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八章 十年前

    十年前,郑美妍考进了圣亚学院,并且在机缘巧合之下结识了姚素玲。

    “素玲是个开朗外向的人,她学习成绩很好,多才多艺,深受大家的喜爱。”郑美妍告诉二人,自己在学生时代弹得一手好琴,而她和郑素玲的第一次相遇,也是在那间音乐教室内。

    很快,因为兴趣相投的原因,二人成为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不管做什么都黏在一起,感情好的简直分不开。

    “我原以为我们可以一直这样好下去,素玲长得漂亮,在同学里人气很高,是校园公认的女神。可她唯独对我最好,平时也特别照顾我。她对我好到难以形容,我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会遇到一个像她这样掏心掏肺对待我的人了。”郑美妍落寞的说道。

    大一下半学期,姚素玲因为优异的表现被市里一支著名的高校乐队选中,获得了在舞台上崭露头角的机会。在得知这个消息后,郑美妍也发自内心的替她感到高兴。

    “自那天起,素玲比平时更加努力了,除了吃饭上课以外,她全身心的投入到了练习中去,经常在音乐教室里一呆就呆到大半夜。”她望着远处音乐楼的方向,陷入了回忆:“我到现在都还记得,那是一个周五的晚上。”

    由于住在本地的缘故,大多数学生在周五放学后便会选择回家,郑美妍和姚素玲也不例外。

    那天在音乐教室内,郑美妍陪着她练习练到了近十点,眼看着天色已晚,姚素玲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劝她赶紧回家。

    “可是学校后面三天放假,宿舍里没水没电,你也不能住在这里啊。”

    经过郑美妍的提醒,姚素玲才猛地想起,从明天起便是假期了。

    也就在这时,郑美妍手机响了,父母见她迟迟未归,直接开车到了学校门口,此时正在校外等她回家。

    “既然如此,一起走吧,正好稍你一段路呢。”挂断电话后,郑美妍背起包,对她说道。

    “不用了,我想练一会儿,现在手感很好。”姚素玲笑着拒绝了她的好意,而是起身将她送到了门口:“你快回家吧,我练习完以后会自己打车的。”

    “那好吧,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郑美妍走了没多久,便被对方叫住了。

    只见姚素玲似乎想起了什么,急匆匆的追下了楼梯,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对钻石发卡:“上次逛街,你不是说这个很好看吗?我买了一对,咱们一人一个。”

    她温柔地替郑美妍别上了发卡,摸着她柔顺的秀发道:“好了,快回去吧。”

    “你也是,别弄太晚,结束了要给我发短信,坐上车以后也要给我打电话哦。”郑美妍笑道:“等明天我再去你家玩。”

    “好呀,注意安全。”姚素玲目送着她离开,这才转身回到了音乐楼内,继续自己的练习。

    “如果那天晚上我再坚持一下,不让她留在学校就好了。这样,她也不会遇到那种事情”说到这里,郑美妍愤怒的攥紧了拳头,两行清泪顺着她的眼角慢慢落了下来。

    郑美妍在家等了一晚,却始终没有收到姚素玲的消息。期间她尝试着给对方打电话,但却一直提示无人接听。到了深夜十二点多,她愈发感觉心中不安,出于担心,郑美妍叫醒了父母,执意要去学校看看。

    而当他们赶到后,音乐教室早就人去楼空,郑美妍发了疯似的一路找寻,最后才在学校后湖边发现了衣衫褴褛,伤横累累的姚素玲。

    “快,快打120!”郑美妍一把脱下外套盖在了她的身上,抱着姚素玲失声痛哭。她和父母将对方连夜送去了医院,经过一番抢救,直到第二日,姚素玲才悠悠转醒。

    那天晚上,她遭遇了歹徒的侵犯,而因为姚素玲激烈抵抗的原因,对方在行凶过程中刺伤了她。其中有一刀切断了她的手部肌腱,术后医生告诉她的父母,由于伤口很深,即便康复,也有可能留下后遗症。而这一打击对于姚素玲来说,无疑是致命的。

    “美妍,我以后都不能弹琴了对不对。”

    黄昏的病床边,姚素玲怔怔的看着窗外,苍白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她的右手缠着厚厚的一层纱布,如同密不透风的茧一般。突如其来的噩梦让她的世界失去了色彩,也将她的梦想彻底扼杀。

    “没关系的,你要对自己有信心,这些可以通过锻炼慢慢恢复的。医生说,还是有希望复原的”

    “不会了,我的手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了你看,它在发抖,甚至连端起这只杯子,我都做不到。”姚素玲望着郑美妍,大颗大颗的眼泪不断滴落在被子上:“你告诉我,这样一双手,怎么才能演奏出那些乐章?”

    “没事的,我会陪你的。”郑美妍抱着她,不断安慰着对方:“你放心,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在你左右。”

    在她的安慰下,姚素玲接受了后续的治疗,而这段时间里,郑美妍也总是天天陪伴着对方,生怕她做出什么过激举动。然而以当年的医疗水平来说,尽管姚素玲积极配合康复治疗,但右手的恢复始终不尽如人意。

    虽然这并不影响她的日常生活,但术后还是留下了术后后遗症:她的右手总是有些轻微颤抖,而这对于钢琴手来说,无疑是相当致命的。

    自那以后,姚素玲的杏格就变了。她将自己封锁在自己的世界里,除了郑美妍以外,谁都不愿意亲近。眼看着挚友的美好未来在一朝之间毁于旦夕,郑美妍也替她感到心痛不已。

    更让她绝望的是,虽然姚素玲的父母报了警,但由于当晚凶手是通过围墙翻进了校园,又是从背后袭击打伤了她,加上天色太暗的缘故,就连姚素玲也不知道究竟是谁伤害了自己。

    没多久,风言风语便在校园里流传了起来。歹徒的逍遥法外,右手的重伤,外加同学们指指点点的议论,或是同情的目光,这一切的一切,都成为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姚素玲愈发沉默寡言了起来,并且还出现了自残倾向。

    当郑美妍在洗手间里看到打算割腕一死了之的姚素玲,在心痛之余,她哭着抱住了对方:“如果死亡对你而言是真正的解脱,那么,我陪你一起。”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