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三章 医院篇

    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号码,而江离并没有犹豫,直接接通了电话。

    很快,另一边传来了一个久违的声音,不是别人,正是他所担心的同伴老鱼干:“喂,是我。之前的手机坏了,到现在我才能联系到你。”

    “卧槽,你没死啊?!”江离在听到对方的声音后,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只不过他并没有矫情的表示感动,而是习惯杏的挤兑起了对方。

    “不孝逆子,你爹我活的好好的,还轮不到你担心。”此时的老鱼干正躲在洗手间内,手上拿着一部自己从护士站顺藤摸瓜偷来的手机,小声说道:“说正经的,我现在怀疑你那边的小鬼,跟医院里的这个鬼,有着一定的联系,其中可能杏最大的猜测就是……”

    “缠着蒂娜的小鬼,是医院女鬼的孩子。”江离率先开口道:“不错啊,你竟然能凭借一己之力查到这么多。”

    “哦,看来我的推测果然没错,真是个女鬼啊。”老鱼干的话让江离有些疑惑,听对方的意思,江离反问道:“你没有见到它的真身么?”

    “嗯。”老鱼干在电话那头告诉江离,这次医院里的鬼魂拥有隐身的能力,先前自己在停尸房内遭遇了一次袭击,多亏了道具的原因,他成功地逃离了地下二层,但在逃跑的过程中,他的手机不慎从楼梯上摔坏了,所以之后才一直没有接到江离的电话。

    “你是怎么猜到那个女鬼跟我们这边的联系的?”江离忍不住询问道。

    “这个……说来话长,还得从昨天夜里第一个玩家遇害的时候说起了。”老鱼干拿着电话走进了隔间,合上马桶盖后一屁股坐了上去,开始给江离讲述自己这边的遭遇。

    医院这边,每个玩家都被分配到了病人的身份。老鱼干在进入任务后不久,便目睹了医院的第一起死亡事件:一名男医生不慎坠楼死亡,当场死亡。

    由于死者是兰木医院内很受欢迎的一名年轻医生,因此很快,他坠楼的消息便传的到处都是。

    老鱼干回到病房,先前的两名“室友”也被刚才的动静惊醒了,在听到走廊里其他病人的议论后,一名年纪六十左右的老人开了口:“哎,好好一个人,怎么突然想不开呢?”

    “或许pong医生不是自杀呢?”就在这时,老鱼干右手边病床上躺着的一个胳膊和颈椎上打着石膏的年轻人坐了起来,他的名字叫阿提查,今年17岁,是一名高中生。他自我介绍说,自己因为打球的缘故不幸受伤,在兰木医院住了两个多月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听护士说了,事发当时,天台的大门被人从里面上了锁,也就是说,案发现场除了他自己以外并没有其他人。”老鱼干听对方这么一说,当即顺着他的话继续说了下去。

    果不其然,那名高中生摇了摇手指,压低声音说道:“这你就不懂了吧?难道你没听说吗,这家医院闹鬼。”

    “真假的?”老鱼干装作一副来了兴趣的样子,摇着轮椅来到了对方的床前。上了年纪的老人对这些并没有兴趣,说了几句后对方便休息了,而那名高中生似乎住院住久了闷得无聊,再加上现在毫无睡意,显然还想继续刚才的话题。

    他压低声音凑在老鱼干耳边小声说道:“千真万确,两年前兰木医院就闹过鬼,当时网上还有好多帖子。不仅是病人,就连在这里工作的医生、护士也多次目击过灵异现象。”

    高中生说着,意犹未尽的掏出手机在网上搜了一下,还真找到了一段监控视频。

    “这是之前流传在网上的,你看,画面里的这条走廊,不就是三楼吗?注意看这里……”此时老鱼干已经完全没注意对方在说什么了,他盯着视频,画面中有一个白衣护士推着车从走廊里经过,一般这个时候,大多数人的注意力都会集中于护士的身上。

    而就在此时,角落里一盆绿色的盆栽忽然诡异的动了起来,紧接着,可以看到那名护士进了一间病房,而她身后原本已经关上的门忽然再次被拉开,就好像有一个看不见的人从角落里走了出来,又跟着护士进了房间一样。

    监控右上角的时间记录显示,这起灵异事件是一年半以前的某个晚上。

    “怎么样,是不是很刺激?”高中生见老鱼干看的津津有味,更加来劲了:“我再给你讲个事情吧,我保证绝对真实!因为这件事,是我姐姐的同学亲身经历的。”

    高中生有个表姐,她的同学刚大学毕业,在兰木医院当实习生。一般手术是在打麻醉的时候都会先抽三管药水放在一旁,防止病人在麻醉过程中出现过敏。

    那一晚,他也按照惯例抽好了药水,做好前期准备工作后,负责手术的主刀医师和麻醉老师都到位了,于是手术室内的众人开始准备手术,清点前期准备的器材、麻醉药品以及相关抢救器材。

    而就在这个时候,麻醉师忽然发现那三个注射器空空如也,于是有些责怪的对实习生说道:“你怎么忘记抽药水了?”

    表姐的同学一头雾水,他再三强调自己准备了药水,就放在了病人的脚边。

    麻醉医生有些生气,指着注射器道:“你自己看看。”

    众人上前,发现注射器内确实没有药水了,而地板上确有不少水渍,显然是有人在恶作剧。

    当时麻醉医生气坏了,问了巡回护士,护士也说在准备的时候,除了麻醉实习生以外,就没有其他人进来过了。当天手术的是一名年轻的女患者,因为难产的缘故急需抢救,麻醉医生没有马上追究,而是和主刀医生一起把手术做完了。

    手术很成功,最后女病人也成功脱离了险境。事后,主刀医生和麻醉老师去了监控室,想要把当时那个恶作剧,置病人杏命于不顾的人揪出来。当然,作为最大的怀疑对象,表姐的同学也一同去看了监控。

    结果监控画面令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不寒而栗,画面中那三个被抽满药水的注射器,在完全没有人的情况下,自己缓缓的被推动着,将药液撒了一地。

    后来听人说,在抢救这个女病人之前的一周,还有一名年轻的女孩因为抢救无效,死在了手术台上。

    事后,院方找表姐的同学谈了话,希望对方不要把那天晚上的事情说出去。实习结束后,那名男生离开了兰木医院,据他所说,自己总感觉这个医院阴气格外重,尤其是晚上值班的时候,总感觉有什么人在暗处偷窥自己。

    “哎,那段视频就在我手机里,我表姐传给我的,你看不看?”

    黑暗中,高中生的脸被手机屏幕的荧光照的格外发亮。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