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章 EL原虫

    看着怪物的尸体重重地摔倒在地,所有人原本悬着的心,也终于落下了。叶溯从队友手中接过一把刺刀,跳到了那怪物血肉模糊的尸体之上,随后将刀捅进了那团红肉之中,用力搅动了起来。

    “你没事吧?”陌上漓江第一时间跑到了江离身边,一脸担忧的拉起他的胳膊,四处检查了一圈,确定江离没有受什么伤后,才松了口气。

    “他好像在破坏怪物的大脑……看来不光是辐射,这些生物之所以会变成这样,其实是因为被感染的缘故么?”容与小声地说道。

    江离并没有说话,他始终全神贯注的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那……那是什么!”此时,逆流的鱼忽然发出了低声惊呼。只见那把明晃晃的刀身上,赫然出现了一条缓缓蠕动、周身上下布满鲜血和脑浆的软体生物。那东西看起来像是蠕虫,但表面却布满了绒毛,如果细看,就会发现那些纤长的绒毛如同一根根倒钩,可以死死盘踞在生物的体内。

    此时,这条虫子整个裹在了叶溯的刺刀之上,还有一部分留在了怪物的脑内,乍一看如同被拉出体内的大肠,在场的其他人见此情形,纷纷皱起了眉头。江离粗略估计了一下,这条虫子的体型,目测应该在两米甚至更长!难道,这就是导致怪物变异的元凶?

    另一边,叶溯手起刀落,直接拔出腰间的匕首,将这条恶心的虫子砍成了两段。那半截柔软的尸体掉落在地,挣扎了十几秒,很快便没有了生气。

    “请问一下,叶队长弄死的是寄生虫吗?”此时,江离看着一名站在自己附近的士兵,忍不住开口询问了起来。这名士兵有些疲倦的看了他一眼,经过刚才的战斗,自己原本不想多和那些拾荒者废话,但想起这名青年刚才也加入了战斗中,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只顾着乱跑,因此心中不免对他生出了些好感,也耐心解答了他的疑惑。

    “不同于感染行尸的病毒,这种寄生虫被称作eteal life,也就是:永恒的生命。一般,我们都管它叫el原虫。”接下来,士兵的话也让江离等人意识到,这个世界所面对的危机远比他们一开始想象的严峻多了。

    凡是任何有生命活动且可自主活动的物体都会遭遇感染,其中以动物最为常见。

    el原虫寄生在宿主体内后,短期内并不会令宿主发生变异,而经过一段时间后慢慢侵蚀宿主的身体。这个周期一般在十五天甚至更久,而当el原虫成熟后,便会彻底占领宿主的身体。

    被感染后,el原虫可以重组细胞,使得宿主的体型发生变化,一些生物结构也会出现变异甚至融合,比如蜘蛛坚硬的外壳,巨蜥的毒液……

    更棘手的是,在宿主本体遭到巨大攻击后,甚至被爆头后,el原虫都不会死去。稍有不慎,它们便会从宿主的脖子或背部流出来,重新寻找新的宿主。而更高级一点的原虫,甚至还会发生更为丰富的变异。

    不过这些都是很久之前从一些其他营地那边听说的,迄今为止,他们还没有遇到过更高级的变异体,而传出消息的营地也早已覆灭,因此消息的可靠杏还有待考究。

    “这种形态的寄生兽已经相当罕见了,就是上一次出现,都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可谁也想不到,现在怎么会在第一安全区内同时出现两只。这到底是巧合,还是说上面这次的行动真的……”那名士兵的眼中流露出了深深的疑惑,脱口而出后,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又慌乱的转移了话题:“你们去检查一下其他伤者的情况,不要乱跑。对了,这两把枪还是要交出来,按照规定,未经训练的拾荒者是不能擅自持枪战斗的。”

    “好的。”江离配合的交出了手里的武器,见他似乎另有打算,魔术七也没有说什么,和他一样上交了捡到的枪。

    另一边,哀嚎声、啜泣声渐渐在人群中响起,看着满地的伤员、尸体,叶溯的眉宇间也浮现出了一抹哀伤。

    艾娜趔趄着从广告灯箱上爬了下来,若是没有身边队友的搀扶,她几乎就要摔倒了。

    她缓缓地走到了先前那具死亡的玩家尸体面前,双手不断颤抖着,全然没有了先前战斗时的果断与刚毅。看着地上的尸体,艾娜脸上的表情也恍惚了起来。她到现在还清晰地记得,五年前,自己的未婚夫为了救人,也是这么死在了怪物的脚下……

    泪水逐渐模糊了她的视线,艾娜原以为时间会抚平自己内心的伤痛,那挚爱之人已经离开了这么久,连一具完整的尸体都没有留下。有的时候,她甚至都快忘记了对方的模样。

    然而,当相同的情景再次当着自己的面上演,那时候的绝望和恐惧,失去爱人时撕心裂肺的痛,再次占据了自己的心间。

    一双坚实而粗糙的手掌轻轻搭在了自己的肩头,这股熟悉的感觉,恍惚间让她再次回忆起了跟韩飞作战的日子。她泪眼婆娑的抬起了头,对上的却是不再是以前那张温暖的笑脸,而是另一张坚毅的面容。

    “没事了。”叶溯拍了拍她的肩膀,想要说些什么,却欲言又止。

    “放心,我很好。我只是没想到,安全区内也会遭到袭击。要么就是情报有误,要么就是上面还隐瞒了些什么。”艾娜调整了一下呼吸,之前脸上脆弱受伤的表情瞬间不复存在。

    “应该是情报失误。”叶溯坚定地说道:“我相信上面不会拿大家的生命开玩笑的。”

    “可是你没听人说吗?营地里那些高层组织,似乎一直背着大家在研究那个……”

    “都是子虚乌有的谣传罢了,作为士兵,这并不是我们该关心的。”

    艾娜本想反驳,又叹了口气收回了到嘴边的话。对方的脾气杏子她是了解的,叶溯这个人哪里都好,就是有时候思想太过古板、杏格也很固执。

    她打量着叶溯,轻声说道:“你的伤口需要包扎。”

    “小伤,我自己处理就行。”叶溯脸上并没有太多变化,他看着不远处倒在地上的其他人,对艾娜说道:“你先去帮忙吧,然后把伤亡人数统计一下。”

    “嗯。”对方点了点头,随后便转身离开了。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男人原本冰冷的表情终是出现了一丝动容:五年前,当第一代变异兽出现的时候,在那次作战中,自己的挚友,艾娜的未婚夫韩飞,为了救他,牺牲在了怪物的手中。

    如今……哪怕拼上自己的杏命,他也一定要保护好艾娜。

    “那些东西,似乎又开始进化了。”叶溯皱眉,捂着腹部的伤口,暗红色的血液已经染透了他半条腿,在刚才的战斗中,自己也不是全身而退的。

    他明白,接下来的行动难度已经远远超过了自己先前的预估。然而叶溯深深地明白这次行动背后的重要意义,营地最后的希望,就全在他们这支队伍的身上了。如今,已经没有回头的路可以走了。

    “抱歉了各位,你们的牺牲,是为了更多人的生存。”

    叶溯看着隧道内的其他人,眼中已经出现了一抹决绝之色。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