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四章 神秘玩家

    “别介,各位大哥怎么就这么不相信我呢?”秋风悦林的嘴角抽搐着,在林中佣鹤的厉声呵斥下缓缓站了起来。

    看着面前这几名玩家一脸戒备的模样,秋风悦林叹了口气:“好吧好吧,我说。”

    他告诉众人,自己刚才确实说了谎。其实,他本人对江离等人的生死并不关心,而他们的计划也不会影响自己的行动,之所以会出手相助,全是因为另外一名玩家。

    “是那个叫寻清的家伙让你来帮我们的?”江离有些不敢相信:“那他人呢?”

    “我大哥做事神龙见首不见尾,又喜欢独来独往,自然不会轻易露面了。”提到对方,秋风悦林的眼底有着藏不住的崇拜。

    他告诉众人,自己的运气不好,在进入游戏后不幸遇到了三名流浪汉,被打了个半死后丢在了路边。更惨的是,对方原本打算洗劫自己,却发现他浑身上下没有一件值钱的东西,为首那人气不打一处来,竟打算将他卖去黑市做奴隶。

    秋风悦林虽不清楚黑市是什么样的存在,但也明白以自己现在的情况,一旦被带去那里,恐怕就要彻底玩完了。而就在他绝望之际,一名玩家正好路过,顺手将他救了出来。

    之所以说是顺手,是因为自始至终,那名玩家都在逼问流浪汉有关营地内部的情况,在杀死最后一个活口后,他才注意到一旁被五花大绑的秋风悦林。

    “谢谢……”秋风悦林艰难的啐了一口血沫,扬起了脑袋。无奈阳光刺眼,他眯着眼睛,却只能看清对方纤长挺拔的身影。

    此时的秋风悦林极为虚弱,可那名玩家对他的死活似乎并不在意,他在那三名流浪汉的尸体上翻找了一阵子,便缓缓起身,朝着巷子口走去。秋风悦林迷迷糊糊之际,看到了对方的游戏。

    见他即将离开,求生欲令秋风悦林不得不开口向对方寻求帮助。他迷迷糊糊地看着那个,开了口:“救……我……清……”

    昏迷之前,他似乎看见那名玩家停住了脚步。翌日下午,等他再次清醒时,便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一间废弃的小屋里,身旁还放着一块干巴巴的黑面包,以及一身监管者的制服和身份证明。

    “我大哥就是这样,做好事不留名。”秋风悦林傻笑:“因为监管者平时都带着面巾,出入营地全靠胸前这块编码牌证明身份再加上我只是个最底层的巡逻兵,平日里又不跟大家多说话,所以一直以来,都没人发现我是假冒的。”

    这也就解释了难怪从开始到现在,秋风悦林都没有出现过,原来早在江离等人报名拾荒的时候,他便已经混入了监管者的队伍中。

    “听你这么一说,那个叫寻清的家伙对你还算不错。”江离也有些意外:“那后来呢?他也混进监管者里面了吗?”

    “应该是吧。刚进入营地的时候,我整天提心吊胆的,时时刻刻都在寻找他的踪迹。不过可惜的是,我找了很久,都没有见到他,直到前几天……”秋风悦林告诉众人:“就是贫民区失火的那天晚上,他忽然出现了。”

    寻清告诉他,市长的人已经盯上了其他几名玩家,并且最近很有可能动手。他告诉秋风悦林,若是遇到了这些人,务必要帮助他们逃出生天。

    “我大哥说贫民区有几处地方适合藏身,你们很有可能就躲在那里,按照他说的,我还真找到了。”秋风悦林话音刚落,容与将信将疑的问道:“真假的,还有这么牛批的人?”

    “当然了!我大哥不光猜出了你们的藏身之处,就连你们的行动,包括制作炸药,大闹黑市的事情,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秋风悦林说完后,江离的面色顿时唰一下变得惨白。

    “如此看来,应该是他杀死了柳茗。”陌上漓江很快猜到了真相。

    “他到底是谁,现在人在哪里?”江离揪着他的衣领,厉声询问。

    然而这一次,换成秋风悦林惊讶了:“什么?你们不认识的吗?”

    “废话,别装蒜,快叫他出来!”江离说着,警惕的环顾四周,他很想知道,为什么那名素未谋面的玩家会这样帮助自己一行人。

    “他……他交代完那些后就离开了啊,我,我也不知道他去哪了。”秋风悦林的言辞恳切,看上去并不像在骗人。

    “那他长什么样子,年纪多大,有什么特征?”魔术七反问。

    “不知道啊,我一共就见过他两次,第一次还是个背影,至于第二次,他带了面具,好像根本不愿意透露身份。”秋风悦林结结巴巴的说道:“从声音上听起来,他年纪不算大,应该也就二三十这样。个子跟江兄弟差不多,体型稍微健壮些,为人很冷漠……除此以外我就不清楚了。”

    “你们有认识这样的人吗?”容与询问同伴,而大家却都摇头否认了。

    此时魔术七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去,显然,那名叫寻清的男子一直在暗中观察着他们,甚至还尾随众人一道混进了黑市。可时至今日,若不是秋风悦林说了出来,他完全没有察觉到有人在追踪自己。也就是说,对方绝对是个深谙反侦察之道的老手。

    “他说没说为什么要帮我们?”江离怎么也想不通,如果秋风悦林没有撒谎,那么他口中的那名神秘男子不仅身手了得,杀伐果断,甚至连智谋也远在众人之上。以他的能力,完全可以选择用最轻松的方式通关,甚至只要他想,便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将他们全部送上团灭之路,独自坐享其成。

    而下一秒,秋风悦林的回答更是令众人惊得差点跌破了眼镜。

    “他……他说你们这群人挺有意思的,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帮帮吧。”

    “哈?”江离也是第一次听到如此清新脱俗的理由,但秋风悦林的表情相当肯定,他赌咒发誓对众人保证:“真的,这就是他的原话……一开始我以为大哥是不想让我知道他真正的目的,但如今看来,他真的跟你们素不相识啊。”

    “这个玩家倒是有意思。不行,给你说的,我想见见他了。”容与忽然笑了出来:他也明白,若是对方真的存心害他们,早在刚才以及之前的那些天里,就可以下手了。

    “嗯,还好这个神秘人心肠不算坏。如果是那家伙……”想到段惜言那张自以为是的脸后,江离忍不住蹙眉:“我们早就死了七八次了。”

    如今看来,或许真的像秋风悦林所说的那样,那名玩家对他们没有任何恶意。不光如此,尽管没有露面,但从秋风悦林的描述中,那名男子给众人一种胜券在握的感觉:就好像他已经掌握了通关的方式,现在只是作为旁观者顺水推舟,想看看其他玩家如何折腾一样。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