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七章 死亡加速

    “是我。”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自己身后传来,段惜言压低了嗓音,示意江离不要轻举妄动。而此时江离也幻化出了一张符咒握在手中,屏住呼吸注意着四周。

    因为二人不约而同的发现,此时的别墅内已经恢复了一片死寂,先前还在尖叫的三人已经没有了任何动静。然而此刻的他们并没有急着打开手机照亮周围,江离能感觉到,此时漆黑的客厅中,还多出了另外一个“人”。

    而这个人,现在就坐在江离正对面的沙发之上。

    窗外雷鸣声震耳,一道闪电划过,将屋内映照的亮如白昼。也就在这个时候,江离隐约见到了一个模糊的黑影。他毫不犹豫的抛出了手中的道具,而厉鬼的身形在符咒燃烧的瞬间也消失不见了。

    “呼”此时江离的手心沁出了不少汗水,他打开手机电筒,照向了对面。看着空空如也的沙发,才算暂时安心一些。段惜言绕过沙发走到了茶几边,拿起了桌上的相册,用手机不断照着内页,似乎在寻找什么。江离见此情形,也走了过去,他想确定一下,其他三人是否已经遇害了。

    “等一下,这是什么?!”江离忽然指着合影的某个地方,对段惜言说道:“你看,这里……”

    段惜言经他这么一提醒,也猛地停下了动作。二人纷纷将头凑至照片前,仔细研究着那不同寻常之处。此刻,江离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一个恐怖的想法,他抓着段惜言的胳膊,有些激动地说道:“我知道了,原来是这里出了问题!”

    “没错,难怪林宛白跟安子皓的身份如此特殊。”段惜言的眼神也变得清明了起来:“我想李柔珠跟沈峰的房间里,应该就有真正的线索提示。”

    就在二人说话之时,江离忽然注意到,合影里何咏姗的身影也开始慢慢变透明了。

    “宛白,韩雅,你们在吗?!不要丢下我……”此时,何咏姗发现自己身边空无一人,不光如此,她更是惊恐地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已经不是先前的别墅客厅了。

    因为没有光源的缘故,她也说不上来自己现在到底在哪。只不过,此刻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腥味,四处还满是尘埃,脚边堆放着一些杂物,显然,自己被转移到了一个狭窄的房间之内。

    此时,何咏姗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她的后背和额头已经被冷汗所浸湿,呼吸也愈发急促了起来。

    她好像忽然明白自己在哪里了。

    “扑通”

    黑暗中,自己的正前方忽然传来了一声轻微的动静,伴随着这一沉闷的声响,似乎有什么东西滚到了自己的脚边。何咏姗的大脑在这个时候忽然变的一片空白,她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却又撞上了什么坚硬的物体。

    此刻,她再也忍受不了那种恐惧的折磨,颤颤巍巍的掏出了手机,照向了地面。果不其然,这里正是蒋美英尸体所在的木屋,而自己面前的那颗球体,正是她被斩断的头颅。

    此刻蒋美英的眼睛微微睁着,额前灰白色的头发散乱在脸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何咏姗总觉得那看似呆滞的目光中,似乎透露着一丝怨毒。

    “呜呜……”此刻的何咏姗内心已经崩溃了,她捂着头蜷缩在角落里,连迈出步伐的勇气都没有了。她哭的浑身战栗,在这漆黑阴冷的诡秘房间里,绝望逐渐蔓延至她的心头。

    黑暗中,她的哭声持续了很久,起初因为惊恐过度,她还哭出了声音,但慢慢的,何咏姗的情绪逐渐平复了些许。她还不想死,她不想莫名其妙的死在这个地方。

    为什么要杀我?

    此时,何咏姗的心里除了恐惧,更多的还是疑惑。自己在上学的时候,有做过什么亏心事吗?

    她盯着蒋美英的头颅,看着看着,一股莫名的念头涌了上来。

    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何咏姗扪心自问,自己也是一个校园霸凌的受害者,按理来说不应该跟蒋美英一样被厉鬼复仇所杀死。

    “不行,我得离开这里,去找其他人。”眼看着自己呆在这里好几分钟了,也没有出现什么意外,何咏姗顿时又生出了一些勇气。她缓缓起身,深呼吸一口气,从蒋美英的头颅边绕了过去,然后慢慢的摸索到了门口。

    借着手机灯光,她看到了门把手。这一次,何咏姗不再犹豫,直接拉开门,想要离开木屋。

    冰冷刺骨的风夹佑着雨水扑面而来,吹的她浑身猛地一哆嗦。

    “啪”

    就在这时,何咏姗只觉得自己脖子一轻,似乎有什么东西顺着衣领滑落到了地上。她下意识的低头一看,原来是自己先前一直戴着不离身的平安玉佩掉了。

    这块玉是家里某个长辈所赠,俗话说男戴观音,女戴佛,据说这块软玉能保平安,挡灾祸,并且价值不菲,是长辈的一片心意。而何咏姗也对其爱不释手,自从得到它以后,便时刻将它佩挂在身上,一方面是因为玉真的很漂亮,而另一方面……

    几乎是下意识地,她弯下腰捡起了玉佩,将其牢牢攥在了手心里。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何咏姗的头皮“唰”的一下炸开了。

    “对啊……这块玉,它不是……”何咏姗一屁股跌坐在低,脸上的表情忽然变的迷茫了起来。雨夜之中,面前的别墅已经陷入了一片漆黑的死寂,而就在电闪雷鸣的瞬间,何咏姗忽然看到,前方几百米处的大雨之中,出现了一个模糊的黑影。那个黑影就这么定定的站在雨中,熟悉的场面令何咏姗愣在了原地。

    “是她!原来是她!”

    此时此刻,她忽然瞪大了眼睛,脸色转为一片铁青。

    黑影一瞬间便已经消失在了雨中,而何咏姗再次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叫,跌跌撞撞的想从地上爬起来。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一双惨白纤细的胳膊忽然从她身后的屋子里伸了出来,一把抓住了何咏姗的头发,将她拽了进去。

    木屋的门缓缓关上,与此同时,照片里何咏姗的身影,也彻底消失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