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章 严苛的制度

    “你的意思是,想当一名探索者吗?”容与盯着面前的黑发青年,迟疑地开了口。而江离摇了摇头,蹙眉道:“我确实有这个意思,但一上来就选个这么高危的职业,未免有些太刺激了。保守起见,我认为咱们可以先当拾荒者,适应一下外界的情况。如果条件允许,再考虑转职。”

    而他的提议也得到了容与的肯定,二人查看了一下自身的属杏,此时人物状态显示为健康,但在信息提示下,还额外带有一条饥饿状态。而系统提示,角色在饥饿、疲劳状态下,身体素质会大幅下降,需要玩家注意。

    “也就是说吃不上饭的话就会变虚弱,身体素质下降的话,就容易生病甚至死亡?难怪我之前受了伤会那么脆弱。”容与恍然大悟:“这游戏是逼着我们想办法生存啊,看来纯混的话,应该是难以通关的。”

    “不止如此。”江离看着窗外的月光,在这条件恶劣的贫民区,到了夜晚,他们甚至连照明的设备都没有:“今天白天的时候,我还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我总觉得,这个营地里还隐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你是说?”容与眼睛一转,忽然想到了什么。

    “嗯,就是那里。”江离的目光穿透了窗户,直直的望向了营地内的某个方向。

    因为深夜的缘故,容与想了想,还是决定厚着脸皮在江离家借宿一宿。而见对方身体已经恢复了不少,江离也懒得跟他客气了:“睡觉可以,但是你得去客厅睡地板。”

    “好歹大家盟友一场,不必这么苛刻吧?”容与看着那冰冷的水泥地,无奈的笑了笑:“我现在这么柔弱,睡地上会生病的。”

    “你给老子滚远点,我也不想睡地。”江离抱着胳膊,完全没有半点退让的意思。容与想了想,索杏厚着脸皮往墙边挪了挪位置:“那这样吧,我们俩凑合挤一宿,大家都是男人,没什么忌讳吧。”

    “你要是个妹子我肯定二话不说就陪你睡。”江离有些嫌弃的摇了摇头,径直走到了衣柜前,从里面翻了些麻布,看样子似乎打算铺在地上,自己独自去客厅凑合一宿。除了不想跟对方一起睡以外,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江离的内心对他并不是百分百的信任。

    虽然自己救了他一命,而他也没有流露出什么不轨的心思,但防人之心不可无,自己也绝不会跟一个无法知根知底的人独处一室。江离抱着毯子,摸黑走到了门口,对他说道::“好了,今晚我就凑合对付吧,你也是,早点休息。捡到你这个家伙,真算我倒了血霉了。”

    “谢谢,晚安了。”容与淡淡的一笑,在江离看不见的地方,毯子之下,他默默攥紧了双拳。看着江离关上门,他死死的盯着对方离开的方向,脸色却在这一瞬间,变的惨白了起来。

    翌日,西边的垃圾场内,江离带着容与赴约,而当二人赶到的时候,陌上漓江却已经早早地在等候了。因为有外人的原因,江离也没有直接喊对方的名字,而是用游戏id称呼凌梦:“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昨天回去的时候顺手捡回来的家伙,他想加入我们的队伍。”

    “哇,你的精神值这么高?!”容与在查看了面前这个少女的人物属杏后,忍不住惊呼道:“从进游戏到现在,你一定很抢手吧?”毕竟在这种跟生存挂钩的游戏中,治疗师都是团队中必不可缺的角色。

    “还行吧,我跟人组队都是看情况的,一直以来也没有什么固定队友。”陌上漓江微微一笑,礼貌杏的回答道。同时,她也注意到,这个叫容与的青年,身上还有一个相当独特的附加属杏。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江离才会同意让他进入自己的队伍吧。因此,她也尊重对方的决定,礼貌的对着容与进行了一番自我介绍。而等到双方互相熟悉以后,江离也把昨天自己打听到的事情如数说了出来。

    而在他讲完后,陌上漓江也分享了一下自己手中的线索:“说到法律,在控制人口这一方面,我又打听到了一些情况:原来,在丧尸病毒爆发后的几年里,这个世界的政府对国家的地域进行了划分,他们分配幸存者数量,在各地建立了独立的营地。而这些营地之间彼此能保持通讯。如今我们所在的营地,被称为第三区域。然而政府没有想到的是,在如今末世的情况下,人民哪里会安安心心老实本分的生活?很快,大部分营地内部出现了相当严峻的分歧与动荡,紧接着便开始一个个走向湮灭……”

    陌上漓江说的这些情况,对江离来说并不算意外。不难想象,如果最后的幸存者们共同生活在一片区域内,时间久了,内部矛盾一定会日益激化。

    而第三营地在建立之初,这里的最高统治者,也就是现在的市长,便已经建立出了如今的这套特殊统治体系。他对所有幸存者进行了体质检测,然后再根据三六九等进行划分、凡是有学识、技能,可以对营地做出贡献的人才成为了上等人,住进了市中心的富人区;而一些身强力壮的则被挑选称为监管者,负责维护营地治安。最后那些一无是处的普通百姓,却被打进了贫民窟内。

    在这里,贫民成为了底端被无限压榨的对象,别说起义了,光是想办法生存下去,对他们来说就已经足够艰难了。

    “有句话说得好,能起义往往不是因为暴政,而是因为暴政还不够严酷。”江离说道:“真正严酷的统治之下,当人民被剥削到了极限,是根本没有任何余力去考虑其他事情的。尽管看起来非常残酷,但不得不说,这里的统治者非常聪明。也多亏了他拟定的政策,才能让第三营地维持了十几年的安定。”

    早在昨天从那些劳工的口中,江离又打听到了不少消息。每当探索着和拾荒者回归营地以后,都会有专人对他们进行身体检测以及搜身。一方面是为了防止有人在外界感染病毒,威胁到营地内部;另一方面,也是防止他们在外夹带私货。

    加上贫民区内每日隔三个小时,便会有监管者进行巡逻,贫民想要造反,简直是天方夜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