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九章 朋友

    众人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这才想起背包里还装有大量逃生工具。他的随机应变能力令魔术七刮目相看,见江离开始捣鼓装备,他走上前说道:“我可以先过去。”

    “那……那就拜托了。”想起对方的身份,江离也不再逞强。魔术七点了点头,熟练地将锁扣别好,固定住牵引绳,在众人心惊胆战的注视下,他从楼上一跃而下,那根麻绳也瞬间绷得笔直。魔术七悬在三楼与四楼之间,他稳住身形,攀上了墙壁,踩在了空调外机之上。

    调整好状态后,魔术七双腿发力,猛地蹬离。在他身形离开的瞬间,他脚下踩着的空调外机发出了“咔啦”一声,生锈的支架猛地断裂,紧接着,便摔到了空地之上。

    听闻这一声动静,下方的丧尸也纷纷扬起脑袋,它们朝着上空伸出爪子,如同忘川河里的鬼手一般,想要将人拉入无尽的深渊之中。

    众人替魔术七捏了一把冷汗,然而对方却丝毫未受影响。他吸气收腹,双腿绷直,依靠着刚才的加速度,猛地踹向了那扇玻璃窗,随后双臂也稳稳的抓住了窗沿,成功到达了对面。

    “成功了!”江离激动的朝着对面比了个大拇指,随后便催促众人赶紧行动。

    待魔术七固定好绳索后,江离把自己的锁扣牵在了郭俊身上,对他说道:“你先走。”按照顺序,逆流的鱼和陌上漓江也依次到达了对面。

    “王大哥,李大哥,你们先走。”江离有条不紊的指挥着众人。此刻,天台的铁门后已经传来了令人胆寒的撞击声,但由于绳索承重有限,众人不得不依次一个个通过。

    待王开阳和李古离开后,林中佣鹤也穿上了逃生装备。

    石文鑫胆怯的看着他们,其中有好几次他都想插队,但看到容与那张阴沉的脸,只得强压着心底的仓促,站在一边等着众人撤退。然而,看着那扇即将被冲破的铁门,石文鑫的内心再一次被绝望所填满。他明白,自己很可能作为最后的弃子,被众人彻底抛弃。

    石文鑫默默攥紧了胸前的怀表,想到家中年迈的母亲,死去的同伴,他终于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泪流满面。他将匕首拿了出来,已然有了自我了结的打算。

    “你走吧。”

    在林中佣鹤到对面后,江离忽然回过头,望向了石文鑫。

    原本不抱什么希望的他在这一瞬间几乎以为自己幻听了,石文鑫激动的话都不会说了,看着江离的眼神,这才哆哆嗦嗦的背起了包,连声道谢后攀上了滑索,飞快的荡向了对面。

    “吼……”

    此刻,天台的铁门已经被撞开了一半,但由于还有一根铁棍卡着的缘故,才没有让丧尸在第一时间冲进来。

    “快点啊!要来不及了!”此时,陌上漓江忽然发现窗台边的绳子已经被严重磨损,眼下看起来,似乎支撑不了多久了。

    这一边,容与也明白时间不多了。他将锁扣丢在了江离脚边,同时抄起了手中的工兵铲,对江离说道:“你快走吧。”江离对此颇为诧异,而对方的眼中,却流露出了前所未有的认真。

    他看着江离,释然的笑了:“说老实话,一开始被拉入这个游戏以后,我就没想着自己能活着离开,只是觉得走一步,算一步吧。也许有一天,我还是会死在其他任务里,反正我的人生已经糟透了,命运再怎么戏弄我,我也认了。”

    “你……”江离还没说话,便被他打断了:“我一直觉得自己只配活在黑暗中,做一只见不得人的老鼠。我在福利院长大,在所有人眼里,我是个孤僻的怪物,哪怕是我的养父母,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们把我送到了外国念书,未曾亲近过我。”

    容与告诉江离,自己在现实中是一名建筑设计师,他年轻英俊,收入不菲,身边也不缺女人陪伴。在外人眼中他事业有成,是人生赢家,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在夜晚来临之际,那种孤独和恐惧感是多么的让人绝望。

    “很高兴认识你,我希望你可以活下去。”容与的声音不大,但却铿锵有力:“交到你这个朋友,我陈归远死而无憾。”

    “咔哒”

    后腰传来了一声清脆的响声,他诧异地扭过头,却对上了江离那张没心没肺的笑脸:“原来你叫陈桂圆啊,这名字比容与好听多了,那个太文艺,不适合你。”

    江离把锁扣重新扣在了对方的身上,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既然你把我当朋友,那也告诉你我的名字吧,记住了哈,我叫江离。好了,麻溜的,赶紧走。”

    “可是……”容与还未说完,便已经被江离拽到了天台边缘。江离虽然看着瘦弱,但力气却不小。他猛地一推,便将他送了出去。

    容与抓紧了身后的吊索,顺着绳子飞速划到了对面。就在他刚攀上窗户的瞬间,身体猛地一轻,而魔术七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在林中佣鹤跟王开阳等人的帮助下,将他拽了上来。

    看着那截断裂的绳索,与此同时,身后建筑的天台上传来了一声沉闷的响声,那扇铁门终于被丧尸们冲破了!

    “江离!”此刻容与什么都顾不上了,他趴在了窗边,看着对面天台上鱼贯而入的丧尸群,撕心裂肺的叫着对方的名字,浑身的血液也仿佛在这一瞬间凝固了。陌上漓江手脚冰凉的站在原地,她死死的望着对面江离的身影,呼吸也愈发急促了起来。

    然而天台之上,江离听到身后同伴的呼喊,方才松了口气。既然所有人已经平安转移,自己终于可以不用顾忌了。他背着包,一鼓作气冲到了天台中央广告灯牌下方,顺着脚手架爬到了距离地面莫约两米高度,下一秒,看着陆陆续续朝自己冲来的尸群,江离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只见一颗颗冒着浓浓白烟的手雷被他精准地抛进了密集的尸群中,伴随着“嘭”一声巨响,一团团火浪瞬间扩散,焚烧着尸群。手雷爆炸后的弹片四间,炸向了附近的丧尸,腥臭的黑血四处飚射,一部分丧尸在热浪的冲击下摔下了天台,另外一部分则被炸得四分五裂,天台上满是断肢鲜血,场面惨不忍睹。

    受到冲击,脚手架摇摇欲坠的晃荡了几下,江离也用身体拼命撞击着铁架,而那些狂暴的丧尸在受到伤害后,更是发了疯一般的攀上了广告牌。终于,那本身已经腐朽的铁架下方发出了咔啦一声巨响,直接折断了。

    “哐!”

    广告牌应声倒下,搭在了对面一栋居民楼的天台边缘,形成了一座天然桥梁。那些丧尸措手不及,如同下饺子般一个个从架子上掉了下来。而江离却稳稳当当的悬在半空,他的腰间被自己用绳索固定,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脸色也变得一片铁青。对于有着轻微恐高症的他来说,能做到这一步,实属不易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