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九章 人性

    “我刚才就不该放她离开,应该打死这个贱人。”陌上漓江说完后,林中佣鹤似乎想起了什么,立刻对他们说道:“不行,我们还是要找到她,万一她为了邀功,出卖我们……”

    “她受了伤,跑不远的。”陌上漓江仔细回忆了一番,对他们说道:“人应该是往南去了。”

    “你们在这里呆着,我去找人。”见魔术七站了起来,江离回头叮嘱道:“好,注意安全,找不到也不用勉强。”

    在魔术七离开后,江离又从包里拿出了一瓶清水,用湿布蘸着,在对方的双唇上点了点,为她喝了一些。祭音断断续续的咳着嗽,下嘴唇哆嗦着,不住地淌着眼泪。她深知自己活不了太久,被囚禁的这半个月里,她饱受折磨,如今遇到这种情况,内心早就已经彻底崩溃了。

    江离望着她,只觉得心脏一阵抽痛,进入副本以来,他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见证他人的死亡了,眼看着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在自己的眼前消逝,那种无助的绝望令他备受煎熬。

    “哥哥,我好痛……”祭音哭着说道:“我好想回家,我想爸爸妈妈了……”

    “对不起,我没办法带你回去。”江离的掌心炙热,却无论如何都捂不暖那只冰凉的小手。

    容与有些看不下去了,他攥着江离的肩膀,沉声道:“让她解脱吧……我来。”

    江离默不作声的握着祭音的手,而对方在听到容与的话后,惨白的脸上终是浮现出了一个感激的笑容。容与用眼神示意林中佣鹤,后者点了点头,和陌上漓江一起拉着江离走出了房间。

    “小妹妹,你放心。欺负你的人,我们一个都不会放过。”容与坐在床边,轻轻地抚上了祭音的脸,侧耳凑到了她的脸旁:“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我一定会尽力帮你实现的。”

    祭音吃力的开了口,交待了自己的家庭住址,说完后,她喘着粗气,断断续续说道:“谢谢……哥哥……姐姐……你们,一定……要活下去……”

    “睡吧,睡着了就不会疼了。”容与朝她笑了笑,见对方闭上了眼睛,他也举起了手里的枪。

    伴随着枪响,众人的脑海中淤次浮现出了系统通知。

    江离红着眼眶,沉默不语的凝视着窗外,右手死死抓着窗檐,纤细的手背上爆出了一根根青筋,看得出来,他忍的很辛苦。

    王开阳和李古匆匆归来,跟他们一起的,还有魔术七。在离开后没多有,他便侦察到了附近的追兵,三人进屋后,立刻说道:“快走,那些人已经追过来了,再不离开大家都会有危险。”

    容与从屋子里走出来,他拍了拍江离,哑着嗓子说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一次,江离没有多说什么,众人背起包,离开了这里。

    他们离开了东部贫民区,回到了容与的家中。这栋二层的矮楼除了他以外没其他人居住,面积也比江离家大一些。王开阳跟李古告诉他们,出于安全起见,最近几人千万不要轻易露面,也不要联系他们,这件事虽然闹的不小,但好在没什么人员伤亡。黑市若是找不到他们几个,过一阵子便会作罢。二人告别江离后,就匆匆离开了。

    眼看着时间越来越少,回去之后,容与等人便已经着手开始处理他们所采购来的材料。

    屋内,魔术七三人戴着厚厚的口罩,他取来树枝生火,林中佣鹤在一旁将硫磺凿成块状。容与取过硫黄及矿石,在坑内用素烧罐加热熔化,取其上层的硫黄溶液,随后倒入模型内,冷却后炼成硫磺粉备用。

    在战斗中,火枪、火炮的应用离不开火药这一发明。它的配方主要有硝石、硫磺、木炭等含碳物质,再经过对三种原料人工均匀拌和炼制而成,其中硝石约占60%、硫磺约占20%、木炭约占20%。

