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三章 选择

    “那个男人,是不是他?”江离把佛牌商坤泰的手机递给了萨维卡,里面存着他的照片。而对方在看完后,非常笃定的点了点头。

    “果然是这样的……”江离的头脑反应很快,直接开口说道:“pong医生私自将死者的残骸或者尸体作为货源提供给坤泰,从中牟取暴利。而这些事情,都是在院长的默许下悄悄进行的对吧?”

    “没错。”萨维卡说道:“后来我去查了查,才发现原来制作阴牌,是需要将一些怨死横死之人的毛发甚至骨头放进去当材料的。医院每个月接纳成百上千的病人,也总有人在这里死去。我想pong应该是根据对方的需求,将符合条件的“材料”拿去做交易。可惜的是我手上没有什么证据,否则早就想办法站出来举报他们这一龌龊的行为了。”

    在知道背后一些列的真相后,江离和老鱼干露出了心知肚明的表情,同时他们也在心里暗自咒骂,这个pong确实死有余辜。

    塔莎极有可能就是被他害死的,并且在她死后,pong还亲自剖开了她的肚子,取出了塔莎腹中夭折的胎儿,将其高价卖给了坤泰。在此之后医院开始闹鬼,做贼心虚的pong这才通过坤泰的介绍联系到了阿赞威,请他帮忙暂时封印了塔莎的怨灵。

    老鱼干这边的情报线索表明,医院在一年半以前有过一阵子闹鬼,闹得很凶,但没过多久事情就平息了,直到最近才再次出现了离奇的灵异事件。

    而江离也终于理清了时间线以及事情的经过,看来在芭提雅的时候,阿赞威也对自己有所隐瞒。

    他骗自己说是通过坤泰的介绍,替客户解决了一桩棘手的事件。也是通过那次的契机,偶然间获得了制作路过的材料。可实际上,分明是他们将塔莎腹中的孩子炼制成了人胎路过,随后又设法镇压了她的怨灵。

    萨维卡告诉二人,一开始医院闹鬼的时候,自己也感到非常害怕。直到某天夜里值班,疲倦的她趴在桌上小憩片刻,竟然在梦里梦到了塔莎。

    也是从那个时候起,她确信了塔莎的灵魂并未平息,她就一直徘徊在这医院之中,承受着极其痛苦的折磨。

    “梦里她有对你说什么,或者做什么吗?”江离想到了自己刚才的遭遇,皱着眉头询问道。

    “不清楚,我在那段梦里只看到了自己。”萨维卡的话让二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很快就明白了她的意思。萨维卡说,梦境之中的自己似乎成为了塔莎,所见到的一切都是塔莎眼中看到的画面。

    她看到了塔莎生前养病的房间,看到了自己的脸,还看到了医院的走廊……最后的最后,萨维卡揉着眉心,开口说道:“这些片段不断闪烁着,如同走马灯一般在梦境里飞快的流逝,我只能记住几个零星的片段,其他的一概不知。唯一能确定的就是,四周非常的冰冷、漆黑、静谧。我可以感觉到塔莎的痛苦,她被困在了一个地方,她想离开,却束手无策。”

    江离和老鱼干将萨维卡好好安抚了一番,并承诺会帮助她调查医院的事情,然后想办法平息塔莎的怨魂。在送走萨维卡后,二人又回到了楼下的花园继续商量。

    江离想方设法联系了阿赞威,但由于对方的助手已经死去,他又忙着炼制道具,电话打了几通,却始终提示无人接听。

    “那家伙不会已经死了吧?又或者他根本不敢帮忙,把烂摊子全都丢给了我们。”老鱼干颇为担忧的说道。

    “不会,他这个人真的有些本事,而且极其在乎声誉。既然答应了我,他应该不会食言的。”此时江离心中也感到无比懊恼,昨晚他并不清楚事情的真相,再加上对方走得匆忙,因此自己也没有来得及追问阿赞威,塔莎的灵魂究竟被封印在了哪里。

    如今这家医院被怨气所笼罩,想要靠着侦测道具追踪怨灵的气息,实在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

    “跟当年那件事有关的知情者几乎全死光了,还剩下一个又联系不到人。”老鱼干托着腮,忽然眼前一亮:“对了,你说院长会不会有可能……”

    “刚才我问过萨维卡了,她说院长最近一直在国外参加什么学术研究报告,想要联系他恐怕没那么简单。再说了,见不到人,隔着电话,他会傻到跟你说实话吗?”江离烦躁的抓了抓头。

    如今的二人再次走进了死胡同里,陷入了被动的局面。

    老鱼干看着江离手里的木盒,那里面装着的人胎路过,正是塔莎苦苦寻觅到孩子。先前怨灵杀死坤泰,又出现在了芭提雅,究其本因还是想要寻找自己的孩子。

    “如果把这个还给她,再让阿赞威进行超度,你说事情能完美解决吗?”老鱼干的口气并不确定,毕竟谁也没办法猜透怨灵所想的一切。

    然而此刻的江离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老鱼干发现他的视线一直盯着不远处的一个穿着病号服的小男孩,看得出神。

    小男孩莫约八九岁,长得虎头虎脑,很是可爱。此时他正一脸迷茫的站在草坪上,不断环顾四周,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就在老鱼干以为这个孩子需要他人帮助之际,他看到一名中年男子拿着冰淇淋,从树后面走了出来。

    而在见到男人后,小男孩脸上绽放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大喊着:“爸爸,找到你啦!”朝对方扑了过去。男子一把抱起男孩,宠溺的把冰淇淋递给对方,笑着说道:“真棒,这是给你的奖励。”

    “对啊!就是这样!”此时,江离忽然眼前一亮,猛地拍了拍大腿:“我终于明白塔莎对我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她说:该你了!”

    “难道你的意思是她在跟你玩捉迷藏么?”老鱼干好笑的说道。

    “捉你个大头鬼啊,她是要我们找到她的尸体啊!我想,为了封印塔莎,pong一定弄到了她的骨灰或者残骸,并且藏在了医院的某个地方,然后由阿赞威进行封印,彻底困住了她!”江离恍然大悟。

    而老鱼干听他这么一说,不由陷入了沉思:“你的意思是:我们不仅需要把孩子还给塔莎,还要帮忙找出她的残骸,让她安心离开。可这么一来,咱们似乎要跟阿赞威翻脸了——你也说了,怨灵杀死了他的助手兼亲人,而那个男人又把名声看的如此之重……所以,他肯定是要想办法彻底封印女鬼的!总之,女鬼或是降头师,咱们总得得罪一个。到底应该选择哪条路?”

    释放女鬼,究竟能否彻底平息它的怨气?万一厉鬼被解放,极有可能杀死所有的玩家;另一方面,他们必须赶在阿赞威之前找到女鬼的残骸,否则必定会遭到对方的阻挠。面对一个能通鬼神的降头师,江离二人并没有任何胜算可言。

    至于剩下的那条路,就是违背女鬼的意愿,和阿赞威一起携手,将其彻底封印!

    面对这样的抉择,一时之间,江离陷入了矛盾之中。他明白,若是踏错一步,极有可能全盘皆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