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章 请小鬼

    现在是凌晨四点五十分左右,老鱼干告诉江离,自己是在两个小时前进入任务的。

    他们一行六名玩家均被分散至各个病房,老鱼干睁开眼的时候,自己已经是现在这个造型了。病房里还有一老一少两名患者,因为夜深的缘故,他们早已经睡下了。

    老鱼干告诉江离,自己的病房就在这附近。当时他刚打算摸下床查看一下周围,就听到楼下传来了一声巨响。伴随着几声尖叫还有叽里呱啦的嚷嚷,老鱼干警惕之余也没有忘记做戏做全套,摇着轮椅从病房来到了窗户边,这才发现有人遇害了。

    “难怪你刚才一声不响摸到我后面来了,原来你就住这间病房。”江离看着靠近走廊窗边的房间,笑了笑。

    “是啊,回病房以后,那两个“室友”也被惊醒了,本着打听线索的原则,我就跟他们聊了聊。睡我左手边的那个老爷爷说,这家医院最近有些邪门……没错,你懂的,就是闹鬼。只不过一直以来都没有死过人,今天是头一次。”

    老鱼干的表情有些沉重,他本身长得就比较严肃,一思考正经起来,那张脸看着就更苦大仇深了:“既然今天开了头,恐怕接下来还会闹得更凶。”

    “那你好自为之吧,我也得赶紧回去了。”江离看了看时间,自己已经离开了接近十分钟了,再不赶紧回去,恐怕会被其他人怀疑。他并不想把自己跟老鱼干的关系告诉其他人,不为别的,和暮雨潇寒一样:尽管自己表面上看起来大大咧咧没什么心眼,但这次任务除了老鱼干以外,江离谁都不信任。

    “好,有事电话联系。”老鱼干看着江离,有些别扭的开口道:“那个,你注意安全啊,我感觉你那边难度更高,可别这么早就挂了。”

    “呵,你也是。爸爸不在身边,好好照顾自己啊。”

    “呸,你这个不孝逆子!”老鱼干不甘心的回击。

    江离知道对方是关心自己,说实话,老鱼干和关山行这两个人确实是不错的队友。

    在上次的任务中,二人完全可以选择不顾自己的死活去寻找线索生路;然而他们却并没有抛弃自己,反而冒着生命危险在望春楼内找寻他的踪迹。要不是老鱼干帮自己包扎,以当时他那个伤势,估计真的撑不到任务结束。

    江离是个重感情的人,光是这一点,老鱼干和关山行就足以成为他所信任的伙伴了。

    他之所以来这里查看情况,一方面是对两个任务本身之间的联系持有怀疑,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确认同伴的情况。如今既然已经碰了头,有彼此交换了情报,现在江离的心也安稳了一些。

    接下来……所有的注意力就应该集中于自己的任务上了。

    他回到了先前的病房门口,却发现门外只剩下了三人,那名叫暮雨潇寒的女玩家不见了。

    “哥们,你这趟去的可够久的啊。”辣条君随口说道。

    “没办法,我路痴,不太认路,厕所又难找……”江离随口打了个哈哈,随后问道:“那个妹子呢?”

    “她啊……不声不响离开了,也没说是去干嘛的。”想起暮雨潇寒进入任务前的表现,辣条君伸手,在脖子上比了一个杀人的动作:“说不定是去找孤傲之影算账了。”

    “不是吧,这里可是医院啊!她这么光明正大杀人,不怕被抓吗?”元素魔法师正说着,几人便看到对方从楼梯的另一侧拐角出现了一道窈窕的身影。暮雨潇寒的身上干干净净,手里还握着一瓶咖啡,似乎只是去买饮料喝了。

    看到对方露面,几个大男人纷纷噤声,谁也不敢多说什么。

    “啊!!”就在这时,病房内传来了一声尖叫,江离注意到,蒂娜已经清醒了过来。

    “你们在外面守着,先别进来。”想到自己跟蒂娜的关系,江离叮嘱完众人,独自进入了病房。

    他快步走到蒂娜身边,佯装出一副担忧的模样,安慰起了对方:“没事了,医生说你劳累过度,先躺下休息吧。”

    “nick,我好害怕……”蒂娜看了看病房门口,见jane守在外面,其他人都回避了,这才扑到了江离怀中,边哭边说:“最近不要离开我,就一直呆在我身边好不好?我快要疯了!”

    江离没想到幸福来得这么突然,他的身体猛地一僵,从脖子到耳垂处的雪白的皮肤在肉眼可见的情况下越来越红。他尴尬的抬起胳膊,手足无措的愣了几秒,这才笨拙的抚在了蒂娜的后脑勺上,磕磕绊绊的安慰道:“你……你别怕,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总觉得你最近看起来很不在状态。”

    蒂娜满脸泪痕的看着江离,表情楚楚可怜,江离实在是有些难以抵抗,却又不得不硬着心肠对她说道:“蒂娜,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今晚我跟jane去你家的时候,听到了衣帽间旁边的房间里传来了奇怪的动静。”

    果不其然,蒂娜听他这么说,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了。

    “还有,这个又是怎么回事?”当江离从口袋里掏出那只小小的童鞋时,蒂娜终于绷不住了。

    她崩溃的掩面痛哭,而这一次,江离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坐在一旁给她递抽纸。待蒂娜发泄的差不多了,她才面如死灰的看着放在床头柜上的鞋子,轻声说道:“对不起,是我骗了你。半年前,我禁不住诱惑,在坎雅的介绍下,我终于还是迈出了那一步。”蒂娜口中的坎雅,也是一名当红女星。

    “你请了古曼童?”江离试探杏的问道。

    而蒂娜的脸上毫无血色,表情也很是绝望:“坎雅告诉我,要是想红起来,古曼童的效果不及小鬼来的霸道。”

    听她这么一说,江离背后的冷汗也“唰”的一下冒了出来。

    难怪会这么凶……原来不是古曼童,是小鬼!

    在关山行隅期的小说里,曾经写过关于泰国的恐怖故事,因此江离对这些也算略知一二。

    东南亚一带所谓的养小鬼,其实是源于中国茅山道术的勾魂大法。

    简单的说就是用法术勾取夭折的童男或童女尸体的魂魄,而后用饲主的精血喂养。养大后的小鬼对你唯命是从,且交予办理的事情及愿望都可以快速实现,这在东南亚一带极其盛行。

    与累积福报的古曼童不一样,养小鬼绝非正道,是有损阴德的事情。因为养小鬼必须拘提一个冤死的童魂才能驱使,一经拘提,婴童的魂魄便不能正常轮回。

    小鬼的选择一般都是没满2岁就夭折的小孩,或是胎死腹中不见天日的胎儿。越是凶死的童魂,能力越强。

    而小鬼主要以血液为食,养鬼人长期供血难免身体虚弱,出现贫血,无论冬夏总是手脚冰凉,散发阴气。而如今蒂娜的情况便能直接证明,那小鬼确实在吸食她的精气。

    尽管在短时间内,小鬼可以很快实现饲主的心愿,但稍有不慎便会遭到反噬。小鬼怨气越深,反噬就越狠。往往饲主最后都会死在小鬼的手里。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