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五章 搜查酒店

    在听王开阳讲述完关于黑市交易之下所隐藏的罪恶后,江离只觉得手脚发凉。他始终无法相信王开阳所说的那些残忍的事情是真实存在的。

    “我以前也不信,直到半年前有一次,在无意间接触到了一个负责牵线的中间人,他兴致颇高的说晚上有场罕见的表演,盛情邀请我去开开眼。我在黑市混迹了这么久,对他口中提到的表演却是闻所未闻,好奇之下便答应了。现在想想,如果时间能倒转回到当时,我一定不会赴约的……”似乎是想到了当时的场景,王开阳皱了皱眉头,没有继续说下去。

    “请问是什么表演?”林中佣鹤有些好奇。

    “他们会奴役一些人,让他们互相残杀以此取乐;更高级一点的,还有人口拍卖,一般以虐杀取乐,尤其是清秀的女杏,能拍卖更高的价格。”王开阳闷闷的说道:“这种残忍的余兴节目不多见,但确实存在。反正就算失踪几个贫民,也不会引起上面的注意。”

    “总而言之,那里都是给一些变态富人取乐的。”李古看着陌上漓江和逆流的鱼说道:“尤其是你们这种小姑娘,去了黑市可千万别乱跑,一定要跟紧同伴。这样的事情不是没有发生过,有人带着女伴去黑市,一个不留神人就不见了,等再见到她的时候,已经被开膛破肚分解的只剩下脑袋了,丢在垃圾堆里了……”

    “明白了。”逆流的鱼脸上流露出了一丝胆怯,她吞了口唾沫,忍不住将身子贴近了江离一些。

    另一边,江离托着腮想了想,询问李古:“对了,您刚才提到过,那些富人也会去黑市交易?”

    “是啊,咱们拼死拼活淘来的黄金、钻石还有一些华贵的装饰品就是他们需要的,对我们来说,这些东西本身毫无价值,但却能用来交换水跟食物。除此以外,那帮变态的家伙最喜欢的就是拍卖奴隶,然后看表演。”李古愤恨的说道。

    听二人描述完后,众人心里为之一惊。没想到营地内部的贫富差距竟然如此严重,贫民为了生存不计一切手段,却也只能勉强糊口;可富人却能为所欲为,任意鱼肉,视人命为儿戏。

    “有人失踪被杀,难道大家都不反抗一下吗?”容与询问道。

    “以前有过啊,自家女儿失踪了几个月,年迈的母亲到处求人,大家心里虽然同情,但为了生存,我们自己还应顾不暇,哪里有空帮她找人呢?更何况,遇到这种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了,她女儿八成是被弄到黑市了。可那个母亲不知情啊,她每天都在营地巡逻区附近跪着,希望引起监管者的注意,但依旧一点用都没有。”王开阳叹了口气。

    李古接茬:“过了大概两个月,她就不去闹了。我们以为她死心了,直到后来,在东边的垃圾场附近发现了她的尸体。很明显,黑市的那群人杀鸡儆猴呢。”

    他说完后,众人皆是一片沉默。

    “这个营地的根已经烂了。”容与摇了摇头。

    王开阳起身,舒展了一下筋骨,表情倒有些不以为意:“这些东西存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们又能怎么办呢?反正活着,就是最大的恩赐了。对了,这家酒店面积还挺大的,昨天咱们什么都没干,现在闲着也是没事,大家不去转转吗?”

    “估计没什么有价值的物资了吧。”林中佣鹤起身道:“上一批人住了进来,肯定都搜过了。”

    “闲着也是闲着,说不定能捡漏呢。”李古也不愿意错失任何机会:“再说了,程队长也交代了不能出去,咱们总不可能坐在这里大眼瞪小眼看一天吧。”

    江离非常赞同二人的提议,尽管男尸背包里的东西已经被程元奇拿走了,但说不定在酒店的其他地方,还能找到些新的线索呢?

    几人说干就干,立刻起身前往了酒店各个楼层。这家酒店规模并不算大,但二层跟三层分别有着餐厅、酒吧、娱乐中心、spa会所以及宴会厅,至于四五楼,则是客房。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啊。”容与推开了面前已经落了灰的大门,意外的发现这里竟然是一间酒吧。他有些兴奋地冲到了吧台附近,折腾了大半天,在打开一个柜子后,竟然真的找到了一瓶完好无损的白兰地。

    “我的老天爷,竟然有酒!”此时,王开阳跟李古也看直了眼。容与倒是豁然,直接从吧台上拿了几个杯子,用纸擦了擦,便开启了酒瓶。

    霎时间,酒香四溢,王开阳跟李古伸直了脖子,闭着眼睛陶醉的在空中嗅了嗅,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自从末世到来后,我已经十多年没有闻过酒香了。”

    “来两口?”容与砸了咂嘴:“吃了几天猪食,实在是嘴里发苦,想整点儿东西润润口。老江,你喝不喝?!”他举着玻璃杯,望向了不远处的江离等人。

    江离苦笑着摇了摇头,怎么还有人敢在任务中喝酒?这位大少爷,怕是心态好的都飘起来了。

    林中佣鹤跟魔术七诧异的看着容与,而对方已经靠在了吧台边,往杯子里倒了些酒,跟王开阳和李古碰起了杯。

    “啧,还是马爹利好喝。”他抿了一口,微微摇了摇头。

    “你少喝点,真以为出来蹦迪了?”江离对容与说道:“我去其他地方看看,你别忘了正事啊。”

    “好好好,我以前可是夜店咖,这点酒根本不算什么,你放心好了。真不来一口啊?”容与摇晃着酒杯,眯着眼睛看着他。

    “喝酒误事。”看着江离推门离开,容与跟另外两个人碰着杯,忍俊不禁:“真是个没情趣的家伙。”

    林中佣鹤跟魔术七去了厨房以及spa会所,江离决定去四楼的客房找找线索,而陌上漓江跟逆流的鱼也跟了过来。因为两个妹子跟着的缘故,他先是独自一人将四楼的房门逐个打开,确定没什么尸体以后,才带着她们进屋搜查。

    “有人住过的痕迹,不过屋子里干干净净,竟然没留下半点线索。”江离翻找着垃圾桶,甚至连卫生间都没放过。

    “这里好像有东西。”陌上漓江掀开床单,忽然发现床底下有一节黑乎乎的东西。

    “我来我来,这里很脏,女孩子靠边。”江离闻言,立刻赶到,也不嫌脏的趴在落满灰尘的地毯上,费劲的伸手掏了半天。那样东西靠着墙角,看上去异常光滑,应该是不小心滚落进去的。

    江离费了不少功夫,这才吃力地摸到了那件物品。从床板下拿出来的时候,江离的身上满是尘土跟蛛网,不过他并不在意。

    此时,他的注意已经被那样东西所吸引了:在自己的掌心里躺着的,是一截干净的玻璃试管,从试管表面的灰尘来看,这应该就是不久之前被遗落的物品。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