    江离的心情不好,陌上漓江知道他不想说话,也只是安静的坐在他身边,替容与等人把风。到了后半夜,魔术七跟林中佣鹤才疲倦的推开门,从屋里走了出来。

    “不行,我得出去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了,不然就要被毒死了。”林中佣鹤擦了擦额头的汗,摘下了脸上的口罩。

    “辛苦了,你们先去楼上休息吧,明天见。”陌上漓江和他们打了个招呼,目送着二人上了楼。

    他们今晚已经炼制出了大量原材料,再有两天左右的功夫,便能将火药以及其他武器配制完毕了。

    深夜,陌上漓江已经沉沉的睡去。江离替她掖好被子,却独自走上了天台。

    这里的天气昼热夜冷,到了晚上,外面的气温降低,推开门后,寒风扑面而来,吹乱了他的头发。江离不以为意,飘动的黑发之下,他的双眼却始终看着远处灯火通明的富人区,眼底的墨色愈发浓烈。

    “半夜不睡觉,倒是有兴致上来吹风啊。”身后响起了一阵脚步声,容与漫不经心的将外套丢到了江离的脑袋上,随后撑着胳膊,翻身便跃上了栏杆,晃着两条大长腿,看起来有些吊儿郎当。

    “风大,别着凉了。”他瞥了一眼江离,见对方默不作声的披上了外套,方才开口:“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明天早上,咱们就出发去找那个女人。”

    “你说,人到底能可怕到什么样的程度?”江离双手撑着栏杆,站在容与身边,缓缓说道:“我见过那些怨气冲天,行踪诡谲的怨灵,也看到了丧尸和令人作呕的怪物,可即便如此,它们都不及今天在拍卖行见到的那些人来的恐怖。那面具之下一张张狞笑的嘴脸,哪里配称得上是人?”

    “人杏的复杂与黑暗,你永远都探索不完。所以,不要试图去了解太多。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将回以凝视。”容与看着他的侧脸:“”老江,你是我见过的最善良的人,但是我很担心,这份善良会拖累到你。”

    “或许他说的没错,有的时候自私也未免不是一件坏事。”想到段惜言对自己的警告,江离懊恼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抱歉,我总是这么冲动,好几次害的大家陷入危机,险些酿成大错。”

    “话不能这么说。若不是你,我们早就死在新区了。再说,当一个人真正陷入绝境之际,如果有双手及时出现,拉自己一把,那何尝不是一种救赎?对你,我们都心怀感激,你不用这样自我质疑,保持初心就好。”容与难得正经了起来。

    “谢谢。”

    江离苦笑。他不能理解的是,先前那些伙伴们为了救人,以血肉之躯阻挡住怪物,牺牲了自己宝贵的生命,只为了延续希望的火光。可面前的这个女孩,却是同伴出卖,又被人生生折磨致死。

    墙外的他们为了活着而奋斗着,挣扎着;而墙内的这些人,却只是为了玩乐,肆意践踏凌虐无辜的生命。

    同样是人,他们,到底有什么资格活着?!

    “要是我能再快一点就好了,或许这样,她还有救……”

    “别这样,我们已经尽力了。”

    说到祭音,容与的手也微微颤抖了起来。是他亲手了结了对方的生命,虽然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杀人了,但他杀的,也都是些该死之人。想到女孩死前那无助的眼神,容与还是觉得心里堵的慌。

    他从怀中掏出一小瓶酒,这也是他偷偷私藏的最后的存货。仰头灌了一口后,江离竟也伸出手,向他讨要了一口。

    江离家教很严,从小到大滴酒不沾,这也是第一次。他只觉得这东西的口感又苦又辣,酒入嗓后,江离顿时被呛的咳了起来。

    “草,这酒真难喝,辣的我眼泪都出来了。”

    “是啊,真辣。”容与抬起手,揉了揉眼角。

    二人沉默的凝视着远方,不去看彼此的脸。天台大门后,陌上漓江靠坐在墙边,静静的将脑袋埋在了膝间。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