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七章 暴乱(感谢今川治部大佬的打赏X2)

    “开始了,那个表演就要开始了……”王开阳脸上的肌肉隐隐有些抽动,他喃喃念叨着,不由退后了几步,拉着江离说道:“快走吧,我再也不想看了。”

    “这些有钱人就是心理变态,算了算了,咱们赶紧走吧。”容与深知此事不是他们能参与的,他有些于心不忍的看了一眼舞台,微微叹了口气。

    然而就在他正欲转身之际,却忽然被江离攥住了胳膊。

    容与有些疑惑的看向了对方,却发现江离的视线直勾勾的盯着舞台中央,眼中满是震惊之色。不光是他,一旁的魔术七也罕见的变了脸色,神情严肃的有些可怕。

    “唰!”

    舞台上,那名西装男一把揭下了幕布,露出了里面卖品的真容:一名不着寸缕的少女被关在了一个透明的玻璃柜之中,她的手脚全都被沉重的镣铐固定在了柜子的边角,凌乱的秀发遮挡在她的脸上,令人难以看清她的面容。

    此刻大厅内一片漆黑,唯独明亮的灯光直直的映射在她的身上,透过发丝,隐约能看到少女那张秀美的脸上充满了难以言喻的绝望,她的眼神一片空洞,似乎被注射了药物,丝毫不得动弹。

    “走吧,走吧,别看了。”王开阳本想去劝说江离和魔术七,却发现容与也停下了脚步。

    原因很简单,他们在那名少女的头顶上,赫然看到了两个字。

    今晚拍卖的重头戏,也就是这名被囚禁的少女,竟然是一名玩家!

    至于另外两名素未谋面的男杏玩家倒没有出现,江离猜测,要么这名女玩家在进入游戏后落单,被抓到了这里;要么就是她和同伴遇到了危险,那两个人逃脱,她却不幸落入贼人之手。但不管怎样,眼下江离却无法说服自己离开,对她的死活坐视不管。

    似乎很满意舞台下方观众的反应,主持人轻车熟路的拿起一个小木槌,提高了音量:“话不多说,现在就可以开始了。”

    而后,他好似想起来什么似的,笑脸盈盈的补充道:“这个品质的玩物可是我们费劲了千辛万苦才找到的,值得一提的是,她到现在可都还是个处女哦!”

    此话一出,下面的那些人们顿时都沸腾了。主持人的话音刚落,一个洪亮的声音便从台下响起。身穿黑衣的肥胖男子兴奋的站了起来,脸上的肥肉也跟着颤动了几下,他举起了手中的牌子,眼中满是贪婪之色:“我出十根金条!”

    “好,这位先生出价十根金条,还有没……”

    “十五桶清水!”话音未落,一个豪气冲天的声音顿时喊道:“她的右手我要了!”

    很快,台下的观众就像是疯了一样,他们用各种资源换取眼前这个少女的器官,没过多久,少女身体的每一寸肌肤便已经有了归属权。

    “不行,不能让他们继续了……”眼看着江离就要冲进会场,王开阳一把拉住了他,厉声喝止道:“你疯了吗?这家店背后的势力不是我们几个惹得起的,在这里出了岔子,咱们所有人都得死!”

    “那女孩会怎么样?”江离的声音里已经有了一丝颤抖:“就像你之前说的一样吗?”

    “嗯……没办法,这些富人就是喜欢以此取乐……”王开阳点了点头,再也说不下去了。

    而听他说完后,江离猛地挣开了他的胳膊,不管不顾的冲进了会场。不过此刻,场中那些原本是负责维持秩序的安保人员根本没有注意到他,此时他们的注意已经完全被舞台上的拍卖所吸引了。

    观众席也乱成了一片,不少人都站了起来,哄抢着举着手中的牌子,这也让江离顺利的混了进去。另一边,容与跟魔术七也紧跟着江离,一道挤进了人群之中。

    主持人兴奋的喊着价,感觉着差不多了之后,清了清嗓子道:“好了,既然大家已经交易完毕,那么,重头戏也就要开始了!”

