打听打听,附近还有没有其他教会了。”

    “没想到会是这样。”段惜言转过身,却忽然发现在教会入口的大门附近,出现了一个穿着便装,胡子拉碴的男人。

    男人的年纪在四十岁上下,他步履摇晃,手中还提着一扎啤酒,在看见二人后,他指着江离开口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会来这里?”

    “哪来的醉汉啊。”江离见对方醉眼迷蒙,说起话来也是舌头打结,不禁感到有些奇怪。

    而对方已经提着酒来到了二人面前,走到近处,江离更加清晰的闻到了对方身上的酒味以及其他难以言喻的臭味。只见那男人棕发绿眼,看起来非常不修边幅,就连衣服也脏兮兮的,非常邋遢。

    “好可爱的孩子,你是天使吗,我的小甜心。”醉汉弯下腰,打量着面前的段惜言,情不自禁的朝他伸出了手。

    “你是变态吗?上来就想动手动脚。”江离下意识将萝莉形态的段惜言护在了身后,鬼知道这个喝醉的老男人会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而他刚想带着段惜言离开,却被对方攥住了衣袖。

    那醉汉对江离的话不以为意,他笑着朝段惜言挑了挑眉,随后提着酒走进了刚才的屋子。而段惜言则示意江离弯腰,随后对他说道:“我刚才看到他领子下的紫色围领了。”

    “你的意思是……”江离惊讶道:“这家伙是个神父?”

    “嗯,即便不是主教,也是位高级教士。”段惜言肯定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