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四章 终结

    在暮雨潇寒伸出胳膊接触到墙壁的瞬间,那滩黑血如同有生命般的汇聚在了一起,在墙上逐渐形成了一个女人的影子,随后又一股脑的顺着她的胳膊,像毒蛇一样缠绕住了暮雨潇寒的身体。

    很快,她的脸上露出了痛苦之色。暮雨潇寒秀眉紧蹙,额头满是冷汗,身体也剧烈的颤抖着。江离看得出来,她正在努力忍着痛苦,暮雨潇寒的脸色在这个时候变得无比惨白,就连嘴唇也被她咬出血了。

    “你怎么还不出手啊!”此时他看着一旁的阿赞威,不由着急了起来:“她现在很痛苦,快点救人啊!”

    “不行,厉鬼还没有完全上身。”阿赞威攥紧了双拳,神色看上去竟然也充满了紧张。这件事成功的概率并不高,一旦仪式失败,那个女孩被厉鬼彻底占据身体,就连阿赞威也没有把握可以打败对方。

    此时暮雨潇寒已经瘫坐在了地上,她白皙的面颊以及脖颈处布满了狰狞的筋络,那些青筋如同树根一般纵横交错,几乎布满了她的右半身。她喘着粗气,后背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所浸透,就连黑色的长发也黏连在了一起,看起来非常痛苦。

    “还要多久?我们能不能做些什么?”就连老鱼干也快看不下去了,再这样下去,暮雨潇寒一定会被折腾死的!

    “什么都别做,就这么看着。”阿赞威紧盯着对方的面容,只见她原本美丽的五官之下,隐约开始出现了另一张无比狰狞扭曲的脸。

    “撑住,很快了!”牧歌注意到,墙上的黑色血液已经基本快要被暮雨潇寒吸收完毕了。

    此时此刻,她的面容已经完全发生了变化,原本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已经只剩下了白色,而原本娇嫩的肌肤上则布满了青黑色的条纹,暮雨潇寒张开了嘴,嗓子里发出的却是完全不属于她的声音。

    “如果她被厉鬼完全侵蚀,那么只能在借尸还魂之前杀死她了。”阿赞威说道:“我想,她应该也做好了赴死的觉悟。”

    听对方这么说,蒂娜也死死的攥着拳头,在内心替暮雨潇寒祈祷着。

    挺住啊,千万别被厉鬼压下去啊……

    江离第一次感觉自己在任务中如此没用,竟然只能眼睁睁看着一个姑娘在自己面前受罪,作为一个大男人,却只能站在边上替她打气。众人从未感觉过时间是如此的漫长,如今的一分一秒对他们来说都是煎熬,跟别说处于极大痛苦中的暮雨潇寒了。

    墙上的最后一滴黑血也渗透进了她的皮肤,在这一瞬间,暮雨潇寒整个人如同断了线的木偶一般,直接趴在了地上。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众人已经无法确定她究竟是死是活,而阿赞威也拔出了手中的匕首,眼中浮现了一丝不确定的神色。

    “快……动手……”就在这时,众人忽然听到了暮雨潇寒发出了一声虚弱的求救:“我快……撑不住了……”

    阿赞威大喜过望,他没想到面前这个女孩竟然拥有着如此坚定的意志,硬是咬着牙坚持到了最后,没有被厉鬼侵占意识。

    他将暮雨潇寒扶起,随后掏出了一瓶液体,让江离等人帮忙灌进她的口中。紧接着,阿赞威抄起匕首,划开了她后背的衣服,露出了对方大片皮肤。

    紧接着,他握着匕首的手腕一翻,竟是直接划破了暮雨潇寒的肌肤,开始在她的后背刻下了不知名的符号。江离看着暗自心惊,阿赞威画在暮雨潇寒后背上的是一张邪恶的厉鬼面容,尽管只是寥寥几笔,却完全勾画出了鬼魂的神韵。

    江离曾经听说过刺符,而这也正是起源于泰国,因佛牌而演变来,在国内又被称纹身、刺青。

    东南亚盛传佛教,有些法师可以用经文刺于顾客的身上,以此起到辟邪保平安的作用。据说有的刺符还能让人刀枪不入,更是可以驱邪转运,如佛牌一般,有许多神奇功效。而刺符往往需要注入法力,如今阿赞威在暮雨潇寒后背上刺下的东西,应该也是什么克制鬼魂的刺青。在那张鬼脸周围,阿赞威刺下了各种看不懂的符号,一口气刻完后,他又将瓶子里橙黄色的液体浇在了暮雨潇寒的伤口之上,液体混合着红黑的鲜血姑姑留下,见到对方的身体如同触电般颤抖了起来,在场的几个男人看了也觉得疼得不行,可暮雨潇寒愣是咬着牙,连一声呻吟都没有发出来过。

    只不过看着那张骇人的鬼脸布满了她的后背,江离暗想,若是对方真的能熬过这一劫,那么回归现实的话,后背的伤疤应该会被空间修复吧?不然像她这样白净讲究的女孩子,肯定无法接受自己的后背留下了这么恐怖的痕迹。

    阿赞威用暮雨潇寒衣服的碎片替她将后背擦拭干净,而此刻的江离也终于看清楚了纹在她身上的东西——那竟是一副鬼罗刹!而罗刹,在佛教中是指食人血肉的恶鬼。

    在如今这个时代,也有不少年轻人为了追求潮流而在身上纹下恶鬼刺青,但因为给他们纹身的师傅本身并没有什么法力,而那些图案又是找人设计过的,即便纹在身上,也不会对自身有太大的影响。

    然而暮雨潇寒后背上的可就不一样了,《慧琳意义》卷七说:“罗刹娑,梵语也,古云罗刹,讹也乃暴恶鬼名也。男即极丑,女即甚姝美,并皆食啖于人。”男罗刹样貌丑恶,女罗刹美艳诱人,而如今,她后背上就是一张穷凶极恶的黑罗刹!

    “结束了。”阿赞威擦了擦额前的冷汗,声音极度虚弱:“塔莎的怨灵已经被镇压在了她的体内,只要不破坏后背的刺青,就不会有事。”

    “厉鬼被封在她身体里了?”牧歌听对方说完后,心中猛的一咯噔。

    另一边,在疼痛的刺激下,暮雨潇寒也失去了意识,彻底昏迷在了地上。蒂娜立刻上前脱下外套盖在了对方身上,小心翼翼的询问江离:“nick,她不会有事吧?”

    “我……”江离还想再询问阿赞威一些事情,然而在这个时候,系统提示却忽然出现在了所有玩家的脑海中。

    “等一等,我还有事情没有问清楚!”似乎是有意的,就在江离喊完后,一团黑雾蓦地出现在众人面前,紧接着地下车库的场景开始逐渐褪去,阿赞威以及蒂娜的身影也如同影像般慢慢消失。等江离再次反应过来的时候,赫然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游戏大厅。

    “可恶!”江离不由骂了句脏话,他能感觉到,这个该死的游戏,还瞒着玩家不少重要的秘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