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一章 李依娜失踪

    翌日一早,也就是任务第三天,江离和暮雨潇寒发现,高若瑶和宋以纯已经恢复了平日的状态,而吴月的死亡,也被空间从她们的记忆中抹去了。

    虽然有些残忍,但这样对众人来说也是方便他们继续调查。若是校园离奇死亡案件继续扩散下去,届时一旦有警方介入,也会对他们的游戏进度产生影响。而由于昨晚无尾猫和森屿的死亡,剩下的玩家也不敢轻易接近李依娜。

    直到中午,四人碰头后,才决定一起去高三看看情况。

    “无尾猫对她动了杀心,所以被厉鬼给杀死了。那是不是意味着,只要我们对李依娜好些,就不会触发死路了?”犹怜风雪说完后,瑾年表示了反驳:“女生对自己的闺蜜都是有私心和占有欲的,谁也不喜欢看自己闺蜜跟别人走得近。如果一味地讨好倒贴,说不定也会被杀。”

    “不是吧,女生之间的感情这么复杂的么?”听二人说完后,江离感到无比诧异。

    “不对啊,听你这意思,难道你是男……”瑾年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而对方慌忙摇头否认:“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我……就是闲来无事随便吐槽几句,我跟闺蜜之间就没这么复杂。”

    “哦。”瑾年将信将疑的看着他,继续说道:“那可能你们不在乎吧。不过对一般女生来说,都不喜欢看到闺蜜和其他人关系更好,这样会有种被抛弃背叛的感觉吧。”

    “嗯嗯,你说得对,以前上学的时候我朋友跟其他女孩更要好,那时候我都吃醋死了。”犹怜风雪经她这么一提醒,才反应过来:“所以那些孤立李依娜的人没事,只有欺负她的才会被杀死!至于其他人,应该是她们自己玩了招魂游戏触发了死路。”

    “不光如此,厉鬼讨厌背叛,所以在杀死其中一人后,剩下的朋友也都要履行诺言赴死。”江离说道:“最近几天一定要小心了,接下来的目标,就是我们四个,还有高若瑶、宋以纯六人。”

    众人做好了准备前往李依娜所在的班级,随后才诧异地发现,对方竟然失踪了。

    据班上的同学称,从早上开始,就再也没有人见到过她,也就是说,线索再一次中断了。

    圣亚女子学院虽然只是一所高中,但校园占地面积却足足有十多万平米,想要找到一名失踪的女生,并没有众人想的那么简单。

    下午上课,江离心不在焉的盯着桌上那截金属线发呆。尽管瑾年跟犹怜风雪认为这根线并没有什么线索提示,毕竟现在厉鬼的身份众人已经知晓清楚了,但江离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

    他情不自禁的伸出手,缓缓抚向了金属线。

    一瞬间,江离忽然发现自己眼前的场景发生了变化:温暖的下午,柔和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了空旷的教室内,伴随着悠扬的钢琴声,他看到一名穿着校服的女孩正背对着自己坐在钢琴前弹奏,看起来十分陶醉。

    女孩披散着长发,优美的旋律在她的指尖流淌,时而悠扬,时而顿挫。

    与此同时,江离忽然注意到,那女孩耳边的头发上,赫然别着一只白色的发卡。而那只发卡,也正是暮雨潇寒在女尸身上发现的线索!

    难道……她是文澜?

    江离情不自禁的站起身,朝着对方走了过去。

    而就在这时,他身后教室的门忽然被人打开,在听到这一动静的瞬间,江离和那名女孩几乎在同时回过了头……

    “恩雅,恩雅??”

    等江离再次回过神的时候,周围的场景已经变回了教室。自己正呆呆傻傻的站着,而语文老师郑美妍在台上一脸好奇的看着自己:“你怎么了?”

