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八章 阿赞威(恭喜lpl冠军!)

    此时,江离带着蒂娜坐在了酒店房间的客厅,他将先前拿走的那只装鬼仔的木棺放在了桌上,而蒂娜见到这个漆黑的盒子,身体情不自禁的哆嗦了一下,眼中也流露出了惊惧之色。

    “现在知道害怕了?”江离叹了口气,对她说道:“有些东西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如果强求,最后的结果往往也不尽如人意。”

    他说完后,蒂娜紧抿着嘴唇,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神情看起来很是低落。

    “其实,你没必要这么做的。”尽管知道自己只是身处在一款游戏之中,面前的女人也可能只是虚拟的人物,但江离还是忍不住开了口:“你的先天条件很好,对待演戏这件事也是尽心尽力,吃苦耐劳。就算不请这些东西,以你的努力,只要勤勤恳恳的在这个圈子里打拼、磨炼,终有一天也会拨云见日,未来可期的。”

    在蒂娜的家中,他看到了对方为了角色准备了不少研究资料以及道具,就连卧室床边摆着的,也是剧本台词。看得出来,面前这个漂亮的女孩子是个充满上进心的人。

    而听他说完后,蒂娜的眼睛也逐渐湿润了起来。她捂着脸,小声的哭着,对江离说道:“抱歉,nick,我不应该鬼迷心窍,把希望寄托到这些东西上的。你说的对……只要我努力,一定会实现自己的心愿的。”

    “是啊,大明星。”江离递给她一张纸巾,笑着说道:“这大街小巷到处都贴满了你的海报,电视上放的还是你代言的广告,哪怕没了这玩意,你也会一直火下去的,加油。”

    “谢谢。”蒂娜接过纸巾,破涕为笑:“nick,很幸运你能一直陪在我身边。”

    “啊……这,这不是我应该的嘛,谁让你是我女、女朋友呢。”江离摸着后脑勺,尴尬的笑道。

    “是啊,我应该好好谢谢你。”蒂娜嘴角微微上扬,美得不可方物。眼看着对方笑着凑了过来,江离的心脏也开始越跳越快。

    没想到自己保留了24年的初吻,今天就要这么美滋滋的交代出去了。对方是个大美女,这波简直血赚啊!

    江离紧张的绷直了身体,他甚至都能感觉到蒂娜鼻腔中呼出的热气,眼看着对方的面容不断放大,那张粉嫩的嘴唇,和自己的距离也越来越近了……

    “砰砰砰”

    就在这时,酒店的房门不合时宜的被人敲响了。蒂娜被吓了一跳,身体猛地一震,有些不好意思的拢了拢耳边的碎发,赶快带上墨镜和口罩坐回了原来的位置。

    ……

    “就特么不能晚一分钟进来吗?”江离懊恼的起身,走到门口拉开了房门。

    此时的门口站着一高一矮两个男子。高个的男子年纪三十不到,皮肤棕黑,鼻梁高挺,留着遮目的长发。他身形健壮,尽管只是穿着一件宽松的黑色t恤,搭配军绿色长裤,缺依旧难掩衣服下面隆起的肌肉。男人的脖子边上还有刺青,一看就是个不好惹的家伙。

    而此时这名男子恭敬地站在一边,他的身旁是一名四十左右的中年人。对方也是一身黑衣打扮,头发微微有些发白,黝黑的肌肤上布满了纵横交错的筋络,他的眼神异常锐利,当目光落在江离身上的时候,他总觉得对方已经将自己全都看透了。

    更重要的是,当这两个人出现在自己面前时,江离背后的汗毛不自觉的竖了起来,他能感受到这两个人浑身身上充满了邪杏——大概是因为对方长期与阴物打交道的缘故,又或者,他们身上也佩戴了效果极强的阴牌。

    “两位里面请。”尽管心头发毛,但江离还是挤出了一个笑容,将面前的两个人迎进了屋。

    那名中年男子并没有说话,只是打量了江离一眼,随后便走进屋内,自顾自的坐在了蒂娜的面前。而他身后跟着的那名年轻高壮的男子紧随其后,他胸前挎着一个破旧的布包,进了屋后,四处打量了几眼,随后开口询问江离:“坤泰在哪?”

    他的声音并不陌生,之前和坤泰通话的也是这个人。

    “他死了。”意外的,江离并没有撒谎,而是耿直的说出了事实:“在来的路上,我们遭遇了灵异事件。坤泰的佛牌魂魄勇遭到了破坏,随后被怨灵附体杀死了。”

    蒂娜坐在沙发上,双手交错,局促不安的看着江离,似乎没料到他会直接告诉对方真相。而听他说完后,那名中年男子眉头微蹙,眼神落在了桌上摆放着的那只黑色的小木盒上。

    “你破坏了规矩,惹怒了碌葛。”那名中年男子伸出手,轻抚在木盒的表面,随后缓缓开口道。

    在泰语里,人胎鬼仔,又名碌葛lokgot,用中文翻译过来更为渗人,叫做“人胎路过”,它是力量最强大的小鬼。

    而在母体满六个月以上的人胎婴尸,未出产道,且母子皆亡的路过,怨气最重,力量也是所有路过中最强的。

    一般这种婴尸极其难得,千金难求,大多数阿赞也只能弄到一些意外夭折的婴儿。可就在一年多以前,阿赞威通过坤泰提供的渠道,在帮一名客户解决了事件的同时,也获得了这样一具婴尸。

    他在婴童死后的七日内,利用符咒锁住它的三魂七魄,再念咒开光七七四十九日,以108天的经文加持转化,才炼制出了这样一尊强大的人胎路过。

    尽管路过的功效强大,但副作用同样也很恐怖,一般对此有些了解的客户都不敢将其请回去。

    在一次偶然的巧合下,蒂娜找到了坤泰。而坤泰见她对这方面似懂非懂,也给阿赞威提了意见,二人一唱一和,最终顺利地将这个人胎路过以高价卖给了蒂娜。

    “但是杀死坤泰的并不是这个路过。”江离开口说道:“确实,它最近一直缠着蒂娜,但从开始到现在,却始终没有对她真正的出过手。与其说这个路过想害人,不如说它只是把蒂娜当做了自己的母亲,先前的灵异现象不过是吃醋罢了。真正害人的灵,根本就不是这个小鬼。我说的不错吧,阿赞威?”

    江离说完后,目光越过了面前坐着的中年男子,落在了他身后的那名低调的黑衣青年身上。

    蒂娜有些错愕的站了起来,对江离说道:“你弄错了,他是阿赞威的弟子,这个人才是……”

    “不,恐怕这两个人的身份是互换的,真正的阿赞威,应该是他才对。”江离摇了摇头,看着那名青年,眼神相当笃定。他询问蒂娜道:“去年你请小鬼的时候,他也在场对不对?”

    蒂娜懵懂的点了点头:“嗯,当时也是他们两个人。”

    “这就对了。”江离笑了笑,露出了一口洁白的牙齿:“没想到,传说中大名鼎鼎的阿赞威,竟然这么年轻。”

    “一直以来,连坤泰都不知道我的身份。”此刻,那名黑发青年突然开了口。他的声音异常低沉,听着便让人心生恐惧,下意识想远离对方。

    青年迈开步子,缓缓走到了江离面前,碎发之下,露出了一双尤为阴冷锐利的眼睛:“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