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九章 通关

    “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永远在一起啊。”王景忽然笑了,他的表情看上去非常幸福,说着说着,自己也情不自禁弯下腰,抚摸着手边的一盏美人灯,轻轻说道:“我配不上她,也留不住她啊。”

    在看到昏迷的洛素嫣后,王景立刻冲上前去,探了探她的鼻息。而令他意外的是,洛素嫣尚有一丝气息,尽管她雪白的脖子上还有一道狰狞的红痕,但其实当时林惟谨并没有掐死她,也许是屋外的浓烟太呛,又或者是缓了一段时间,洛素嫣竟然又恢复了呼吸。

    王景本想带她离开,然而就在他接触到洛素嫣身体的瞬间,一个奇怪的念头慢慢占据了他的内心:就算自己真的救了她,今后的她又该何去何从?

    他太了解洛素嫣了,高傲孤冷如她,定然不会愿意离开这望春楼,与自己过上隐居山村的生活。

    她不属于我啊……哪怕我救了她,最多不过得到一句感谢,她的心只属于那个姓林的,从头到尾,她都没有正眼看过自己一次,过去不会,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

    没错,就算现在带她离开了,以后她也不会看上自己的。他王景只是一个身无长物的下贱之人,离开了望春楼,自己连活命的本事都没有了。

    这世间才子千千万,哪怕随便委身与一人,跟着他离开望春楼,洛素嫣也不会选择自己。

    不行……你不能离开,我要你留在这里,我要用永远同我呆在一起!

    看着洛素嫣那张绝美的面容,王景的呼吸愈发沉重了起来。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忽然想起了祖上流传下来的这么一个说法。

    如果将刚死之人的皮扒下来,做成人皮灯笼,那么她的魂魄也将会一直被困在这灯笼内,生生世世都不会离开。

    “没错,只有这样,我才能把素嫣留住,让她永远和我一起待在这望春楼内啊!”

    王景残忍的笑了,他举起了手中的刀,将昏迷中的洛素嫣亲手杀死,随后又剥下了她的雪白如玉的皮肤。在做完这些后,才缓缓地关上门,任由大火将这一切付之一炬。

    而那张人皮,则被他做成了美人灯的灯罩,当颜雪霓成为新的花魁后,这盏美人灯也被悬挂在了听雨阁的寝室内,成为了颜雪霓珍贵的藏品。

    “你看我对素嫣多好,这盏灯做得多漂亮啊,是我最满意的一件作品了。就连颜雪霓看了都爱不释手,整天挂在屋内。这样一来,素嫣也能住回自己最爱的房间里了。”王景抚摸着身边的那盏灯笼,而就在这时,二人忽然发现,灯罩的某处有明显的破损。

    而老鱼干也在这时恍然大悟:“难怪这三年里洛素嫣一直都没有现身……她的灵魂被困在人皮灯笼里了!”

    颜雪霓对这几盏美人灯非常重视,不仅将它们悬挂在卧室之内,还经常吩咐下人定期清洁打扫。三天前,一定是有人不小心弄坏了灯笼的一角,这才在无意中将囚禁已久的怨灵给释放了出来。

    洛素嫣死的时候白衣染血,再加上化为厉鬼后,发现自己的脸和身体被毁的面目全非,作为一个视美貌如命的女子,自然是怨气滔天。

    她杀死了梅香和赵掌柜,随后便将目标转移到了颜雪霓的身上。那些在她生前算计她、加害她的人,没有一个能逃脱的。

    而在杀死了颜雪霓以及听雨阁一众下人后,洛素嫣的怨气更是暴增。

    也就在颜雪霓死的那一晚,王景意识到了人皮灯笼一定是出了问题。

    王景在惴惴不安中渡过了一晚,第二天,他便决定亲自去一趟听雨阁检查灯笼的情况。于是,他带上了自己的工具箱,却在去听雨阁的路上撞到了非烟和四季常青,随后更是被江离扰乱了节奏。

    “我想不通的是,为什么你一直没事?按理来说,洛素嫣的怨灵被释放出来,第一个死的应该是你才对。你是如何躲过一劫的?”江离问出了老鱼干最深的疑惑。

    王景微微一笑,从腰间取出了一张皱皱巴巴的“纸”。这张纸看起来薄如蝉翼,和江离所见过的宣纸大不相同,更奇怪的是,看起来似乎还很有韧杏。

    很快,他反应了过来:“这是洛素嫣的皮肤?”

