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九章 招魂

    “凭感觉。”面对阿赞威咄咄逼人的气势,江离不仅没有流露出任何紧张,相反地,口气还很轻松:“从见到你们的第一眼起,我就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那种异于常人的压迫感,究其根源,还是因为黑衣阿赞修炼的都是南洋邪术,又因为长期接触尸体、毒虫等至阴至邪之物,日积月累,久而久之,他们身上所散发出的磁场,也很普通人有着很大的区别。

    而眼睛是心灵的窗口,因为眼神传递出来的信息,多过于语言文字很多倍。当江离第一眼看到这名青年的时候,便已经认定,此人绝非等闲之辈。

    其实还有一件事他没有说,那就是当这两个人进屋后,自己曾经借着转身关门的功夫,偷偷使用了鬼魂侦测道具。

    而罗盘指针疯狂摆动,针体微微泛红,赫然指向了那名高大的青年。

    在很早之前,江离曾经在关山行的书里看到过相关的介绍:泰国黑衣阿赞下的降大多是是鬼降。阿赞自己有修练一个大鬼,他们会将鬼控制在自己身边,操控它去做一些事情。

    鬼降的原理是需要金主提供对方的八字照片、名字以及贴身衣物或者指甲,用这些东西可以让鬼魂精确的找到这个人,接着阿赞便会操控鬼魂附在那个人的身体背后部位,用鬼自己的磁场来影响对方的磁场,进而达到能操控对方的目的。

    而往往能做到下鬼降的黑衣阿赞,在泰国只是少数,凤毛麟角,屈指可数。

    事实表明,如今他面前的这个阿赞威,就是可以下鬼降的奇人。

    “我很欣赏你。”阿赞威阴冷的视线在江离身上来回打转,他的嘴角微微向上牵扯了一下,竟然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

    而先前代替他坐在沙发上的那名中年男子则毕恭毕敬的起了身,将座位让给了他。

    阿赞威入座,随后盯着面前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女子,忽然开了口:“蒂娜·宗拉维蒙”

    听到对方直接喊出了自己的名字,蒂娜的身体猛地一哆嗦。她有些犹豫的看着江离,而对方则一脸坦然的对她说道:“把眼镜摘了吧,人家早就看穿了。”

    听他这么一说,蒂娜才乖巧的点了点头,摘下了眼镜和口罩。

    江离知道,一般像那种本事大的高人,脾气都异常古怪。如果不在他面前表现出尊重,万一得罪了人家,背后被怎么整死的都不知道。

    所以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欺骗对方,而是原原本本的把所有的遭遇都说了出来。而事实证明,江离的做法是非常明智的。

    “一年前你从我这里请走了路过,遵照我的吩咐将其供养,从那以后便如愿以偿,拥有了如今的地位。可是一个月前,你却因为角色的缘故惹怒了路过,从那以后起,你便经常噩梦缠身,平日里也总觉得身体疲乏,经常出现幻视幻听,看到婴儿的虚影对吗?”

    “不错。”蒂娜点了点头,脸色苍白的说道:“可是昨天晚上,事情变得更严重了。”

    紧接着,她便将自己在卧室中逾遇婴灵的事情说了出来。而听完蒂娜的叙述后,阿赞威的目光变的愈发深邃,他望着桌上那只漆黑的盒子,直接伸出手,解开了缠绕盒子的棉线。

    “哎……”蒂娜又惊又急的伸出手,却被江离拦住了。他摇了摇头,示意蒂娜镇定一些。

    阿赞威解开了封印木盒的符纸,揭开了盒子。紧接着,一个莫约巴掌大小,周身漆黑,干巴巴蜷缩成一团的婴儿尸体出现在了二人的面前。

    尽管曾经在网上看过类似的照片,当第一次近距离看到那路过的真身时,江离还是忍不住有些反胃。

    “这个路过的怨气太重。当初从母体中取出它的时候,我就已经预感到了今后会有事情发生。”阿赞威盯着盒子里的尸体,继续说道:“它不甘心只当一个小鬼供人驱使,加上你对它确实很不错,已经得到了它的认可。所以,它想借你的身体转世……你明白了吗,这个小鬼,想当你的儿子。”

    阿赞威告诉蒂娜,小鬼确实不打算危害她的生命;相反地,如果蒂娜愿意把它生下来,以后也会一直顺风顺水,前途无忧。

    “什么?”听阿赞威这么一说,蒂娜险些昏厥。

    而对方那双锐利的眼睛盯着她,口气异常笃定:“这个路过,是我见过的所有里面怨气最重的,实不相瞒,就连我本人也没有办法化解它的怨气。现在唯一能做的,就只能满足它的心愿。否则时间长了,你会受它的影响,轻则身体衰弱,神智失控;严重的话,就会死。”

    阿赞威从包里拿出了一把香,随后又吩咐身后的那名中年男子去准备一只碗。

    “接下来我需要跟她独处一阵子,我将会做法招来那只小鬼,询问它一些事情。在此期间,相关的人不宜出现在这间屋内。”阿赞威看着江离,缓缓开口。

    “不行。”这一次,江离果断的拒绝了对方的要求。毕竟保护蒂娜是他们这次任务的目的之一,万一对方出了什么岔子,所有人的杏命都将交代在这里。

    “我可以不打扰你们,哪怕一会儿你们进屋做法,让我守在门口也可以。”在江离的再三恳求下,阿赞威勉强松了口:“那好吧,不过一会儿我会将婴灵招来,它不敢伤害我,也不会动她。其他的,我就不能保证了。”

    江离听明白了阿赞威的意思,脸上依旧毫无惧色。他淡淡的笑了笑,对他说道:“没关系,你们不用管我。”

    阿赞威没有说话,他打量着面前的青年,忽然开口说了句话:“你懂茅山道术?”

    江离微微一怔,并不是因为对方提到了中国的茅山术,而是这个阿赞威,刚刚说的竟然是一口流利的中文!

    阿赞威见他这个反应,当即露出了一副了然于心的神情。他低声笑道:“我爷爷祖籍闽南,年轻的时候,曾经拜师深山,学习过茅山术。”

    而他制作人胎路过,以及自身养鬼所用的,便是正统的茅山勾魂大法。

    阿赞威这个人年纪轻轻便精通茅山术以及东南亚降头术,尽管都是一些至阴至邪的术法,但不得不说,在这方面,他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既然阁下也非等闲之辈,那我便破例允许你呆在这里。只不过招魂大法存在极高的风险,万万不可受到打扰。”

    “明白,您尽管放心。”江离郑重的应允道。

    阿赞威从助手手中接过一个透明玻璃瓶,里面装着一些暗黄色浑浊的液体,看起来似乎是什么油。他让助手待在门外替自己守着,随后便将蒂娜唤至另一边的房间,正式开始了招魂。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