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章 女高中生的生活

    “那么对于复合函数来说,它的解析式应该如何处理?”

    当江离睁开眼时,便发现自己已经安安分分的坐在了一张课桌前。午后温暖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在了他的课本上,听着台上数学老师喋喋不休的讲解,恍惚间,江离便回忆起了五年前自己的高中生活。

    教室一共五排,单人独桌,每排有七个人。而江离所坐的位置在第四排靠窗的第五张,从地理位置上来说,是个非常适合摸鱼的“风水宝地”。

    看着窗外被风吹的沙沙作响的柳树,他情不自禁的摊开掌心,盯着面前这双涂着透明指甲油、雪白纤细的小手发了几秒呆,随即便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为了一名不折不扣的女高中生。

    随手拿起铅笔袋里的小圆镜,江离终于看清了自己的脸:娃娃脸,圆眼睛,再配上齐耳短发,第一眼看上去,她给人的印象就是那种文静乖巧,不谙世事的女孩子。

    对自己这个外表颇为满意的江离伸手捏了捏脸蛋——嗯,手感不错,软绵绵的。

    紧接着,他粗略的环顾四周,发现教室里清一色都是十七八岁的女孩;而讲台上,一名盘着头发,穿正装的中年女子正捏着粉笔,在黑板上写着函数解析式,同时口中念念不休:“fx的定域已经给了,那么fx1的呢?”

    江离对这些东西没有任何兴趣,他翻开面前的课本,在封面上看到了三个清秀的字。而这,也是他本次所扮演的女孩的名字。

    也就在这个时候,江离忽然感觉口袋“嗡嗡”震动了起来,他伸出手,悄悄从中摸出了一直手机,紧接着便看到屏幕上亮起了一条微信消息:好无聊啊,我快睡着了。

    江离划开屏幕,看到给自己传消息的女生在微信里的备注名为:大宝贝月月。

    点开对方的朋友圈,江离看到了一些琐碎的说说以及几天前的一张自拍:亲爱的们。

    照片里有五名女生,其中也包括了自己,而负责自拍的一名长发女孩和赵恩雅靠得最近,不难看出,应该就是这个月月了。

    “看样子是闺蜜啊。”

    江离想了想,回复了一句:我也是。

    “胡大炮的英文念得跟咒语似的,听的我快疯了……啊啊啊还有十分钟才下课,受不了。”

    很快,对方又回复了这么一句消息。从上课内容来看,这两个人还不是同一个班级的。

    江离并没有急着回复对方,而是左右环顾了一下,想看看照片上其他三个女孩在哪。他转过头仔细辨认了一番,而下一秒,在看到某个熟悉的id后,江离惊讶的差点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吸引江离注意力的,是第一排角落那个有着健康的小麦色皮肤,扎着高马尾的女孩。而她,也是那张照片上的其中一名女孩。

    她的长相算不上漂亮,但鼻梁英挺,浓眉大眼,四肢纤细修长,给人的感觉应该是个元气满满的阳光少女。在发现有人盯着自己后,那名少女缓缓转过脑袋,和江离的目光对在了一起。

    她那双琥珀色的眸子里看不出任何情绪,似乎对谁都是一副淡漠疏离的生分,跟外表给人的感觉有种截然不同的矛盾。

    然而就是这么一双眼睛,瞬间让江离想起了那副冰冷美艳的容颜。

    她竟然还活着!

    江离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里遇到暮雨潇寒,想起上次对方被阿赞威在体内封印了一只厉鬼的事情,他还担心过对方的生命安全。如今看来,她也出色的度过了考核任务,并且还这么巧的跟自己选中了同一个副本。

    暮雨潇寒怔怔的看着远处那个朝自己挤眉弄眼的短发女孩,看着对方那熟悉的id,她顿时回忆起那人正是上次在《养鬼》里一起通关的青年。

    由于先前印象还算不错,暮雨潇寒朝他点了点头,简单地打了个招呼。

    “她的身体里封印着厉鬼,那么纹在她身上的刺青,是不是也算一件诅咒道具?”江离看着对方,只觉得心里有许多疑问想要问个清楚。

    “赵恩雅,上课期间走什么神?是不是算出答案了?”

    “哎,说你呢,怎么还不站起来!”

    见暮雨潇寒伸出手指向了自己,江离这才回过神,意识到自己被点名了。他慌慌张张站起身,盯着黑板上的函数,顿时陷入了难堪。

    而就在这时,坐在他前桌的女孩忽然挺直了腰板,见她身体微微左倾,食指不断指着桌上的一块粉色的草莓橡皮擦。而在那橡皮之上,赫然写着一个数字。

    江离心中一喜,立刻报出了答案:“那个,是……根号三”

    “嗯,下次听课的时候要集中注意,不要走神了,坐下吧。”女老师拿起手中的教案,继续讲起了下一道习题。

    江离如获大赦的坐下,悄悄对前桌道了声谢。

    “不客气。”坐在自己前桌的女孩声音甜美,她扎着辫子,皮筋上还有一颗黄色的星星。碍于老师的视线还停留在这里,女孩并未转过头,只是举着手中的橡皮擦轻轻摇了摇,看起来非常俏皮。

    啊,青春真好!

    一时间,江离只觉得自己忽然被戳中了萌点。回忆起高中时代,因为男女分座的缘故,自己一直没有跟女孩子说上几句话。而到了大学,当时的他沉迷电子竞技,哪怕其他舍友谈恋爱,在他眼里,也只觉得女孩子矫情又麻烦,与其浪费时间、金钱以及精力在恋爱上,还不如游戏有意思。

    而当他蹉跎了岁月,告别大学步入社会后,才忽然意识到,一个死宅想要再结交女孩,已经是难如登天的事情了。学生时代,才是最美好的年华啊!

    江离托着腮,盯着前桌女孩的背影傻傻的笑了笑,直到口袋里的手机再次震动,他才想起自己还没有回复对方消息。

    “干嘛呢?你是不是睡着了?”

    看到名为月月的女孩的信息,江离立刻回应:没有,刚才被喊上去做题了。

    “哈哈,心疼。”

    “qaq”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尽管江离是个母胎solo24年的单身汉,但并不代表他不清楚女孩之间的聊天方式。在和对方的闲扯中,那名叫勇月的女孩丝毫没有怀疑过他的不对劲,而是东拉西扯的聊了不少八卦话题。

    “对了,今晚我去你们宿舍找你,东西都准备好了,可以开始那个仪式了。想想就觉得刺激呢!”

    看到这句话后,江离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直觉告诉他,对方提到的这个“刺激的仪式”,八成不是什么好东西。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