    “不错,当时我留了这么一小块在身边,这样就能日日夜夜触摸着她的身躯,幻想着她还跟我在一起……”王景非常变态的将那张人皮贴在脸边,露出了一副享受的表情:“祖上曾经说过,若是怕那厉鬼寻仇,可将其皮肤留下一块携带在身上,这样便能隐去自身的气息,令其无法感应到你的存在。”

    江离和老鱼干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能将一张人皮时时刻刻带在身边,由此可见这个王景的心里得多扭曲变态!

    也正是因为有这块人皮在身,洛素嫣才一直没有杀死对方。

    “难怪她不断的徘徊在望春楼内,她怨气不散,是因为根本没有办法找到杀死自己的真凶……”江离说完,那王景也慢慢站了起来,提起了手中的棍子。

    他看着江离,轻笑道:“现在该说的都说清楚了,也该送你们上路了。这一次,我绝对不会手软了。等我杀了你,再解决这个水灵灵的小丫鬟。毕竟,修补灯笼,还需要同样的材料呢……”

    “呵呵,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此刻看着逐渐逼近自己的王景,江离反而笑了。

    王景微微一怔,似乎有些奇怪。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死到临头,却还能笑得出来的,于是,他举起手中的棍子,对准了江离的脑袋,嘴角上扬:“什么话?”

    “那就是……反派死于话多!”

    江离忽然一改先前半死不活的模样,猛地从地上一跃而起,直接朝着王景扑了过去。王景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被江离扑倒在了地上,手中的木棍也“哐当”一声滚落在地。

    “干他,老鱼干!”江离抬起匕首想要攻击对方,奈何此时自身属杏还没有完全恢复,论力量,自然比不过经常干粗活的王景。

    在匕首落下的瞬间,王景猛地瞪眼,发力踢开了江离,自己则在地上打了一圈滚,躲过了这致命一击。

    江离被他踢出半米远,此刻只觉得五脏六腑翻江倒海,腹中的酸水也忍不住往上涌。而老鱼干那边也好不到哪去,二人先前均遭到了重创,尽管刚才拖延了几分钟,但自身属杏力量值才恢复到了3,此时他们的状态堪比“虚弱的林黛玉”,因此王景几乎没费什么劲,便从老鱼干的手中夺过了木棍。

    “就凭你们,还想跟我斗?”王景目露凶光:“乖乖给我上路吧……”

    “上路?要死也是你先死吧。”江离擦了擦嘴角的酸水,再次露出了微笑。

    “还跟我来这一套?”王景咬着牙,阴冷的看着对方。而随着江离的一个举动,这一次,他脸上终于露出了无比的慌乱与诧异。

    老鱼干撑着身子,剧烈的咳着嗽,而他看到江离正挂着一脸胜利的微笑,扬起了手中的人皮。就在刚才和王景的搏斗中,他终于成功的从对方身上偷走了这张最后的保命符。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江离讥讽的笑着,扬起手中的匕首,在王景的惨叫声中,将那张人皮狠狠地划破了!

    也就在这一瞬间,屋内阴风大作,所有的门窗疯狂的摆动着,四周的温度也骤然下降了不少。

    一抹如鲜血般艳红的身影兀自出现在了屋内,而王景在看到洛素嫣的瞬间,原本充满恐惧的脸上竟然流露出了兴奋与激动。

    “素嫣……我终于见到你了……”他丢下了手中的木棍,一步步地走向了那红衣女鬼。

    “快走,还看戏呢!”老鱼干踉踉跄跄架起江离,一脚踢翻了还在燃烧的美人灯,发动了瞬移道具离开了房间。与此同时,关山行也终于赶到,见到二人浑身是伤,他也来不及多问,当即和老鱼干一左一右架着伤势最重的江离,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这里。

    当他们一口气跑出去后,才敢转身去看远处的听雨阁。

    天边灿烂的云霞将整个院子照得通红,中间力拉崩倒之声,火爆声,呼呼风声,百千齐作,伴随着系统的通关提示,恍惚之间,江离似乎看到了一抹刺目的,鲜红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火海之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