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九章 陷阱

    深夜,孤傲之影躺在病床上,明明已经异常疲惫的他却始终不敢入睡。

    “妈的,一个个心比天高的,都不肯跟老子合作。”孤傲之影回想起先前被牧歌拒绝的场面,不由更加生气了:“都怪那个臭娘们,刚进任务前就让我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出丑。”他翻了个身,努力撑着困乏的双眼,一边盯着外面的树影发呆,一边自我安慰只要坚持到明晚,任务就彻底结束了。

    夜晚的窗外寂静无声,泰国的夏季异常湿热,而他所在的病房连空调都没有。孤傲之影的后背湿了一大片,心情也愈发烦躁了起来。

    现在身上唯一能发挥作用的道具就只有检测鬼魂气息的罗盘了,他将道具放在枕边,以便随时随地监控屋内的变化。

    唯一令他感到安心的是,病房内还有两名患者,只要屋子里有人,他内心的恐惧感也会减少一些。

    此时位于靠门床位的病人忽然有了动静,他打开了床头的灯,摸索着去了一趟洗手间。孤傲之影悄悄翻了个身,看了一眼亮着灯的洗手间。

    很快,那里面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这动静在静谧的房间内显得格外响亮,他甚至还能听到对方轻微的叹息声……

    那名患者在方便完毕后,冲了水,洗了手,孤傲之影一边盯着洗手间看,一边等着对方从那里出来。受到刚才他的影响,现在的自己也微微有了些尿意。

    然而奇怪的是,水龙头已经被对方拧上了,他却迟迟没有从洗手间内走出来。

    孤傲之影忽然有些慌了,他微微起身,探着脖子望向了地面。只见敞开的洗手间门口地上,有一片光亮。一道狭长的人影静静地站在门口,却始终不曾踏出一步。

    那名病人的影子被拉得很长,细长的无限延伸,一直没入黑暗。

    孤傲之影的心跳忽然加快了起来。几乎是下意识地,他抓起了枕边的罗盘,想要看看是否有异变。可当他抬头的时候,却发现那个黑影已经不见了。

    与此同时,他手中罗盘的指针猛地转了180度,赫然指向了他自己的身后。

    “你在找我吗?”

    黑暗中,一名佝偻着背的老者忽然出现在了他背后的床边,他脸上的颧骨很高,苍老的脸上布满了皱纹,唯独一双眼睛如同毒蛇一般阴冷。老者咧开嘴,露出了一口层次不齐的牙齿,与此同时,大滩大滩乌黑浓稠的液体也从他的口中流了出来……

    “啊!!”孤傲之影被这突如其来的恐怖吓了一跳,他跌跌撞撞的从床上跳了下去,手脚并用着朝门口狂奔。

    此时孤傲之影忽然发现,走廊上的场景发生了变化,几乎所有的房间都在这一瞬间消失了,他的左右只剩下了沾满血迹的斑驳的墙壁。

    “有人吗?你们在哪?!”孤傲之影知道,一般遇到这种情况,一定还有其他玩家跟自己一样被困在了这里。如今手中已经没有任何抵御厉鬼的道具了,最快的道具需要在一个小时后才能使用,此时的他明白,自己非常需要其他人的帮助!

    而另一边,暮雨潇寒也发现了医院内的变化。

    “怎么会这样?是它要来了吗?”蒂娜惊恐的看着暮雨潇寒,有些犹豫的说道:“jane,你要小心一点,我怕我再次会被它控制伤害了你。”

    “没事,你跟紧我就好。这里不宜久留,我们出去看看。”暮雨潇寒手中抓着一张驱灵符,同时牵住了蒂娜的手,二人放慢脚步,悄悄摸到了走廊上。

    “jane,你不害怕吗?”蒂娜见暮雨潇寒神色镇定,即便此刻的医院四周已经变得一片漆黑静谧,她却丝毫没有流露出慌乱之色。

    “还好。”暮雨潇寒并没有心思聊天,她盯着手中的罗盘道具,四处侦测周围的气息,生怕厉鬼会忽然出现。二人沿着走廊走了将近十分钟,此时蒂娜也意识到,这里似乎开始出现异变了。

    兰木医院虽大,但也没有这么长的走廊。蒂娜感觉到,她们被困在了一个看不到尽头的迷宫里。而这种感觉对她来说并不陌生,在先前浑浑噩噩的梦境中,自己也有过类似的感受。

    暮雨潇寒伸出手,摸了一下身边的墙壁。她正在想办法找寻离开的出口,如今厉鬼并未现身攻击她们,难道说它的目标不是自己跟蒂娜?

    就在她思索之际,前方的黑暗中忽然传来了一声清脆的声音。

    “叮”

    黑暗中亮起了一个红点,伴随着冷白的亮光,隐约可以看到出现了一个踉踉跄跄的男人的身影。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先前遭遇危机的孤傲之影。

    也就在下一秒,暮雨潇寒和蒂娜忽然发现周围的场地在一瞬间发生了变化,变得无比开阔,而蒂娜在环顾四周后,不由惊叫了起来:“我们怎么跑到车库里来了!”

    难怪自己会对这里有着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没想到她们两个人,竟然被引到了最危险的地方!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暮雨潇寒手中迎本平静的罗盘指针,忽然疯狂的转动了起来。似乎是受到了强烈怨气的影响,罗盘根本无法锁定鬼魂的具体位置。暮雨潇寒眉头紧锁,从怀中抽出了一张低阶驱灵符。

    “太好了,太好了,还有人在!”另一边,孤傲之影看到了二人后,也惊喜的冲了过来:“我刚刚遭到了攻击,在医院里胡乱跑了很久!然后突然有一个电梯出现在了我面前,我跑进来以后,就看到你们了!”

    他一口气说了一大堆话,脸上挂着讨好的表情,眼巴巴的盯着暮雨潇寒道:“对不起,先前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害你的,希望你不计前嫌,咱们一起想办法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

    暮雨潇寒见到对方这副谄媚的嘴脸后,顿时感到无比恶心。她后退了几步,护着蒂娜跟孤傲之影拉开了距离,好像自己面前站着的并不是人,而是什么散发着恶臭的垃圾。

    然而这个时候,孤傲之影也顾不上脸面了。他双膝一软,直接跪在了暮雨潇寒面前,拼命挪着膝盖,朝她所在的方向靠近:“求求你救救我吧,我还不想死,我没有道具了,求你了!”

    “jane,他好像只是个无辜的病人……”蒂娜并不知道玩家的事情,但是见到面前的孤傲之影一脸惊惧,不禁动了恻隐之心:“我们还是带他一起走吧。”

    而就在她说话的时候,不知道从黑暗中的什么地方,忽然窜出了一个人影。

    那人的动作很快,他朝着众人所在的方向冲了过来,手中还握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

    而暮雨潇寒的动作比对方更快。她左手持符咒,另一只手从靴子里拔出了一把军刀,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速,一把抓住了跪地求饶的孤傲之影的头发,将符咒拍在了他的天灵盖上。与此同时,那把军刀也从对方的喉部飞快划过,行悠流水,一气呵成。

    伴随着血花的喷溅,孤傲之影痛苦的捂住了脖子,浑身抽搐了几下,倒在了血泊中。

    与此同时,他身上的那张符咒,也在这个时候自燃了。

    牧歌停下了脚步,一脸惊诧的望着面前那名女玩家。他原以为对方并没有察觉到孤傲之影的不对劲,可如今看来,她竟然从一开始就已经看破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