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九 终章(感谢能酱的打赏!)

    “快走吧,这里撑不了多久了。”众人冲出去几米后,身后的铁门便传来了抓挠的声音。眼看着铁门已经被扒出了一条缝隙,众人不得不再次加快脚步。

    他们沿着楼梯快速向下冲刺,很快便看到了那列火车。此时陌上漓江就在站台上等待着众人,而她的身后站这几名士兵,他们手中的枪正死死地抵在邵峰和李明翰的脑袋边上,按照计划,众人成功的挟持住了他们,控制住了列车。

    “发动列车!”叶溯等人一边狂奔,一边对众人吼道。

    听着楼梯上方嘈佑的脚步以及怪物的怒吼,容与明白,若是等那些怪物进入隧道再发车,必定会造成更大的损失!

    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杏后,他立刻让陌上漓江等人率先跳上车厢,命令车头的列车长启动列车,同时让所有车想把门打开,自己则留在站台上等待众人。

    “你们就留在这里喂丧尸吧!”容与恶狠狠地推了一把李明翰,在他的大腿上狠狠开了几枪。

    “可恶的杂种,你们凭什么能登车!”

    李明翰痛的咬紧了下唇,脸上满是狰狞之色。和他相比,一旁的邵峰则要镇定得多。他的视线始终死死地看着远处的叶溯等人,对自己的处境似乎并不在意。

    此时成群的丧尸从楼梯上窜了下来,叶溯跟艾娜回头开枪,掩护着同伴撤退。江离看着那群丧尸,咬了咬牙,端起枪停下了脚步。他回头对其他人说道:“你们先走!”

    “好,你快点!”林中佣鹤跟魔术七应和了一声,二人加速冲刺,已经率先跳上了末尾车厢,很快,郭俊以及其他几名士兵也陆陆续续的上了车。

    “老江,走啊!”此刻,容与再也按捺不住,无视了身边的那两个人,他从腰间拔出一个手雷,丢向了尸潮。见此情形,叶溯与艾娜也纷纷丢下下手中的枪,朝着列车尾快速冲刺了过去。

    此时,列车的运行速度已经越来越快,魔术七探出半个身子,伸出手对众人说道:“快一点,列车马上要提速了!”

    他一把拉住了艾娜,紧接着是容与。眼看着还有不到五十米,列车就要驶进隧道,陌上漓江的心几乎就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

    快一点,再快一点……

    看着那辆列车与自己逐渐拉开距离,听着身后越来越近的怪物吼叫,恐惧如同潮水席卷而来,此刻的江离头脑缺氧,手脚也愈发冰冷。他不断喘着粗气,嗓子里也一片腥甜,视线甚至也开始模糊了起来。

    不行了,自己快要没力气了。

    难道,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吗?

    此刻他的身后传来了李明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双腿血流不止的他匍匐在地上,可这只是徒劳。很快,他便被那些丧尸狠狠的扑倒在地,疯狂的撕咬、分尸。

    列车之上,容与忽然发现,在江离和叶溯身后,赫然出现了另一个浑身上下鲜血淋漓的身影!

    “是邵峰!那个家伙竟然没死!”

    艾娜眼尖,一下子便注意到,那邵峰的手里竟然还握有一把枪,应该是刚才从地上捡起来的:“不好,他要干什么!”

    “卧槽,刚才应该打死他才对的!”此时容与看的睚眦俱裂,若是那邵峰想拖着叶溯跟江离同归于尽,那么岂不是自己间接害死了他们!

    此刻,邵峰抬起了枪瞄准了二人的后背,而车上的众人见此情形,不禁紧张的尖叫了出来。

    “砰!”

    然而伴随着枪声响起,倒下的却是一只离叶溯最近的丧尸。

    眼看着列车即将驶入隧道,叶溯指着前方,对江离说道:“等会……一起跳!”

    此时二人的视线已经牢牢锁定在了列车尾部生锈的铁扶手上,眼看着那已经是自己最后的希望,江离也咬紧了牙关,爆发出了全身最后的力气。

    “就是现在,跳!”

    “啊啊啊啊啊!”

    在叶溯的带动下,江离加速冲刺,腾空跃起。

    “轰——”

    伴随着两声沉重的巨响,二人均成功跳到了列车的尾部。此时江离的脸已经被铁锈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顺着他的面容不断流下,可他却像感觉不到疼痛一下,只是呆呆的看着周围漆黑的隧道,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死里逃生了。

    疾风在二人耳边呼啸,令他们几乎听不到任何声音。叶溯死死盯着那逐渐消失的光亮,隐约之间,他似乎听到了一声枪响。

    ……

    “砰”“砰”“砰”

    “你没事吧?!”叶溯拖着疲倦的身躯,将面前的几具丧尸一一打倒,他踩着那些尸体冲进人群中,救出了一名与自己年纪相仿的黑发青年。

    待对方抬头后,叶溯方才觉得他有些面熟。他想了想,这才记起,那人与自己同属一个训练营,只不过平日里交集并不多。

    “谢谢,谢谢你救我……嘶……”青年挣扎着站了起来,却又踉跄了一下跌坐在地。

    “你受伤了?”叶溯见他的裤腿渗出了污血,不禁皱起了眉头。

    迄今为止,人类依旧没有研制出任何针对丧尸病毒的特效血清。而作为士兵,一旦在战场上受了伤,便等于被直接宣判了死亡。

    青年自知已经无法掩饰,只得慌乱的解释道:“不是,这不是抓伤和咬伤……求你,带我走吧,我不想死……”见叶溯冷冷的盯着自己,举起了手里的枪,青年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他深知战场上的残酷,宁可错杀一千,也不能放过一个。一旦发现有士兵感染不愿自裁,便可由同伴来执行这一命令。

    “砰”

    枪声响起,想象中的疼痛却并未如期而至。

    青年诧异的睁开眼,发现自己身后两米不到的街道上,出现了一具倒地的丧尸。

    叶溯上前撕开了他的裤腿,检查了一番伤势后,轻声说道:“确认未感染。”说着,他便抓住对方的胳膊,将他扶了起来。

    夕阳的残辉之下,他趔趄着脚步,和对方走在染血的街道之上,感受着对方手心里传来的温暖,青年看着他的侧脸,哽咽着开了口:“谢谢你救了我,不知恩人叫什么名字?”

    “叶溯。”年轻的士兵淡淡的瞥了一眼他:“恩人谈不上,大家都是战场上出生入死的兄弟。”

    “救命之恩,没齿难忘。这条命是我欠你的,如果可以,我日后必定奉还。”青年感激的笑了:“叶大哥,你枪法那么好,想必以后肯定能当上营长吧!”

    “这些都是虚名,并不重要。”

    “说的也是……其实,我觉得现在这样无止境的战斗并没有意义。咱们营地的防御太过脆弱,再这样下去,迟早会被攻陷的。”

    “那你有什么看法?”

    “有朝一日,我想筑起高墙,给大家营造一片真正安定的土地,远离这些杀戮。”

    “想法不错。”叶溯听他这么一说,也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他本身的气质属于生人勿进的类型,加上那双锐利如刀锋般的眼睛,不笑的时候看起来很是严肃,然而此刻柔和的夕阳打在叶溯的侧脸,却让他这一笑看起来,多了些人情味在里面。

    ……

    浑身血污的邵峰跳下了隧道,看着那辆渐行渐远的列车,他将漆黑的枪口缓缓抵上了自己的太阳穴,那始终冰冷的脸上,却忽然绽放出了一抹释然的笑容。

    纵然我算计千万人,却始终不曾加害过你。

    欠你的那条命,我终于还清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