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章 分配

    “你再看看这个。”

    江离忽然想起了什么,他拉开柜子抽屉,从里面找到了几个白色的小药瓶。刚才在检查的时候,他注意到了这些。只不过后来夏奈所在的卧室里传来了动静,自己才没有深究。

    江离拿起一个小药瓶,对段惜言说道:“这是精神安定类药物,是用来缓解焦虑或减轻精神病杏症状的。这种药显然不是茱莉亚那个年纪的孩子能吃的,而从药品的时间和保质期来看,似乎是这家女主人在服用。”

    “从她过去的记录来看,苏珊应该是个很健康的人。之所以会出现这些症状,应该是搬进来以后。看来这家人没少遭到怨灵的骚扰啊。”段惜言合了簿子,若有所思。

    “二位你来我往,配合的十分默契啊。有江兄弟这样的高手在,难怪次我找你组队被拒绝了呢。”此刻,学霸的声音从他们的身后传来,段惜言笑着朝他点了点头:“是啊,每次跟他一起的时候,都觉得通关也没那么困难了。”

    江离心里暗暗白了段惜言一眼,但想起他说过这个叫学霸的玩家也不是普通人,于是客气地说道:“哪有,我是根据这些线索胡乱推测一下罢了。”

    “江兄弟谦虚了,我很认同你的这些观点。这间屋子被怨灵长期盘踞,一家四口在搬进来以后,身体最差的小女孩肯定是怨灵首先锁定的目标。而伴随着家里的异样,女儿的精神状况出现问题,女主人也日渐崩溃估计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也会体验到当时亚当斯一家的感受了。”

    “这房子里到处都透露着古怪,侦测道具在这里也失去了作用,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些什么。”另一边,叶落无痕也走了过来,对他们说道:“我们也别光说不干,让那几个女孩子忙了。各位来搭把手归置一下餐桌椅子,额那个小妹妹除外。”

    “那我做个饭来张口的闲人吧。”昔拉并不在乎自己的窘况,反而看起来还挺享受。他抱着记事簿,闲然自得的跳到了沙发,心情颇好的晃着腿,继续翻阅着面的内容。

    几人找来湿布将桌椅的灰尘擦干净,又简单的打扫了一下房间,差不多到了晚九点,水灵之影三人才总算将众人的晚餐做好。几个女孩的手艺很好,菜做的色香味俱全,众人进入任务也有五个多小时了,此时腹空空,吃起来也格外香甜。

    “辛苦各位了,任务期间不得饮酒,我这里以茶代酒敬你们一杯,也希望在本次任务,我们能合作愉快。”

    学霸起身举杯,和大家互相碰了碰。

    “既然肚子吃饱了,也有力气思考了。”叶落无痕放下筷子,开始进入正题:“如今我们找到了一些关于前任屋主亚当斯一家的信息,从他们身入手,或许能找到些线索。”

    “根据这本手账的记录来看,他们一家原本住在亚当士小镇,在199年的夏天,大概是七月下旬,为了女儿茱莉亚的身体,才乔迁到这里的。”段惜言开口说道:“二十年过去了,关于这家人的信息,如今络也查不到什么线索。不过去一趟镇子,说不定能问出些消息。”

    “是个不错的提议。但是从这里开车到亚当士小镇大概需要两小时,考虑到游戏规则,我们只能明天出发了。”水灵之影说道。

    用过晚餐,众人一番收拾后已经是晚十一点了。见此情形,叶落无痕开始提议房间的分配问题。而在听到这里后,江离的太阳穴也突突跳了两下。

    虽然自己跟水灵之影所扮演的是一对夫妻的角色,但显然,自己是绝不可能跟人家女孩子睡在一起的

    他斜眼望向了站在自己脚边的段惜言,而对方则背着手望着自己,脸一副天真烂漫。

    “我跟学霸一起睡二楼楼梯边那间屋子好了。”作为情侣,夏奈自然要跟男友住在一起。

    “那我们睡隔壁,那间屋子里有两张床,我跟水灵挤一挤,另一张让无痕睡,怎么样。”另一边,猫饼多也开了口。

    “我没意见。”水灵之影点头道。

    叶落无痕也笑了笑,指着自己十二岁的女孩身体:“嗯,反正我现在这个样子,也不会对你们做什么的。”他跟猫饼多的关系更加亲近,二人在游戏相识,属于友情以,恋人未满的关系。因此,他自然不会让两个女孩冒险睡一个屋,而任务当前,水灵之影也不介意这样的分配。

    “时间也不早了,没什么事的话大家回去休息吧,今天是第一夜,虽然不太可能有袭击事件出现,但咱们还是要保持警惕啊。”学霸说完,便和女友夏奈了楼。

    而后叶落无痕等人在检查了楼下的门窗后,也跟江离二人道别离开了客厅。而留给他们两个的房间,自然只剩下了一楼的夫妻卧室。

    “白天那卧室里才刚闹过鬼,这些人也太狡猾了,抢占先机。”江离有些愤愤不平,这郊区的夜晚不得城市,加房屋老旧,木板漏风,入夜后,房子里的温度也跟着下降了不少,让他独自睡在漆黑的客厅,先不说危险,光是寒冷都让他难以承受。

    “其实哪里都一样,怨灵在这间屋子里的活动范围很大,说不定晚轮到他们了。”段惜言不以为意的走进了厨房,垫着脚从桌子抱起了一袋面粉。而江离也回到卧室,把窗户反锁,又贴了几张驱灵符以保平安。

    段惜言拖着面粉回到屋内,随后又沿着门缝一路将那些粉末倒至床边。做完这些后,他跳床拍了拍,朝江离挑眉:“绵绵,哦不,爸爸,来睡觉。”

    “顶着这么可爱的皮囊别说这种变态话。”

    “不是你说的父女吗,我都听到了。”

    “无聊。”

    江离皱着眉头走到床边,掀起被褥的一角钻了进去。他背过身脸朝着门口,身后依旧传来了段惜言的声音:“你守半夜,下半夜我来负责,晚安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