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四章 警告

    听到对方的话后,江离微微一怔,对此感到颇为意外。他知道,所谓的黑暗恐惧症,其实是一种心理疾病。

    人类对未知事物的恐惧都是难以克服的,所以,一般人对黑暗、孤独都有一种恐惧心理。

    白天,双眼可以看到一切,可以看到任何动静;可是到了夜里,黑暗笼罩大地,若是不借助光,就什么都看不到。哪怕最最微小的动静,都足以令人怀疑半天。

    而对于患有这种心理疾病的人来说,情况就更加严重了。患者往往会对黑暗产生一种强烈的条件反射,只要身处这种环境这中,就会产生恐惧感,以及无法控制的思维强迫,会不自觉地去想一些令自己恐惧的东西。

    若是在现实生活中,江离也不会对此多发表什么看法,毕竟自己对此了解并不多,但他也知道,如果情况不是非常严重的话,黑暗恐惧症是可以通过心理辅导进行治疗,从而缓解的。

    可如今情况却不一样,要知道,这可是在恐怖游戏副本里啊!黑暗对于每一个玩家来说,都是必须要去适应和克服的困难,甚至可以说是家常便饭。可这个家伙,竟然患有黑暗恐惧症?

    江离不禁叹了一口气,小声说道:“我去,那你之前是怎么混过来的啊……”仔细回忆一下,从新手教程到现在的每一个副本,游戏场景都会出现这种漆黑阴森的环境,这也是恐怖游戏的常规套路了。如果对方真的有这样的心里隐患,那他前面的副本,究竟是如何熬过来的?

    但如果这些都是真的,那就难怪昨天晚上,他会gay里gay气的提出要跟自己一起睡觉;而从刚才到现在,也总是贴着自己走路,好几次都快把自己挤到墙角去了。

    容与抓着他的胳膊,感觉心里安稳了不少。他深呼吸了一口气,苦笑道:“其实我已经在现实中努力接受过治疗了,病症也有所缓解。如果身边有人,或者有光源的情况下,我还能尽量克服一下,只不过今天在隧道里前行太久,有些受不住了……”

    “这样啊。”江离有些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忽然能理解对方了。其实自己也有轻微的恐高症,平时去游乐园都绝对不会挑战类似过山车、跳楼机这样的惊险项目,就连生活中坐直梯,也尽量避免靠在扶手一侧。他可以想象到对方现在的情况,就好像逼着自己这个恐高患者去走钢索一样,那种心理上的压迫,说实话,确实非常难受。

    “你再坚持一下,等会儿休息的时候放松些吧。”江离的语气比先前缓和了不少,而容与因为身体的原因,并不能说太多话,只是出于礼貌咬着牙道了声谢。不过他依旧能感觉到,黑暗之中,对方的手始终搀扶着自己,就连手电筒的灯光也偏向了他的脚下。

    艾娜也并没有敷衍大家,在赶了半个多小时的路后,他们果真在前方见到了一处荒废的站台。而就在这个时候,队伍前方的叶溯停下了步伐。他抬起胳膊,示意众人不要发出任何声响。

    这一瞬间,队伍里的气氛忽然紧张了起来:虽然这里是已经被清扫出来的安全区,但并不代表此处没有行尸出没。在来的路上,江离也听其他人提到过,此前并不是没有出现过拾荒者在安全区内遭遇袭击的情况。

    叶溯翻身上了站台,留下艾娜和其他人守候在原地。

    江离见他身手不俗,动作干净利落,竟是没有发出半点声响。他在站台上站了不到一分钟,随后便熄灭了手电筒的灯光,紧接着,整个人便如同一条矫健的鱼儿,行悠流水的潜入了黑暗之中。

    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队伍里始终保持着安静的氛围,众人凝神屏息,仔细倾听着四周以及头顶的动静,而在艾娜的授意下,所有人都关掉了手里的电筒。考虑到身边的容与,江离犹豫了一下。而对方只是轻轻捏了一下他的胳膊,似乎表示自己可以接受。

    伴随着光源的消失,隧道再次陷入了一片死一般的寂静之中。黑暗如同汹涌的潮水,在这一瞬间将众人吞没。

    容与张着嘴,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他睁大了眼睛,似乎想要努力地在这黑暗之中找寻到一些可以看清楚的地方。他不想闭上眼,因为只要一闭眼,自己就会有一种坠入深渊的绝望感,而那段该死的、痛苦的回忆,也会再次涌上心头。

    那是自己就算死,也不想再体验一次的经历,那是自己拼了命想去忘记,却又无法忘记的过去。

    他颤抖着伸出手摸向了自己脖子上的黑色莲花纹身,即便那道伤疤已经被完美的掩盖住了,但自己内心的伤口,却依旧无法被修复……

    “你这个孽种根本不配活着,你怎么还不去死!”

    “别打了,再打下去要出人命了……”

    黑暗之中,男人的辱骂声,女人的哀求和哭泣声不断钻进他的脑海中,容与的身体剧烈地颤抖着,呼吸也愈发急促了起来。

    他双腿一软,险些站不住摔倒。

    可就在这时,黑暗中有一双温暖的手坚定的扶住了自己,而很快,队伍前方也传来了艾娜的声音:“目前一切安全,可以休息了。”

    众人打开手电筒,在隧道恢复了光明的瞬间,容与脑海中那段痛苦的回忆骤然消散,他大口的喘着粗气,却对上了江离那张充满担忧的面容。

    此时,凌梦也注意到了容与的不对劲,她低声询问了一下对方的情况,而江离想了想,出于尊重,决定先隐瞒容与的病症,只是说他受了伤,暂时还没有恢复。尽管凌梦有着治疗专精的天赋,但考虑到现在是末世的背景设定,对方感染的病毒可能不在自己的治疗范围内,再加上又是江离说的话,几乎没有怀疑,凌梦毫不犹豫的相信了。

    “接下来有三十分钟的休息时间,在这段期间,你们可以吃些东西补充体力,不要随意走动。”艾娜说完,便跳上了站台,似乎在跟叶溯商量着什么事情。

    江离扶着容与坐在了站台边,从包里拿出了一瓶水和压缩食物,递给了他:“你先吃点东西。”

    “谢谢。”容与接过水,朝江离感激一笑。

    三人聚在一起,本打算吃点东西补充体力。可就在这个时候,江离忽然注意到,一名年纪在三十岁左右,身强体壮,长相古板的中年男子朝他们走了过来。

    “他们是想结盟吗?”凌梦注意到对方的玩家身份后,小声询问道。

    “应该吧,我去会会他们,你俩休息一下。”江离示意他们稍安勿躁,自己则站了起来。凌梦乖巧的点了点头,轻声道了句注意安全。她从怀中幻化出了一卷绷带,对容与说道:“我再帮你治疗一下吧。”

    “有劳了。”容与抬起头,对上了她的目光。尽管凌梦的语气听起来还是那么的和颜悦色,可就在江离走开的瞬间,容与却忽然发现她望着自己的脸上已经全然失去了笑容。

    她利索的替自己包扎着伤口,声音却愈发冰冷了起来:“我知道你有事情瞒着我们,虽然我对你这个人没有任何兴趣,但我丑话说在前面:如果你心怀不轨,又或者做出了什么会伤害到他的举动……”

    她的余光落在了不远处江离的身上,随后又慢慢转了回来,死死盯住了容与的脸。那眼神和之前自己看到的如出一辙,冰冷如霜,没有任何感情:“我会杀了你。”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