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六章 自杀

    李依娜说,那天晚上,文澜终于对自己敞开了心扉。她说自己一直活得很压抑,觉得内心的痛苦与悲伤无处释放,在遇到自己之前,自杀这个念头便已经在她心中根深蒂固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李依娜忽然意识到,文澜原来一直患有严重的抑郁症。只不过她的父母疏于关心,周围又没什么朋友,加上她自身的压抑,所以才没人注意到她的不对劲。

    “如果换做平时,我一定会鼓励她接受治疗,敞开心扉好好面对人生的。可是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我心里只有满满的负能量,因此在听她说完后,我竟然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我知道这样很自私,但是,我不想一个人离开……”李依娜说着,语气也微微颤抖了起来。无尾猫注意到,她的手也情不自禁的开始哆嗦,显然非常害怕。

    那天晚上,二人约在了学校附近的旅馆天台上自杀。由于当天正值周五,二人在放假后并没有回家。为了避人耳目,李依娜在宿舍里呆了很久,离开校园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八点多了。可她没想到的是,那天正好有几个女生在学校附近看电影,而自己离开的时候,被她们撞了个正着。

    事后,这几名女生成为了文澜死亡现场的目击者,因此,二人相约自杀的事才会在校园里传开。

    “我们手拉着手站在了顶楼,发誓生生世世都会在一起,成为好朋友。可是当我站在高处,看着下方黑漆漆的水泥地时,那一刻我忽然害怕了。于是,在最后跳下去的瞬间,我松开了文澜的手。”讲到这里,李依娜痛苦的捂着脸,泣不成声:“我看着她直勾勾的摔了下去,那个眼神……我至今都忘不了。她还在等我,等我履行那个承诺。”

    “后来呢?”无尾猫问道。

    “那几个女孩亲眼见她跳了下去,后来警方也证实了人不是我杀的。父母花了很大的代价把我接回了家,而过后没多久,家里的经济危机也消除了。我在家休学了一整年,这一年里,母亲辞去了工作,在家专心地陪着我。父亲也像变了个人一样,不再只顾着生意,而是更加关心起我来了。”

    由于长期的心理负担,她的精神状况很不稳定,时不时会出现梦游呓语的情况,在梦中,她总是反反复复的看见自己和文澜在一起的美好时光。虽然重新感受到亲情和温暖,让李依娜终于打消了自杀的想法,然而从始至终,她也未曾想到过,自己临时起意的一个念头,竟然害死了文澜。

    虽然事后父母想把她转去其他学校重新开始,但是出于对挚友的内疚,李依娜还是坚持回到了圣亚学院读书。

    “这里有她曾经存在过的痕迹,有我们一起快乐的回忆。后来,我听人说,她的灵魂还在学校里徘徊……”

    “所以你执意回来,就是想见到她对吗?”森屿问道。

    李依娜平时执着于那些通灵游戏,最根本的目的也不过是想召唤出文澜的鬼魂。然而在圣亚学院的这三年里,她却从来都没有见到过对方。

    “我想她一定对我失望透了,才不想见我。”

    李依娜伤心的说道:“我是个自私自利的人,我舍不得父母,我还不想死。我只是想见见她,跟她道歉而已……”

    “如果她出现了,并且想要杀死你,那么你愿意吗?”无尾猫看着她,忽然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在听李依娜叙述的过程中,她忽然萌生了这样一个想法:是不是只要杀死她,让她履行当初的承诺,就能让平息文澜的怨气了呢?

    李依娜低下了头,没有说话。无尾猫看着她,不知道对方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她愈发的认为杀死李依娜可能是这次游戏的生路,如果成功的话,说不定还能提前结束副本……等会儿其他玩家到了以后,一定要跟她们把这件事说清楚。她想看看其他人会不会赞同自己的这一提议。

    相比之下,森屿则非常同情对方。她能理解李依娜当时的心情,毕竟在当时的情景下,面对外界的压力,父母的争吵,自杀对她来说也只是一时负气产生的想法。本就是十五六岁的女孩,心智尚不成熟,在最后关头看着朋友死去,更是吓得她打消了这个念头。

    死亡,是谁都会恐惧的东西。自从无意中被拉进游戏里后,她便觉得自己失去了活下去的希望。尤其是上次死里逃生,通过晋升考核后,得知了未来的游戏制度变得愈发残忍,她更是意识到,总有一天,实力不强的自己会死在那些恐怖的副本里。

    这让森屿心中无比绝望,回到现实后,她也曾想到过自杀一了百了。可当她躺在床上,回想起自己的父母、男友、闺蜜后,她还是哭着打开了窗户,熄灭了屋子里的炭火。

    森屿苦涩的笑了笑,柔声对身边的李依娜说道:“生命,它既强大又脆弱。每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我们应该要好好珍惜。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东西可以重复,岁月可以重复,季节可以重复,可只有生命。它一去不复返,永远都不能重来。你还年轻,未来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在等着你……”

    她的话听起来固然有理,但无尾猫却皱紧了眉头:她是希望李依娜可以慷慨赴死的。

    对她而言,李依娜一个人的死,有可能拯救自己以及其他玩家,甚至这校园里其他无辜的学生。

    无尾猫朝森屿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了。森屿也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悻悻的打消了话题,低下了头。而就在这时,她的瞳孔猛地紧缩了一下。

    原本三人并排坐在了路灯下的长椅上,可就在此刻,她却忽然发现,几人的脚边,却赫然出现了四个影子。从影子上来看,那个“人”现在就站在她们的身后,她的影子和李依娜的几乎重叠在了一起,如果不仔细看,很难发现它的存在。

    动了……它开始动了……

    “如果文澜真的不肯原谅我,我……”此刻李依娜还沉浸在悲伤中,她捂着脸哭了起来,而无尾猫也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背,开始诱导对方:“我相信文澜并不恨你,她只是太孤单了,她在等你。”

    无尾猫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身后的危险,而一旁的森屿却死死盯着地上的影子,转而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张驱灵符,打算甩向身后。

    可就在这时,一双冰冷的手忽然出现在了她的腰间,死死的环抱住了自己。森屿只觉得在这一瞬间,自己的身体都定格了。她无法抽出道具,也无法向另一头的无尾猫求助。森屿缓缓低下头,视线落在了自己的腰部。

    而下一秒,她的身影也彻底消失在了长椅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