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章 第一个死者

    女护士,虽然她的打扮是八个人里最暴露的,但头部却始终被裹得严严实实,难以看清面容。

    她如果是厉鬼的话,在离开期间对场内玩家下手,这一明显的举动简直就是告诉其他人自己嫌疑最大;可如果她是玩家,那胆子也未免太大了。首先不说在任务中落单的危险有多大,她的这一举动已经被其他人看在了眼里,对她的怀疑也会因此提高。要是被其他玩家猜出身份,那可是要死的。

    难道她也跟自己一样想赌一把,看看其他人的反应?

    又或者说,她只是个普通人,单纯的想上洗手间?

    此时江离只觉得头疼不已:本次任务中最困难的地方就在于玩家的数量。

    如果任务明确提示众人,戴面具的人除了玩家以外,就只有厉鬼,那么他还能依靠推断分辨出其他人的身份。可是偏偏这一次,戴面具的人还可能只是普通的剧情人物。

    有了这一烟雾弹的迷惑,推理的难度也因此直线上升。再加上玩家暴露身份则会被系统抹杀这一变态规则的存在,想要找出厉鬼,无疑是难上加难。

    而就在女护士离开后不久,舞池里的鬼新娘和鬼舞姬也动了起来!她们纷纷挤出了人群,紧接着也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了过去。

    几分钟后,狼人也放下了酒杯,起身走向了洗手间。

    江离看了一眼四周,此刻猪头屠夫、吸血鬼和小丑还沉浸在刚才的狂欢氛围中,似乎对这边发生的事情并没有任何兴趣。当然,这并不能排除他们不是玩家的嫌疑。

    而前面跟去洗手间的人,也不能说就全都是玩家。

    说不定为了干扰众人的判断,在系统的安排下,这些剧情人物也忽然产生了尿意呢?

    谁也不敢随便指认他人身份,规则中明确提出,一旦指认失败,不管是指认人或是鬼,判断错误可是要付出生命的代价的。

    要不要去洗手间?江离明白自己现在的一举一动是被其他人看在眼里的,去的话会增加本身的嫌疑,不去的话有可能会错过线索……

    他望向了其他方向,此时吸血鬼已经走进舞池加入了狂欢,而小丑却好像跳累了,退到了舞池边的散台附近,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似乎在休息。

    另一边,猪头屠夫还在和其他人聚在一起玩游戏,从头到尾他就没有离开过那张桌子,甚至连头都没怎么抬起过,可以说是全场最投入的一个了。

    江离不打算错失任何机会,此刻他也做出了决定:还是要去洗手间看看情况。

    洗手间位于酒吧的东南角落,他穿过拥挤的人群,在经过舞池的时候,却看到那名女护士已经从洗手间的方向走了出来。紧接着,鬼新娘也跟着对方出现在了自己的视线中。

    江离有些意外,可却依旧没有停下脚步。尽管对方已经安全的出现了,但自己若是中途停下,被其他人看到了,只会觉得他很可疑。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种莫名渗人的寒意却忽然浮上了他的心头。

    就好像有一双邪恶的眼睛在黑暗中凝视着自己,而这种危险的气息对他来说并不陌生,那正是厉鬼出没的征兆……

    是谁?

    此刻,江离的呼吸瞬间凝滞,心跳也在这瞬间加快了许多。四周嘈佑的音乐和狂欢的男女在他的眼中如同黑白默片的慢动作一般,他环顾着四周,此刻离他最近的便是那名女护士和鬼新娘,其次就是吸血鬼、小丑、屠夫……

    他并未放慢了脚步,尽管自己浑身上下的汗毛孔都竖了起来,头皮也止不住发麻,但他明白,不能露出破绽!

    不是我……应该不是我……

    江离并没有召唤道具的打算,他不相信自己会这么倒霉,被厉鬼选为第一个屠杀的目标。

    同时,他也不断观察着其他几个面具人,很快便注意到了一些蛛丝马迹。

    女护士和吸血鬼在察觉到那股怨气的时候,身体都不约而同的僵滞了一下。尤其是女护士,几乎下意识地抬起了攥着刀的手,但她很快又放下了。同时,不远处的屠夫也微微抬起了头,望向了洗手间的方向。

    舞池里,吸血鬼抬了抬胳膊,随后整理起了自己的披肩。

    尽管只是短短的一瞬间,三人便恢复了正常的样子,但依旧没有逃过江离的眼睛。

    人在恐惧的情况下,身体下意识的反应是根本无法伪装的。

    面具之下,江离的嘴角微微上扬。尽管此时他的后背也湿成了一片,但他没有露出马脚。

    那三个人,很有可能玩家!

    这种令人胆寒的邪恶气息只出现了短短几秒,很快,紧张的心悸感便尽数消除,在这段时间里,江离自然地走进了洗手间,确定其他几个面具人看不到自己以后,他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他并未感到放松,尽管已经有了大致的判断,但刚才厉鬼出现的时候,鬼新娘和小丑的表现也非常淡定,自己暂时还无法判断他们的身份。更何况当时狼人和鬼舞姬也没有出现,说不定鬼就在这两个人中间。

    不过话说回来,厉鬼出现了,外面那几个人安然无恙,那么恐怕……

    江离这么想着,推开了面前男洗手间的门。

    男洗手间的大门正对着一面镜子,此时,镜面上溅满了猩红的鲜血,不光如此,就连洗手台周围也满是碎肉、脏器。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即便隔着头套,江离依旧被这股味道恶心的不行。

    暗红粘稠的血液顺着光滑的瓷砖流到了江离的脚边,顺着血迹望去,一直延伸到了某个隔间。江离强忍着恶心走过去,推开了隔间的门。

    一具被切的四分五裂的尸体赫然出现在他的面前,碎肉、内脏、肠子流了一地,而雪白的坐便器上,还放着一个染满鲜血的狼头。江离伸出手,提起了头套,然而奇怪的是,那下面空空如也……尸体的脑袋已经不翼而飞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