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章 蒋老师

    说来也巧,被抽中的人正好是李柔珠。

    而这个女人,从开始到现在,也是江离的重点怀疑对象。之所以会这么说,一切问题都出在当时的那张毕业照上。

    李柔珠捏着手中的啤酒罐,似乎下定了决心。她仰头将酒一饮而尽,一改先前大大咧咧的模样,环视着面前的几人,随后自嘲的笑了笑:“要说起来,其实学生时代,你们每个人都是我所厌恶的对象。”

    这个答案和江离预期的差不多,当他看到毕业照上李柔珠的模样时,也被吓了一跳。

    那个塌鼻梁、肿眼泡、戴着厚如啤酒盖一样眼镜,还胖乎乎的女孩,竟然就是学生时代的李柔珠。若不是毕业照下方的名字确确实实对应上了,江离也难以相信这是同一个人。

    如今的李柔珠肤白貌美,尤其是那张脸,和十年前完完全全判若两人。这期间的变化,根本不是她口中的减肥那么简单。从第一眼见到对方以后,江离便在默默观察着她。

    李柔珠每隔一阵子便会去洗手间补妆,在路过镜子、玻璃等反光物体时,也总会驻足留意片刻。很明显,她对自己的外貌相当在意,能变成如今这个样子,应该花了大价钱,做了很多部位的整形。

    “上学的时候,班里一些总是嘲笑我,说我是肥猪,胖妹。”李柔珠平静的看着韩雅,继续说道:“高三那年体测,我因为怕称体重,谎称肚子痛去厕所躲了一节课,等到快下课的时候才溜回体育馆进行测量。我原本以为这样大家就不会知道了,可是第二天,班里到处都在传,说我体重有85kg。所有女生都以嘲笑我为乐趣,而当时唯一在旁边负责记录体重的,就是学委你吧。”

    “我……我不是故意传出去的。”韩雅涨红了脸,支支吾吾道:“对不起,我没想到这件事会给你造成这么大的伤害。”

    听她说完后,李柔珠眉毛微挑,望向了她身边的赵启阳和沈峰:“宛白跟子皓谈恋爱的时候,班上的男生也总在拿我开玩笑,说有肥猪精暗恋班草。而子皓……当时你跟宛白也一定觉得我很恶心吧。”

    李柔珠的话令在场的气氛降到了冰点,可她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些,而是继续说道:“我抑郁了整整一年,高考毕业后,我几乎什么都不敢吃,我拼命的运动,拼命减肥,就是为了彻底改变自己。”

    “那,那多好啊,你看你现在多漂亮,杏格也不再像上学时候那么内向了,简直是蜕变。”韩雅磕磕绊绊的说道。

    李柔珠伸出手,缓缓抚向了自己的脸,轻笑道:“我瘦了很多,但内心依旧非常自卑。我不想再被人嘲笑了,再也不要!直到有一天,我在学校里捡到了微整小广告……看到广告上那张美丽的脸,我动摇了。从那以后,我便不停地开始整容,不停地整……即便周围朋友还是父母说我现在已经够好了,但我还是不知足。我要完美,我还想更完美!”

    李柔珠攥紧双拳,瞪大了眼睛,表情也变得狰狞了起来:“你们知道吗,我曾经有过一个深爱的男友,可当他有一天发现我这张脸、我的身材,我的全身都不是‘纯天然’以后,我们的关系就变了。两个月前,他跟我提了分手,他说自己受不了了。为了变美,这些年我负债累累,却依旧乐此不彼的沉溺于改造的快乐。分手那天,男友说我病态。而这一切,不都是拜你们所赐的吗?!”

    此时客厅内的氛围一下子变得压抑了起来,其余几人面面相觑,都不敢多说什么。

    而李柔珠却忽然跟换了个人一样,刚才明明还情绪激动的她忽然掩面笑了起来:“不过你们也不用太内疚,要说最痛恨的人,其实她还不在这里。”

    说话间,李柔珠指了指天花板,压低声音轻笑道:“这别墅里,我最恨的,应该是蒋老师。毕竟,那些侮辱杏的绰号,都是她带头叫出来的啊。”

    窗外的闪电划过,将她咧着笑容的脸映衬的格外惨白。

    江离万万没想到,李柔珠那看似乐观开朗的外表下,竟然隐藏着如此深厚的怨念。而让他感到始料未及的是,一旁的沈峰猛地扔掉了手里的啤酒罐,醉气熏熏的说道:“柔珠,对不起。以前上学的时候我不应该跟大家一起嘲笑你的。其实说实话,我也特别害怕蒋老师,看到班里出现了其他被排挤的对象,我当然只能站在大多数人的立场上,一起欺负你。说实话,我真的非常讨厌蒋老师!!”

    似乎是酒劲上来了,沈峰也不管不顾了:“上学的时候,我的成绩非常糟糕,经常考班级垫底。因此,她总是在课上出言讥讽我,还提一些刁钻的问题,回答不上的话,就让我出去罚站。更过分的是,高考前填志愿,我私底下去办公室请教她的时候,她一脸轻蔑的说像我这种猪脑子,以后注定是社会底层的废物,是没有未来跟出路的!这句话,还有她说话时候的那副嘴脸,我他妈记了十年,整整十年!她现在退休了,一脸慈祥的出现在我面前,关心着我的身体,但我还是觉得特别恶心。”

    沈峰攥着酒瓶,狠狠地扔到了不远处的墙上。他沉重的叹了一口气,从怀里摸出一根香烟兀自点上,烦躁的对其他人说道:“不好意思了,让大家见笑了。”

    “没事,我懂你心情。有时候一些学校里遭受的欺辱和痛苦的回忆,虽然很快会被其他同学、老师所遗忘,但对受害者来说,却是一段难以抹消的阴影。”赵启阳沉重道。

    “像你这样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哪里明白我们差生被严苛的班主任所支配过的恐惧。”沈峰无奈的笑了笑。

    而赵启阳脸上的表情异常严肃,他伸手问对方要了一根烟,点燃后叼在了嘴边,吐了个烟圈:“说起来,我在学生时代,也是很憎恶蒋老师的。不止是我,韩雅也一样。要不是因为那件事,她的奶奶也不会在高考那阵子去世……”说话间,一旁的韩雅也低下了头,默不作声。

    听到这里,江离只觉得万分诧异。他没想到原本看似其乐融融的同学聚会下,竟然还隐藏着这样一段复杂又沉重的过去。

    这么看来的话,那么在座的每一个人似乎都对蒋美英心怀怨恨。联想起一开始任务中提到的寻找真相、查出凶手,那么如今看来,游戏中的第一个死者,该不会就是……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的楼梯忽然传来了何咏姗急促的脚步声。她打着手机灯光匆匆下楼,神色紧张的对众人说道:“不好了,我刚刚路过蒋老师的房间,发现大门开着,老师人却不见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