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一章 华丽的死亡

    “哐当”

    听到这对方这么说,何咏姗不自觉地后退了几步,原本攥着的手机也掉在了地板上。只不过因为蒋美英的死震撼到了所有人,除了江离以外,并没有注意到她的异样。

    “怎么回事?”韩雅惊恐的捂住嘴,而李柔珠闻言,则丢掉了手中的香烟,转身去门边拿起了雨伞,似乎想亲自去现场确认一下。

    赵启阳一把抓住她的胳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他紧抿着嘴唇,额头也沁出了不少冷汗,似乎还没有从先前的惊吓中缓过来。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断断续续的对李柔珠说道:“别去,太恐怖了……我们还是报警等警察上门吧。”

    “不可能……她怎么就死了……不会的啊……”李柔珠猛地推开对方,情绪看上去很是古怪。江离见她撑起伞,匆匆忙忙朝着小屋的方向跑了过去,不禁陷入了沉思。

    李柔珠的表现,实在有些不对劲。

    此时,韩雅也犹豫了一下,继而对赵启阳展开了询问:“到底怎么了?蒋老师是怎么死的?”

    赵启阳闻言,忽然来了精神。他拽着韩雅的手,警惕的看着四周,继而开口对她们说道:“小心,这个别墅里还有其他人!有一个变态杀人犯潜伏在这里,就是他,残忍地杀死了蒋老师!”

    冰冷的雨水夹佑着呼啸的风不断拍打在李柔珠那张视若珍宝的脸上,她的眼睛被雨水眯住了,额前的发丝也被打湿,狼狈地贴在脸上。不知道是恐惧,还是感到寒冷,李柔珠的身体剧烈地颤抖着,双唇也毫无血色。

    她打着伞,定定的看着面前的木屋,却忽然没有了开门的勇气。

    那个女人真的死了吗?一时间,她忽然觉得有些迷茫,自己心中对蒋美英的那股恨意,似乎在听到她死讯的瞬间消散了不少。

    直到那扇门被人毫无征兆的从里面推开,李柔珠如同触电般猛地一哆嗦,手中的雨伞也掉在了脚边。

    沈峰从屋内走了出来,只是看了李柔珠一样,侧身站到门边,让开了位置。李柔珠情不自禁迈开步子,走了上去。借着屋内昏黄摇曳的灯光,她看到了落满灰尘的木地板上残留着大片暗红色尚未干涸的血迹,空气中夹佑着泥土的臭味,在这种原本封闭的环境里充斥着大量刺鼻的血腥气息,刺激着她醉酒的神经,令李柔珠忍不住反胃,冲到门口吐了起来。

    紧接着,江离赶到了现场。他冲进屋,看到段惜言正一脸平静的注视着面前的尸体,如同欣赏一件艺术作品一般。

    蒋美英的身体端坐在一张落满灰尘的椅子上,她的腰杆挺得笔直,从脖子以下到腹部则被划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里面的内脏被掏空,一把木质十字架支撑着她鲜红色血肉所构成的躯干,四周被绿色的藤蔓所缠绕。

    她双手手心朝天,置于膝盖,静静地捧着自己的头颅,脸上的表情异常平静,双眼睁着,无神的盯着前方,就好像在发呆一般。

    值得注意的是,蒋美英的口中还衔着一朵粉色的鲜花。一般在送老师长辈时,都会选择这样的花。它的花语下也隐藏着诸多亲情的故事,然而此时此刻出现在这里,却显得无比诡异。

    而在蒋美英原本断裂的脖颈部分,还插满了其他鲜花,在鲜血的滋润下,那些花朵如同孔雀盛开的尾屏,绮丽、诡异。

    “我草。”江离自认为进入游戏以来,自己已经见过了不少血腥恶心的尸体,但看到蒋美英的死状以后,他只觉得胃酸不断往外翻涌,一阵阵恶寒充斥在心间。

    一个活人,竟然被以这样残忍的手段,做成了艺术品。

    “康乃馨代表着尊敬之情。”段惜言将鲜花从蒋美英的口中缓缓抽出,扬起手举到头顶,橘黄色的灯光照在粉色的花瓣上,形成了一种妖异的桃红色,绽放着死亡华丽的气息。

    “啊!!”另一边,赵启阳带着韩雅跟何咏姗赶了过来,两个女生在看到这样猎奇的画面后,直接尖叫了起来。而胆小的韩雅更是两眼一翻,昏厥在了赵启阳怀里。

    “大家都先回别墅吧,我们不能破坏案发现场。这附近的信号塔估计出情况了,电话根本打不出去。”赵启阳横抱起韩雅,对其他几个人说道:“况且杀死老师的凶手说不定就潜伏在附近,大家必须团结起来,一起守到天亮。”

    “不行,我现在就想下山。”何咏姗的声音里已经夹佑着一丝哭腔了:“我不想待在这里了,我要离开……”

    “咏姗,冷静一点!”赵启阳提高了音量:“你看看现在外面的雨势多大,这山里没有灯光,道路崎岖,贸然驾车离开,只会遇到更大的危险。我们有七个人,只要聚在一起,熬过这六个小时,明天天一亮,我们就立刻开车下山求救。”

    李柔珠的情绪缓和了不少,在沈峰的搀扶下走出了屋子,对何咏姗说道:“班长说的对,我们现在还是回别墅比较好。”

    何咏姗紧抿着双唇,并没有淤说什么,而是默默打起伞,跟着其他人走回了别墅。

    段惜言将木屋的门锁上,而江离也站在他身边低声说道:“这必定是某个死去的学生做的。不过为什么尸体会呈现出这样的状态,我个人的推测是,可能跟厉鬼的身份有关。”

    “死亡方式相当具有仪式感,完美的艺术品。”段惜言语气中的淡然就好似真的在讨论一件物品般:“你有没有发现,在场的每个人似乎都有杀死蒋美英的动机?”

    “嗯,但蒋美英失踪的时候,所有人都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除了何咏姗。”江离说道:“虽然她隐瞒了一些事情,但我认为,蒋美英的死跟她没有关系,厉鬼也不在这五人之中。但我推测,他们一定隐瞒了什么事情。关于厉鬼的线索、厉鬼真正的身份……一切问题的根源,应该就在这些人身上!”

    “聪明。”段惜言撑开雨伞,望着前方的别墅,喃喃说道:“今夜,就让我们侧耳倾听,那名死者在黑夜中的低语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