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四章 头发

    林雨涵从噩梦中惊醒的时候是凌晨五点,她喘着粗气坐起身,望着身边熟睡的人,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刚进任务没多久,这里就死了一个医生。病人们议论纷纷,但因为是深夜的缘故,没过多久,大家便纷纷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了。

    此时病房内静悄悄的,林雨涵甚至可以清晰地听到洗手间内水龙头里水滴落下来的声音。她擦了一把冷汗,借着照进屋内的月光,看了一眼对方。

    那个女人披散着头发背对着自己,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对方那头乌黑浓密的黑色长发,林雨涵发自内心的感觉到了恐惧。

    大概是恐怖片看多了,一般电影里的女鬼都是这样的造型……

    她努力安抚着自己躺下,然而看着对方的背影,她还是觉得心里瘆得慌。

    要不背对着她睡觉?不行不行,那对方在自己的背后,这么一想不是更可怕?

    林雨涵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最后还是坐起了身子,盯着那名女患者的背影看了好几秒。

    从发生事故到现在,那个女人始终背对着自己,一直保持着沉睡的姿势,就连外面那么大的动静都没有将她吵醒过。

    先前被医生死亡事件所吸引,林雨涵一直没有注意过对方。现在想来,她竟然连这个女人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鬼使神差的,她忽然很想看看对方的脸。

    这间病房内只有她们两个人住,林雨涵又想起了自己很早以前看过的鬼故事,说一个女人因病住院,房间里除了自己,还有一名室友,因此平日里她也不觉得孤单。

    有时候护士医生来给她换药,都会流露出古怪的神色,女人一直没有于意。直到她出院,去办理手续的那天,她想到了自己的那名病友,无意中询问了一番。

    而其他护士告诉女人,从始至终,那她间病房里,只有她一个病人。隔壁床之前也有一名女患者,但在女人住院之前就已经死去了。

    想到这里,林雨涵只觉得毛骨悚然。和自己睡在一个病房的,真的是个“人”吗?

    她的心脏开始狂跳,双手情不自禁的抓紧了身下的床单。看着对方的背影,林雨涵甚至觉得,这个女人连呼吸声都没有发出来过。

    她是鬼吗?林雨涵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胸口上下的起伏也越来越快。

    林雨涵天生胆子就很小,被拉进这款游戏至今,她都没有获得过太高的积分。如今手头只有两百分的她只兑换了一件瞬移道具,之所以选择这个副本,也是因为玩家数量比较多而已。可她没有想到,游戏不仅将玩家分成了两拨,还在进入任务后,将每个人单独分配到了一间病房内。

    踌躇良久,林雨涵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耗下去了。她的病床位于房间最里面,想要离开,就必须从那个女人的床前经过。由于道具存在一定的冷却期,林雨涵也并不想浪费这宝贵的机会。不管怎样,与其坐在这里瞎想,不如亲自去确认一下对方的情况。

    想到这里,她鼓起勇气,悄悄下了床。

    林雨涵打开了手机后置灯光,看了一眼那个女人床脚的登记卡,发现对方的名字叫安妮,今年28岁。她蹑手蹑脚的走到了那个女人的床边,发现她的正脸被凌乱的黑色长发所遮盖,还是无法看清面容。

    忽然间,似乎是被手机灯光晃到了眼睛,那名女病人有了动静。

    她睁开眼睛,伸出手拨开了面前的长发,声音听起来异常困顿:“你在……做什么?”

    林雨涵看着面前的女子,见对方困得连眼睛都睁不开,呵欠连天的,顿时感到无比意外。而那女子对她的行为也很是不满,原来对方睡前服用了安眠药,因此才睡的很香,没有受到外界的干扰。

    闹了半天,自己被吓得一身冷汗,结果全是误会。

    那名女子皱着眉头,因为睡觉被人干扰,任谁心情都好不到哪去。尽管她说话冷言冷语,但在林雨涵心里,简直如获大赦一般:太好了,是自己想多了。

    林雨涵陪着笑脸跟对方道了歉,见那名女子翻了个身继续睡觉了,她也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彻底放松后,惊觉自己后背的衣服都紧贴在了身上,林雨涵觉得很不舒服。

    此时正值炎热的夏季,医院的病房里竟然没有空调。林雨涵看着躺在床上的室友,心里踏实了不少。因此,她决定先去洗把冷水脸,调整好心态后,等明天再找其他五个玩家汇合。

    病房的厕所和浴室是合并在一起的,这里面积并不大,仅可容纳两个人而已。林雨涵打开龙头后,那水管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奇怪声响,紧接着,龙头里竟然喷出了大量黄褐色的腥臭污水。

    水龙头坏了?林雨涵手忙脚乱的关上龙头,却依旧在猝不及防之间,被那污水弄的浑身脏兮兮的。

    “啊,我怎么这么倒霉啊!”她看着镜子里狼狈的自己,等再拧开龙头后,那自来水又变回了原先清澈的状态。

    尽管把脸洗干净了,但身上还散发着阵阵难闻的味道。无奈,林雨涵只能换下脏衣服,拉开帘子,简单的冲个澡。

    冰冷的水冲在身上,将林雨涵冻了个激灵。她调试了一下温度,随后打起沐浴液和洗发水,开始仔细地清洗身体。水汽氤氲,温度上升,渐渐的,她原本紧绷的神经逐渐地放松了下来,头脑也变得清明了不少。

    站在花洒下,她冲干净了头上的泡沫,此时一根根黑色的长发顺着自己的肩膀、身体滑落,地面上的排水管道口附近也堵满了不少头发。

    每个女生都有这样的烦恼,只要一洗头,就会掉许许多多的头发,对此,林雨涵也习以为常了。

    她弯下腰,捡起排水口附近的黑色头发,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随后用将双手清洗干净。就在这时,林雨涵忽然注意到,右手边的墙壁上,出现了一团头发。

    此时头发上沾满了水珠,就像是悬崖边石缝里倔强生长的野草,突兀的出现在了一片灰色的墙壁缝隙之间。

    林雨涵觉得很恶心。

    那团头发不是自己的,一定是其他女病人在洗澡的时候,将自己脱落的头发拢在了一起,然后抹到了墙上。于是,这团头发就那么牢牢地黏在了这里,仿佛扎根一般。

    想到这里,她嫌恶的皱起眉头,举着花洒对着墙壁,想将那团恶心的头发冲走。

    然而水喷洒在了墙上,那团头发在冲击之下变得笔直,却并没有随着水流一起被带走。就好像……它真的是从墙缝里长出来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