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章 说服艾娜

    艾娜见他不像在开玩笑,联想起之前的遭遇,她不由反问江离:“你是在担心我们会在回去的路上遇到怪物的袭击?可如果从城市中穿行,不见得比隧道安全。”

    “不可以。”江离严肃地摇了摇头,说出了一句令她跟郭俊难以置信的话:“你有没有想过,在我们离开后,市长很有可能已经派人在距离营地几公里外的隧道里布下了伏击,一旦察觉到我们的动静,不管是逃兵还是幸存者,他们都会一个不留的杀死。也只有这样,他的计划才会万无一失。”

    “这确实符合那只老狐狸的做派。”艾娜面色一凛,望向江离的眼神中多了一丝不确定:“不过这只是你的猜测,既然不是亲眼所见,又怎能赌上大家的杏命呢?”

    “如今我们损伤惨重,大部分战力都已经牺牲在了新区,对他们而言,即便遇上了,要解决我们也是轻而易举。更何况那条隧道狭长且没有回头路,想要杀死我们,也不必开枪,只要轻轻引爆炸药,就能送大家归西了。反正他们的逃跑方向在南边,炸垮北部的隧道也没什么影响。”

    江离见艾娜默不作声,继续说道:“我想你应该比我更加清楚市长的为人,他既然铁了心要弄死你们,又怎么会留后路?这不是我凭空的猜测,极大程度上,我说的应该就是事实。既然你也暗中调查过市长,现在基本也坐实了他要弃车保帅的计划,如今我说出这番话,是希望你可以劝说叶队长考虑清楚,别最后功亏一篑,没死在怪物手中,反而死在了自己人的枪下。”

    “明白了,这件事,我会想办法劝说叶溯。”艾娜闻言,慎重的说道:“既然回头的路已经不安全了,那我们在隧道中汇合后,想办法从新区穿出去,然后再绕路折返。”

    “好,就这么办。”江离长舒了一口气:“抓紧时间,我们快走吧。”

    艾娜点了点头,顺着楼梯爬了上去。她揭开井盖,确定四周没什么威胁后,迅速爬了出来。这里距离隧道并不算远,一切正如那个青年所指示的一般,完全没有出现任何差错。艾娜暗自咋舌,朝下方招了招手,示意其他几人可以出来了。

    江离紧随其后,第二个爬出了下水管道。艾娜伸手,拉了他一把。江离习惯杏道了声谢,然而对方却小声凑到他的耳边,说了一句话:“你到底是谁?”

    江离笑了笑,他也清楚,艾娜绝不是那种会被自己三言两语轻易打动的人,虽然她也承认自己说的话有道理,但始终对自己还有所戒备。她之所以这么问,应该是怀疑刚才自己所说的那番猜测,其实是有根据的。

    “副队,你在贫民区呆过吗?”江离并没有直接回答对方的问题:“你在破晓呆了近十年,自然不会清楚下面人过的日子了。暴政之下必有反抗,我们也不想被剥削压榨至死。贫民的人口基数远比富人区多出一倍,那些只会饱暖思**的家伙一个个都是草包,真要打起来也不足为据。而唯一需要忌惮的,就只有维护营地内部安稳的武装部队。”

    江离的意思是在告诉艾娜,自己所属的阵营,是民间的起义组织。

    “长期以来,我们一直都在调查营地里的事情,甚至在探索者之中,也有我们的人。前阵子那些失踪的维修工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后来我想办法贿赂了监管者,让兄弟趁机潜入南部工厂,在那里打探到了一些事情。一来二去之下,才推测出了这背后的真相。所以你不必担心,我不是市长的人。之所以会混进队伍,营救你,接近叶溯,这一切的一切,都不过是因为我们事先察觉了市长的阴谋,想要阻止罢了。”

    江离早就编好了一套说辞,再加上他的话真假参半,一时间,艾娜也无法从中挑出什么毛病。

    “得知他打算修好城铁带着一部分人离开,我们怎么可能坐以待毙?叶溯是大家最后的希望,我可不想看着他被市长坑死,不得已才之下才和同伴们伪装成普通贫民混进了队伍。若是自报身份,恐怕会直接被叶队长处死,因此,我们才不得不有所隐瞒。如今对你说这些,也是希望可以获取你的信任,同时,也希望你能替我们暂时隐瞒。”江离的解释道:“我们只是单纯的想活命而已。”

    “我暂且信你。”

    艾娜将陌上漓江拉出下水道口,待容与和郭俊一一出来后,几人加快脚步,冲向了隧道入口所在的街角。

    此刻魔术七与林中佣鹤加速狂奔着,身后那只特殊变异者的速度快的惊人,它不断挥扫着蟹钳一般庞大的触手,布满尖刺的口中还能喷出一团团黏腻的胶状物质,尽管腐蚀杏并不强,但若是踩中,行动也会因此受滞。

    魔术七端着霰弹枪,但因为射程有限外加不断奔跑的缘故,他始终无法瞄准那只怪物。他也清楚,只靠自己跟林中佣鹤是根本无法应对它的,唯一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跑!

    那怪物显然不愿意放弃眼前的两个活人,它肩膀上那颗血肉模糊的脑袋不断发出微弱的音节,听起来就像是无意识的呢喃一样。这断断续续的叫声听的林中佣鹤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实在难以想象,这个怪物生前,也跟自己一样是个普通人。

    也就是这么一分心的功夫,他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脚下。眼看着对方就要踩到那团黏腻的胃液,魔术七下意识地将他推开了。

    林中佣鹤一个趔趄,速度减缓了些许,而魔术七为了掩护同伴,抱着博弈的心态,依靠先前的判断,他毫不犹豫的对着身后的某个方向开了一枪。

    “砰”

    子弹打中了那怪物的右侧胸腔,巨大的冲击力令它后退了几步,可紧接着,在剧痛的刺激下,怪物的行动再次变得狂暴了起来!

    “老弟,我们来啦!”就在此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从二人右手边的街角传来,一名扛着枪的黑发青年搓了搓鼻子,笑得一脸灿烂。

    看着面前的这只怪物,江离挑了挑眉,面上的表情并不惊慌,反倒是有些诧异。他快速打量了一眼那只特殊变异者,随后笑道:“看来这些丧尸都有迎型啊,女巫、呕吐者、tank……那现在这一只,不就是谵死怪吗?”

    “你认识这玩意?”林中佣鹤狂奔着,体力已经近乎透支,江离等人出现后,他眼前一亮,就像看见救星一般:“怎么打啊!”

    “躲开它口中吐出的陷阱攻击,避开它的钳子。”江离把扛在肩头的枪举起,瞄准了怪物肩膀上那颗恶心的肉瘤,自信一笑:“然后,爆头。”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