    “对不起老师,我走神了。”江离匆匆将金属线收进口袋,对台上的郑美妍道歉。

    “好吧,你先坐下,晚自习的时候来我办公室一趟。”郑美妍微微叹了口气,却并没有过分的苛责。

    坐回原位后,江离立刻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了暮雨潇寒。只不过他并没有看到幻境中那名女孩的正脸,因此也无法确定她的身份。

    “我看到的是音乐教室里的画面,李依娜也曾说过,文澜是个多才多艺的人,也擅长乐器演奏。你说有没有可能……那里存在新的线索?”下课后,江离对她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那这么说来……这是钢琴线?”听他描述完后,暮雨潇寒恍然大悟。

    圣亚学院的音乐教学楼平时都有学生上课,因此课间去显然不太现实。想到这里,他们只能等傍晚晚自习结束,音乐楼里没人的时候,才能去寻找线索了。

    晚上七点开始自习,想起下午郑美妍的话,江离只得先去一趟办公室。他敲响了门,紧接着,里面传来了对方的声音:“请进。”

    江离推开门,此时其他老师都已经去食堂吃饭,偌大的办公室内,郑美妍正伏首在桌前,全神贯注的准备着明天的教案。她的桌上堆得很满,平铺着的都是学生们平时的作业以及一些资料。除此以外,就只有一张合影以及一台电脑。

    看到来人是江离后,她摘下眼镜放在了一旁,指着身边的椅子道:“坐吧。”

    “好。”江离有些拘谨的端坐在她面前,尽管面前的郑美妍与自己实际年龄相仿,但在这样的情景下,蒙着师生这一层关系,不知为何,江离还是会回忆起学生时代被老师训话的经历。

    见他似乎有点紧张,郑美妍反而笑了笑:“没事,老师喊你来就是想谈谈心,你不用害怕。我看你这几天上课心不在焉的,是不是学习压力太大了?”

    郑美妍年纪不大,说起话来也和蔼可亲,看上去似乎非常关心学生的状况。

    因此,江离也稍稍松了口气,继而随便编了些借口,将她的问题一一回应了过去。

    “这样啊,没关系,如果觉得心理压力大,随时都能找老师聊聊,反正论年纪,我也不比你们大到哪去呢。”郑美妍笑了笑:“说起来,我也是这个学校毕业的,所以论起辈分,我还是你们的学姐哦。”

    “是吗?好巧……”江离听她这么一说,忽然想到了什么:“郑老师,您来这里多久了?”

    “差不多四年了吧,怎么了?”郑美妍疑惑道。

    “那我想问一下,你有没有教过一个叫文澜的女生?”听江离说完后,郑美妍皱了皱眉头,似乎对这个名字并不熟悉。

    她仔细思考了一番,这才回忆起为何会觉得这个名字熟悉:“你说的文澜,是四年前一名自杀的学生吧?那时候我刚来学校,并没有接触过她。明明是大好的年纪,却不知为何要如此想不开……我也很遗憾自己没有成为她的老师,她缺少关爱,想要轻生,也没有人去劝阻。如果能早点接触她,说不定我就能好好开导她了。”

    郑美妍的话令江离深受感触,和之前同学会里遇到的蒋老师相比,二人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她是一位认真负责、关心学生的好老师。

    “对了,你问这些做什么?”郑美妍想了想,脸色一变:“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千万不要效仿别人做傻事啊……”

    “没有没有,我就是有些好奇。”江离随意打了个哈哈,二人又闲聊了几句,郑美妍便让他先回教室自习了。

    “对了,等一下。”

    似乎还是放心不下江离,临走前,郑美妍特意喊住了他,从桌上拿起了手机。

    郑美妍走到他面前,笑着说道:“加个微信吧,以后要是遇到一些学习上的困难或者压力,可以跟我说。”

    江离添加了对方好友,走出教室后,收到了郑美妍的消息。

    对方似乎真的以为自己心事重重,又打字发来了一长串关心。面对她的好意,江离却因为自己欺骗了对方,一时间想不出回复而感到有些尴尬。

    想到郑美妍那个惹眼的冰淇淋造型手机壳,末端还挂着一颗星星造型的粉色水晶坠饰,看起来非常少女。于是他便随口赞美了一句:“谢谢老师关心,对了,您的手机壳很好看。”

    “这是最近网上流行的爆款,喜欢的话我可以给你发一个链接。只不过,自习的时候不能玩手机哦。”郑美妍快速回复道:“行了,回去上课吧。”

    “嗯,老师再见。”江离捏着手机走的飞快,等确定附近没人后,他立刻给暮雨潇寒发去了信息:“可以出来了。”

    二人打算趁着晚自习的空档,赶紧去寻找一下线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