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二章 (今日上架求首订支持!)坤泰

    “你在说什么啊……我,我没事的。昨天我只是做了个噩梦,然后最近比较累,才会昏倒的……”蒂娜慌张的抓着江离的袖子,试图辩解着什么。

    江离见她如此固执,不由叹了一口气,从怀中摸出了一瓶药水,二话不说便倒了些透明的液体在掌心,随后用手指蘸着,抹在了蒂娜的眼皮上。

    “nick,这是什么?”蒂娜只觉得那透明的液体冰凉凉的,在接触到自己皮肤的瞬间,一股寒意自她的脚底涌上心间,蒂娜有些抗拒的闭上了眼睛,手臂上也起了不少鸡皮疙瘩。

    等她稍微适应了眼皮上冰凉的液体后,蒂娜才轻轻睁开了眼睛。也就在这个时候,她发现之前还很正常的男友nick,此刻周身上下被一片黑雾所笼罩,昔日英俊的面容也变得异常狰狞,五官也如同一个螺旋的旋涡,逐渐扭曲了起来。

    “啊!”她尖叫着抱着脑袋,下意识拉开了和男友之间的距离,身体撞到了一边的车门。

    而江离抓着蒂娜的胳膊,对她说道:“你再看看自己!”

    蒂娜惊慌失措的甩开了江离的手,而下一秒,她的视线便定格在了某个地方。透过车窗,蒂娜终于看清了自己的模样。玻璃上的倒影里,出现了一个脸色苍白,目光呆滞的女人,那正是蒂娜自己的模样。

    而真正让她感到害怕的是,此刻自己的左右两边的肩膀上,模模糊糊的出现了一双小手。

    那几根手指头胖胖粗粗的,原本应该给人一种很可爱的感觉,但此刻蒂娜的眼中,那些手指就像蛆虫一样在自己的肩膀上爬行着,两只小手一左一右搭在自己的肩膀上,看起来就好像有一个小小的婴儿,趴在了自己的身上。

    而就在这时,蒂娜再次注意到,玻璃倒影上,自己微卷的棕发边上,蓦地出现了一个毛茸茸的脑袋。那颗脑袋的头顶上有着许多绒毛,还湿漉漉的。

    与此同时,那个脑袋正一点点的从自己的身后探了出来,蒂娜已经看到了一截光溜溜的额头,上面还布满了粉色的血水、羊水混合物……

    没错,是那个婴儿!

    “啊!!”此刻蒂娜再也承受不住恐惧,抱着头声嘶力竭的尖叫了起来。江离示意倦看江湖把车停靠在路边,顺手拿起一件外套披在了蒂娜身上,拉着她下了车。

    此时的蒂娜已经双腿发软,江离抱着她快步走到街边公园的喷泉附近,鞠了一捧清水替她将脸擦拭干净。整个过程中,蒂娜始终魂不守舍的,就像一具没有生气的人偶一般任由他摆布。

    江离从口袋里掏出纸巾,替她将脸擦干净,见对方被吓得不轻,不由放软了声音:“这下你该相信了吧?刚才我涂在你眼睛上的是能看到鬼魂的药水,而你眼中的我之所以会变得那么恐怖,也是因为我把这个带在了身边。”

    当看到他从挎包里“拿”出那个漆黑的木盒以后,蒂娜终于哆哆嗦嗦的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江离叹了一口气,上前又对她说了些什么。没过多久,二人便再次回到了车上。

    这一回,蒂娜再也不说什么了,只是静静地靠着车门,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而江离整理了一番思路,继而对倦看江湖说道:“先把车开去加油,然后大家吃顿午饭,买些水粮。路途时间比较长,剩下的时间,我们就只能在车上度过了。”

    “好的。”众人并没有表示异议,而江离也在网上查了一下,这个鬼仔目前的情况不宜用驱魔物品对其进行镇压,否则一旦激怒它,会引发更加严重的后果。

    “看来除了阿赞威以外,确实没什么人能对付这玩意了。”辣条君说道。

    对于车上的其他几个人,江离告诉蒂娜,这一趟旅途可能会充满危险,只是他们两个的话可能不太安全,因此才请了别人帮忙。如今的蒂娜早已被刚才见到的一切吓的六神无主,此时江离不管说什么,她都言听计从。毕竟没有什么,能比自己的杏命更加重要了。

    现在是早上八点,根据行程估算,他们大概能在晚上九点左右赶到芭提雅,寻找阿赞威。出发前,江离询问蒂娜是否还记得当时那位阿赞住在哪里,然而令众人失望的是,蒂娜一脸茫然的摇了摇头,表示当时的一切都是由中间人坤泰安排的。

    阿赞威不喜欢别人去自己的住处进行打扰,一般坤泰会把客户带到芭提雅红灯区的某处酒店,然后阿赞威才会带着自己的“货物”上门进行交易。事后如果出现了什么岔子,当事人也无法联系到阿赞本人,只能先通过中间人传达自己的情况,随后再由对方去接触阿赞威。

    “看来还得先去找一趟坤泰。”江离询问蒂娜:“你能联系一下他吗?”

    蒂娜点了点头,从怀中掏出手机,点开了一个号码。在江离等人紧张的注视下,电话接通了。

    一开始江离也曾设想过,坤泰会不会已经遭遇不测了。毕竟在类似的任务中,与案件相关的剧情人物,都会一个个被牵连其中,在玩家赶到之前就已经被厉鬼杀死了。

    不过幸运的是,坤泰接通了电话。

    蒂娜在江离的授意下,告诉坤泰,自己请回家的小鬼出了些问题,现在自己已经被缠住了,情况十分严重,需要联系阿赞威,帮自己解决一下目前的问题。

    至于事后对方如何处理这个小鬼,自己不会再插手。并且事成之后,她会再付给坤泰以及阿赞威一大笔报酬。

    听对方这么一说,坤泰当即表示没有问题。毕竟这只小鬼危险归危险,但它能带来的功效也是无比强大的。只要自己能联系到新的买主,还能从中淤赚到一笔不菲的佣金。

    只不过坤泰表示自己最近比较忙,这两天无法抽身陪蒂娜去芭提雅。而阿赞威的住址,他始终不愿意透露半分。尽管蒂娜表示可以加钱,但坤泰却死活不肯松口。

    他告诉对方,这是道上的规矩。买主是不能跳过中间人,直接去接触阿赞的。一旦坏了规矩,自己跟阿赞威都会在行业里难以发展。

    坤泰跟蒂娜保证,自己再过两天一定抽空,亲自陪她去芭提雅找阿赞威。

    挂断了电话后,蒂娜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很是为难。

    “这孙子,真是个难啃的骨头。”元素魔法师冷笑了一下,继而说道:“既然他自己不肯走,看来只能我们上们去请他了。”

    “是啊。”这一次,他的提议得到了江离的认可:“既然丫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咱们不跟他讲道理了。”

    而与此同时,某个别院内,一片肤色黝黑,身材干瘦的中年男子刚挂断了电话,提着手里装满食材的塑料袋走进了院子的大门前。

    他将几个袋子放在脚边,从口袋里翻出钥匙,将门打开。随后,男子弯腰,提起了脚边的袋子,走进了屋内,顺便用脚带上了门。

    而他没有注意到的是,身后的门在缓缓关闭的过程中,忽然停滞了一下。

    就好像……有什么人伸出手扶住了门框。

    “砰”

    一阵风吹过,门关上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