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一章 邵峰

    营地北部有一片开阔的空地,这里是军队固定的训练场。此时,艾娜携部下四处巡视,监督士兵们的练习情况。

    她目光游离,不似以往专注,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距离叶溯被软禁已经过去了一个礼拜,期间她曾经多次提出要将人接回部队养伤,但均被李明翰以各种借口婉拒,不光如此,就连探视都不行。

    “邵峰这个老狐狸。”艾娜眉心紧锁,深知市长忌惮他们的存在,如今更是布了眼线,时刻紧盯他们的一举一动。因此,从上次归来至今,她都没有派人联系江离等人。

    “副队,你放心,我的人来报过,他们目前一切平安。”程元奇走到她的身边,轻声说道:“只不过这几个家伙也不安分,在黑市闹出了不小的动静,不过没出什么大事,那边就把消息按下去了。”

    “前两天着火的那个仓库,查清楚了么。”艾娜背着手,望向了不远处。

    “除了一名年轻女子以外,并无人员伤亡。死者是上次跟我们外出行动的拾荒者之一,不过奇怪的是,杀他的既不是李明翰的人,也不是江风眠他们。至于黑市,似乎也没有插手。”程元奇如是说道。

    “把这件事调查清楚,到底是谁做的。”艾娜听他说完后,神色一凛:“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不能允许出现任何差错。元奇,现在部队里不太干净,能让我相信的人不多。这件事,我要你亲自去办。”

    程元奇郑重的点了点头,随后便离开了训练场。当他推门而出时,正好遇上了迎面而来的郭俊。

    此时的郭俊神色匆忙,看样子似乎有什么要紧事情汇报。程元奇一把拉住他,低声问道:“是不是有动静了?”

    “嗯。”郭俊点了点头,程元奇倒吸一口气,心中暗自惊叹,没想到邵峰那边已经加快了进度。他拍了拍郭俊的肩膀,叮嘱对方不要露出什么异样,免得被人察觉。

    经他这么一提醒,郭俊连连称是,当即调整好状态,做出一副无事人的样子,走进了训练场。见他回来,艾娜找了个借口打发走了身边的几人,作势要去练习箭术。郭俊为她递去一把复合弓,压低声音说道:“昨天晚上,最后一批工人的尸体已经被秘密处理掉了。”

    艾娜将箭搭于箭台之上,箭尾卡入弓弦,目不斜视的瞄准前方的靶子:“已经竣工了?”

    “嗯。从昨晚到现在,李明翰开始命人悄悄往工厂那边运输矿石、燃料资源了。他们似乎在寻找一个合适的机会,最晚后天,怕是就要行动了!”

    艾娜松手,箭去似流星落地,精准的命中靶心。她放下手中的弓,脸上满是决绝之色:“想办法联系他们,后天晚上开始行动。”

    “副队”郭俊深吸一口气,郑重其事道:“明白了,成败在此一举。”

    入夜,幽暗的地牢内。丝丝寒风从墙的缝隙里吹进来,空气潮湿的都能氤氲出水汽,地牢墙壁上长满了暗绿色的青苔,空气中满是酸臭糜烂腐朽的味道。被风吹响的铁链相互碰撞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仿佛冤魂不甘的嘶吼。

    地牢深处,被独自关押的男人端坐在床边,面上的表情依旧平静如水,一双深邃的眼睛即便在黑暗之中,也如同昔日战场上那样明亮。

    一阵嘈佑的脚步声兀地响起,伴随着牢门打开的声音,几名监管者手中提着煤油灯走进了监牢内。紧接着,一道身影从人群中缓缓走了出来。

    “叶队,最近身体如何,伤养好了吗?明翰也是,我说了要好生招待,怎么会把你关在地牢里?”出现在叶溯面前的是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

    他穿着一身干净的军服,腰杆挺得笔直,由于长年锻炼的缘故,军服下隐约可见其结实匀称的肌肉。男子鼻梁高挺,微微下陷的眼窝里,有着一双深褐色的眼眸,看上去像狐狸一般精明。他的嘴唇微抿,不怒自威,看上去气势凌人。

    “多谢市长关心,已经好多了。”

    如今出现在叶溯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掌握着第三营地最高统治权的市长邵峰。

    若是江离在场,也必定会感到惊讶。原以为邵峰会是个半截入土的糟老头,可却未曾想,对方的年纪看起来竟然和叶溯差不多。

    邵峰屏去了周围的人,只留下自己与叶溯独处。他悠悠的坐在了士兵搬来的椅子上,用一种老朋友闲聊般的口气,对他说道:“建立这个营地,你也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其实,我不是不能带你走,只要你老老实实的听话就好。外界都以为我眼中容不下你,可我并不是那般无情之人。你我当年共同携手建立了这个营地,我为君,你为臣。这些年,你的一举一动我都看在了眼里,我明白,你从无叛变之心。”

    见对方不说话,他微微叹了一口气:“叶溯,你这个人太死脑筋了。若是将这个计划事先透露给你,必定会遭到反对。你还不明白吗?在我们这个时代,根本没有公平可言。如今国内的营地一个接一个覆灭,我们必须得开辟出新的领域。牺牲那群人并不是毫无意义的,只要我们还活着,人类的文明依旧能延续下去。”

    “这就是你抛弃那些无辜平民、战士们的理由?”叶溯平静的看着他,嘴角流露出了一丝讥笑:“我想知道,那些所谓的上等人,他们的命就这么值钱?”

    “一个国家,必须有贫富才能维持平衡,人人都富裕,人人都不想劳作,都想过上等人的生活,就越不想做最脏最辛苦的工作。”邵峰不紧不慢的说道:“人类一旦到达了平等,那么必然每个人都我行我素。没有秩序,最后无疑将会走向毁灭。想要生存,就要服从阶级,认清自己的位置,有秩序地活着。”

    “那些贫民拾荒者,还有探索者长期在墙外劳作,身体已经遭受了大量紫外线辐射以及瘴气的侵蚀,从基因上来说,已经不适合作为最佳发展对象了,而这也是我控制人口的主要原因之一。”邵峰的话令叶溯陷入了沉默。

    “开辟新的土地,繁衍人类文明,需要健康优秀的基因。我的所作所为,都是在为大家长远的发展考虑,也希望你能理解。叶溯,我不会杀你,不管你信不信,那列车上,始终有你的位置。”邵峰拍了拍他的肩膀,缓缓走出了大牢。

    李明翰毕恭毕敬的站在牢房门口,对他说道:“市长大人,前阵子在黑市引起动静的那几个,就是他的人。我已经派人去查了,刚才收到消息,发现了他们的藏身之所。”

    邵峰冷笑,迈开了脚步。黑暗中,传来了他吩咐下属的声音:“贫民区那几只小老鼠必须解决,破晓的人可以留下,尤其是艾娜。但若有不从,杀无赦。”9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