    随着他的话音一落,不远处便有人推着装满了各式器具的小车走了上来,同时,还交给了主持人一个长长的清单。

    看了一眼那个清单之后,主持人面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他拿起了桌上的一个类似滚筒一样的东西,猛地夹住了少女雪白的手臂,然后用力一扭。

    “咔嚓”

    霎时间,少女的手臂便像是麻花一样,被人给扭成了无数段,淋漓的鲜血顺着崩坏的皮肉流了出来,屋内瞬间弥漫起了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气息……

    而少女则在剧痛之下痛苦的颤抖了起来,原本空洞的双眼之中充满了狰狞的血丝,被封的严严实实的嘴巴里不断的传出呜咽的声音。

    但她越是露出这副模样,下面的那些人就越是兴奋。

    一个之前买过她身体部件的人迫不及待的走了上来,拿起一把锋利的尖锥变刺向了她柔软的腹部,对方故意将自己的动作放的很慢很慢,手中的尖锥一点一点的刺了进去,但每次都只是刺进一小点,仿佛他是在享受这个过程一般。

    随着这个人的上场,越来越多的人也按照顺序加入到了这场变态的狂欢之中。

    他们一点一点的切割着少女的胴体,更有变态贪婪的啃咬着她的每一寸肌肤,涎液顺着他们的嘴角留到了少女的身体之上,纵使是炼狱也大抵不过如此吧。

    “呜呜呜……”

    那个女孩子终于是忍受不住这种非人一般的折磨,她痛苦的抬起了头,脸上的眼泪混合着汗水滴落了下来,似乎恨不得立刻死去。

    “给我滚开!”江离吃力的推搡着面前熙熙攘攘的人群,此时的他距离舞台尚有一段距离,看着台上受尽凌辱的祭音,他的动作愈发粗暴了起来。

    容与一脚踹开挡在江离身前的男子,另一边的魔术七也反手摔开了几人,他们明白,再不加快速度,那名女玩家就要被生生折磨死了!

    “你去救人,我给你开路。”魔术七从怀中摸出两把匕首,瞄准了舞台上方的灯光,抬手甩出飞刀。伴随着玻璃破碎的声响,霎时间,整个大厅便陷入了一片黑暗。

    趁着众人失去视野的瞬间,他从空间背包中掏出了冲锋枪,对准天花板一阵扫射,将那些壁灯尽数毁坏。

    哒哒哒哒……

    听到枪声的瞬间,人群终于爆发出一阵阵尖叫,那些富人一哄而散,台上的主持人也被吓得不轻,提高音量呼喊安保人员。江离趁机跳上舞台,一把背起浑身上下鲜血淋漓的祭音,朝着舞台下方冲去。

    举着煤油灯的安保携枪冲了出来,西装男看到江离等人的身影后,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然而现场有太多观众,其中不乏权贵之人,若是轻易开枪,恐怕会伤到他们。因此,西装男气急败坏的对那些人说道:“给我追,一定要抓住这三个毛贼!”

    “走!”容与回头,见那些人快要追了上来,立刻从袖子里丢下了一颗烟雾弹,随后跟魔术七左右开路,三人快速冲出了观众席,朝着大门方向跑去。

    “江兄弟,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冲动啊……”门口,王开阳并未离开,反而还打晕了两名守在外面的工作人员。他嘴上这么说着,却飞快的把手中的外套盖在了少女的身上,随后拉着江离说道:“快跟我走!”

    “李古他们怎么办?”魔术七有些担心自己的同伴。然而王开阳却挥了挥手,快速说道:“我就知道你们几个不会让我这么省心,刚才走之前我已经交代过他了,若是咱们半个小时内回不去,他就会带着其他人先走,现在这个点,估计已经离开了。”

    “厉害了,老王!”容与听他这么一说,也松了口气。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