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章 死亡

    “大家把书合上,开始默写昨天布置的诗词。”

    教室内,年轻的女老师看着台下埋头作业的学生,她轻轻放下手中的课本,转而将硬盘连上电脑,打开了精心备好的教案。

    此刻,江离心不在焉的捏着笔,脑子里浮现的还是自己之前在走廊上看到的那个鬼影。

    操场,秋千……鬼魂为什么会在那里出现?这次在无意间看到了鬼魂,是否意味着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自己便会成为鬼魂第一个攻击的目标?

    如此看来,从现在起,自己还是小心为妙。

    江离情不自禁的咬了咬笔杆,而下一秒,那笔便被人从手中抽走了。

    “怎么了,昨天没有复习,不会默吗?”轻柔的女声从身边传来,江离迷茫的抬起头,才发现老师正站在自己身边,手里还拿着那根笔:“我看你发了很久的呆了,怎么一个字都没有写啊。”

    “啊……那个,我,我有点头晕。”江离结结巴巴的编了个借口,而对方在听她说完后,面上并未流露出任何责备的意思,而是关切的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额头:“是不是发烧了?要去校务处看一看吗?”

    “谢谢郑老师,我没事。”江离急忙说道:“就是昨晚没睡好,加上靠着空调,吹的我些不舒服。我昨天已经复习过了,您放心,我再也不走神了。”

    “这样啊,我把空调扇叶往上调一些。”年轻的老师信以为真,转身走到讲台前,拿起了空调遥控器。她对江离招了招手,笑道:“那你到黑板上来默吧,也正好醒醒神。”

    见对方并没有羽备自己的意思,江离也松了口气,从容地走上台接过对方手中的粉笔,开始默写这篇难度并不算高的古诗。

    郑美妍,也就是语文老师,在准备完课件后,便站在了他的身边,耐心的看他默写。闻着对方的身上散发着的一股淡淡的香味,江离有些不好意思。这名女老师的实际年龄跟自己差不多,也就二十四五的样子,非常年轻。她穿着一身得体的灰色西装,亚麻色的长发被高高盘起,看起来干净又清爽。

    郑美妍的长相并不算非常惊艳的漂亮,但却给人一种温柔娴静的美感。无论何时,她与学生交流的时候都柔声细语的,让人觉的非常舒服,因此,也深受大家的喜爱。

    见江离的古诗没有任何错误,她满意的点了点头:“很好,现在感觉如何了?”

    “好多了。”江离放下粉笔,有些局促的在裙子上抹了抹手。

    郑美妍见状,笑着从台上抽出了一张湿纸巾递给他:“好了,回座位吧。各位同学,接下来给大家五分钟时间打开课本,自己订正。今天这节课,我们要学习的,是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白居易的代表作之一《琵琶行》。”

    江离捏着湿纸巾走下台,回到座位后,又情不自禁的抬头看向了郑美妍。

    “真好,我上学的时候要是遇到这么漂亮温柔的老师,说不定早就考上清华北大了。”他傻笑着揉了揉微微泛红的面颊,想来也是闲着无聊,不如听听课,体验一下高中生活好了。

    “啊!!!!!”

    就在此时,隔壁教室内传来了一阵尖锐的女生叫喊。这一动静将班上的女生吓了一跳,而江离跟暮雨潇寒在听到动静的瞬间,更是直接冲出了教室。

    那声音,分明是从隔壁班级传来的。

    此时四班的不少人都尖叫着冲出了教室,宋以纯从后门跑了出来,哭着撞到了暮雨潇寒怀里。她哆哆嗦嗦的指着教室,声音里透露着无限的惊恐:“月月她……她疯了!”

    “吴月,快住手!你们还愣着干嘛?快打120啊!吴月,你听我说,放下手里的东西……”

    教室内传来了一名女老师惊慌失措的声音,江离冲到门口,很快,他的注意力便被站在教室中央的吴月吸引了。

    此刻教室地上一片狼藉,几张课桌被人掀翻,地上书本、试卷撒得到处都是。吴月披散着头发,右手握着一把滴血的圆规,正一脸怨毒的盯着那名老师。

    江离注意到,她那白净的手腕上已经被圆规扎出了好几个触目惊心的血洞,若不是抱着必死的自残心里,正常人恐怕也不会下这么重的狠手。

    那些伤似乎已经伤到了大动脉,此刻正有哟源不断的鲜血顺着她的胳膊往下淌,若是再不及时控制住对方,将其送医救治,恐怕要不了多久,吴月便会因为失血过多死亡。

    而就在江离出现后,吴月的视线也忽然转移到了他的脸上。

    在对上她的目光后,江离的后背瞬间起了一层白冒汗。

    对方的眼神中包含着残忍、怨毒,看着他的眼神就好像要将他撕碎一般……

    这根本就不是平时那个大大咧咧的女孩。

    吴月,似乎被厉鬼控制住了!

    不管怎样,自己必须想办法救人。

    眼下顾不得其他人在场,江离心中一动,藏在袖子里的手中多出了一张驱灵符箓。

    可是似乎能感应到道具的出现一样,下一秒,在众人的惊呼中,吴月忽然猛地举起了手中的圆规。她的脸上带着古怪的笑容,就在江离准备行动的瞬间,那把圆规便被她狠狠扎进了自己右眼的眼眶之中!

    “啊啊啊啊!!!”

    在窗外此起彼伏的尖叫声中,吴月的身体缓缓倒在了地上。她瞪大眼睛仰躺着,昔日那张清秀的脸上布满了血迹,变得无比狰狞。吴月歪着脖子,用唯一一只眼睛望向了窗外的宋以纯和暮雨潇寒。咽气之前,她张了张嘴,似乎对二人说了些什么。

    “轮到你们了……”

    暮雨潇寒读出了她的口型,面上却依旧没有流露出太多惊恐地情绪。与此同时,怀中的宋以纯终是承受不住这一血腥恐怖的画面,双腿一软直接昏了过去。

    “可恶,这么快就开始动手了吗?!”江离检查了一下吴月的尸体,确认对方已经死亡后,他的心情也变得沉重了起来。而就在这时,他忽然注意到,吴月那沾满鲜血的右手掌心里,似乎攥着一根细细的银线。

    “出什么事了?”

    “有学生自杀了!”

    “什么?……这位同学,你先让一下!”

    此时教室门口响起了其他人的声音,江离背过身,以免被其他人发现,随后快速的将那根线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在其他老师到来后,才退到了一边。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