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一章 营地

    傍晚,第三营地中心居民区内。

    不同于贫民区恶劣的环境,这里的街道宽敞整洁,空气也远比那里干净许多,再也没有那股怪异的腐烂臭味以及粪便的味道。城市中央的街道边还有各式各样的商店以及食品铺子,生活在这里的市民平日里可以自由采购。

    每到夜晚,贫民区便会陷入一片漆黑,只有一些条件较好的人家才能点上一盏煤油灯。但富人区就不一样了,这里的建筑物顶端安装了许多采光板,白天,在光照条件下,太阳电池组件产生一定的电动势,通过充放电控制器对蓄电池进行充电,将由光能转换而来的电能贮存起来,因此,即便是夜晚,富人区也照样灯火通明。

    因为靠近东西两侧贫民区的原因,外围圈的地皮价格较为便宜,居住的都是一些中层劳动者以及士兵。

    靠近市中心以及南部地带的地要高出近一倍的价格,而居住在这里的要么就是富商,要么就是营地内有高等职务的重要人员。营地中心地带是更为繁华的商业区,然而这一片地区只对高层开放,即便是生活在外围的中层劳动者,也不能去到那里。

    营地中心的外围被高墙所阻隔,大门只在白天开启,平时由监管者负责巡逻,守卫森严,只有富人区的居民可以自由进出。

    其中富人出行畅通无阻,而中层劳动者除了市中心以外,行动也不受限制,只要愿意,甚至可以去往贫民区参观;当然,贫民只能呆在他们的居住场所,一旦有贫民试图闯入营地中心,被发现的话下场只有一个——当场击毙。

    “嗝……好久没有喝这么痛快了……”街边一家酒吧内走出了几名步伐摇晃的男子,他们浑身酒气,面色酡红,看上去醉的不轻。

    “最近上头不知道在搞什么鬼,前两天竟然把恰特的价格压低了一半,没多久就脱销了。”一名醉醺醺的男子将胳膊搭在了同伴的肩膀上,笑得很是愉快:“还好老子下手快,趁机囤了不少货,转手卖到了黑市,赚不少钱。你们是没看到,贫民区那帮臭虫有多爱这玩意。”

    “哈哈哈,吸这么多也不怕把自己弄死。”男子的同伴笑道。

    “死了就死了呗,这群家伙活着也是浪费资源,他们的命又不值钱。”

    “话不能这么说,毕竟还得靠他们出去拾荒呢,不然怎么能维持营地的日常运作?”

    几人说笑着走到了路口,随后便分道扬镳了。此时已是深夜十一点左右,即便是他们,也不敢在外逗留太久。三区法律规定,十二点是宵禁时间。一旦宵禁期间被巡逻的监管者发现游荡在外,便会遭到严重的处分。

    告别了同伴以后,男子喝着酒,心情颇好的走进了一条巷子。路灯下,他的影子被拉的狭长,附近人家的灯光早已熄灭,四周格外寂静。男子哼着小曲,摇摇晃晃的走在巷子里,时不时抿着酒,心里盘算着家里剩下的那批恰特,是不是应该再找个时间带去黑市。

    此时的巷子里一片寂静,只能听到他自己的脚步声。眼看着前面就快到自己家了,就在这时,他忽然注意到,路灯之下自己的脚边,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一个黑影。男子瞪大了眼睛,还没来得及回头,旋即便被身后的人捂住了口鼻。对方力气奇大,无论他如何挣扎,都无法逃脱他的钳制。

    “不想死的话就给我老实点。”他的声音冷冽,言语之中满是威胁,不光如此,一把明晃晃的匕首也架在了自己的脖子前。

    男子酒醒了一半,他打了个激灵,点头如捣蒜。那人掐着自己的脖子,胁迫着他走进了巷子深处。这里漆黑一片,没有路灯,仅能透过月光勉强看清巷子里的模样。身后那人微微松开了胳膊,低声问道:“你说的黑市于什么地方?”

    “黑,黑市于东侧贫民区十三号大街一家杂货铺的地下。”男子艰难的吞了口唾沫,老老实实的说道:“你想去的话,只要找到杂货铺的老板,跟他对上口号就行。”

    “还有呢?”男人的话不多,声音低沉,听上去很年轻。

    “就这些了……”男子话还没说完,对方便捂住了他的嘴巴,紧接着,只觉得右手小拇指处传来一阵扎心的疼痛,伴随着“咔啦”一声清脆的响声,那人竟然直接将他的手指折断了。

    “唔……唔……”男子痛的想要尖叫,却被对方钳制得死死的,他出了一身虚汗,剧痛令他浑身脱力,他软绵绵的半跪在地上,而对方的匕首依旧抵在他的脖子边,声音冰冷:“再给你一次机会。”

    “我错了,不要杀我……如果没有中间人引荐,在对上口号以后……还要出示一样物件。他们确定你的身份以后,便会准许你进入黑市交易了。这次是真的,没有半点假话。”男子几乎虚脱的说道。

    与此同时,身后那人也松开了自己,他一个趔趄摔倒在地,哆哆嗦嗦的抱着自己的胳膊,同时吃力地转过身,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在威胁自己。

    借着头顶的月光,男子看到了一个瘦削挺拔的身影。他带着兜帽,遮住了面容,加上巷子里很黑,根本无法看清他的长相。可即便如此,男子还是一眼就认出,对方并不是营地中心的人。他的衣着打扮,一看就是来自贫民区的。

    贫民擅自闯营地中心,这可是一等一的死罪!

    男子惊讶的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道:“你……你怎么混进来的?”

    然而对方并没有理会他,而是一步步走上前来。似乎是预感到了什么,男子当即惊慌失措的抬起头,想要放声大喊求助。

    然而对方铁钳一般的手却狠狠地扼住了他的脖子,男子脸涨成了猪肝色,他艰难的喘着气,断断续续的求饶:“对……不起……不要……”

    “你刚才说笑的时候,可不是这副模样。”青年安静的看着对方,此刻,男人终于看清了对方的样貌。

    青年的长相可以说相当俊美,他肤色苍白,虽然衣着褴褛,却依旧难掩眉宇间的贵气。

    他那幽暗深邃的眸子如同黑夜般冷峻,嘴角勾起微微的弧度,男子怔怔的盯着他,可下一秒,对方左手一翻,那把闪着寒光的匕首,便已经直直的捅进了男子的胸口。

    男人似乎没想到他会真的动手,他拼命挣扎着,对方却再次加重力道,缓缓将刀子捅进了他的身体。很快,男子的目光逐渐涣散,脑袋也软绵绵的歪在了一旁。

    青年松手,面无表情的审视着面前的尸体,眼底没有任何情绪。他弯下腰,将匕首拔出,用对方的衣服擦干净上面的血迹,随后才将匕首收回了腰间。

    他在尸体身上翻找了一圈,很快便摸出了一把钥匙以及一块巴掌大的铜制牌子。将这两样东西放进口袋,青年站了起来。

    就在这时,一条泛着白光的项链在他起身时,不小心从脖颈前滑了出来。

    青年微微一怔,原本冰冷的眼神也柔和了不少。他动作极轻的攥住了项链,随后用那只没有沾血的手,小心翼翼的将它塞回了衣领之中。

    “等我。”青年喃喃的捂着胸前,疲惫的靠在墙边,深深叹了口气。他将帽檐拉了下来,遮住了自己的面容。借着夜色的掩护,青年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了巷子里。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